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看枪毙——江富军
江富军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9年12月27日15时37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12月27日[随笔散文]消息:看到《死刑的温度》一书,我就想到了从前喜欢看枪毙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最早接触“枪毙”这概念,是听长辈说的,在我们方言中叫“告炮”。老辈人讲枪毙地主、土匪的事,讲什么地方做刑场的为“告炮堂”,被枪毙的人叫“告炮鬼”,有些身份不好还不老实的,或经常打架的人被贬斥为“告炮坯”。有时讲得有鼻子有眼的:上午还在家里好好的,下午就被拉出去,“砰”的一声,血(或脑膏浆)射出来了。讲了一遍又一遍的,让我们夜里胆战心寒的。而乡民们、伙伴们聚在一起,有时在桥边,有时在树边,有时在小店头,总会兴奋地描述着,仿佛津津有味。

  结合电影,我们渐渐熟悉了刑场与枪毙,但也想亲自看看。有些比我们大的男同学居然说在远房亲戚那里看过了,至于尸体更看过不少了,这对我们小同学是挑战。

  机会来了。那是一个国庆节前夕,一个姓毛的杀人犯要被枪毙。我正读初中,那个下午我们参加公判大会的。大会就在柴场召开,人山人海的,我们同学一边听大会宣布罪状,一边打听在哪里枪毙。我们总是看着死刑犯,判断他有多少恐惧,盯着他胸前挂着的大牌,那上面打了个大大的“叉”,这是我们作业做错了不得不接受的,是不是表示罪犯的人生道路也走错了。等我们听到“罪大恶极,不杀不足平民愤......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枪决,立即执行”时,消息灵通人士传出在山前竹林中枪毙,于是我们开始跑,与汽车赛跑。前面是摩托车、边三轮开路,军车上全副武装的战士们押着五花大绑的死囚犯,一路威仪。我们在车路旁紧张地跟着,好似行军一般。当时的车路是石子路,我们蒙了一身灰。车渐渐远了,等我们跑了五六里路赶到时,罪犯早被处决了。我们是尽着胆力靠近看尸体,枪洞仿佛也看到了。又担心突然后边有冲击力会把自己冲到尸体边,我们就尽力保持警惕的后退姿势。一会儿被后挤的人占位,大家议论着往回走。路上同学们反复描述着尸体,讨论着验尸过程,有的同学也学着大人的话说:“看枪毙的人这么多,这么多人‘送他’上路。”

  “死了就一点名堂都没有了的。”高个子同学说,他是我们同学的头。我们几个初中生就内行地附和着,仿佛大家经验丰富。

  回到学校门口,就看到校门外的布告栏上贴着判决书。白纸黑字的,印得大大的,内容自然是罪状加刑罚。死型判决上有个大大的红勾,叫“勾决”,且有法院院长的签字。当时我们经常看到这些怂人的字眼:杀人犯、流氓犯、强奸犯、反革命等。大家都对反革命不感兴趣,因为看得多了,却留意流氓罪强奸罪的罪状陈述,大胆的男同学们往往议论杀人细节,而实际上大家都在那天晚上不敢一人睡。

  过不了几天,布告栏会被撕掉的,因为那时我们缺少纸张,调皮同学便撕下作草稿,也有包油裹的,或者拿去当手纸也不一定。

  学校经常让我们参加公判大会是去接受教育的,我们也感觉到“解恨”。公判大会上我们数落着哪个死刑犯硬到底,称之为“顽固到底死路一条”,“向人民认罪”,哪个落泪了我们骂他活该,“死有余辜”,“吓得屁滚尿流”。当时有一个死刑犯居然说:“老乡们,来世再见。”因为公判喇叭声音很响,我们部分凭口型判断出他的话,更嗤之以鼻:“谁是你的父老乡亲?你配?”而看到罪犯家属哭哭啼啼,没有觉悟,使我们对当时向家属收取子弹费的事儿,也感觉应该的。

  枪毙的威慑力是巨大的,渐渐长大后回忆,这是我们明确认识死亡的开始点之一。长大后我们有不同的感受了。长大有力气了,我们跑得也快了,有一次看枪毙,是在山坳里,我进入前沿几十米的地方,似乎听到枪声一响,并不明确,看到死囚犯倒下。一会儿,其表兄弟、堂兄弟用白布把尸体的头部一包,扛上担架抬走了。他们口中叫着死囚的小名,嚷着:“前世做什么孽,这世这么惨。”好像这次,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前世孽缘(当时还不熟悉这个词语)这个无奈又“合理”的解释,体验到死亡情景这个强烈情绪冲击下的残酷无情。

  枪毙容易让人联想到杀头、绞刑、腰斩、凌迟、活埋,还有沉江(浸猪笼),让人不寒而栗却时常谈论。以前枪毙打胸,后来暴头,我们曾讨论哪个有尊严:一个是尸体完整但痛苦,一个是面容损毁但痛苦少。罪犯也有尊严是我们长大后听说的,听说最后一餐是好好地送给他吃的,这个实际上古来有之,听说死前要进行心理疏导的,这是现代人的处理方法。生离死别亲人之痛,人之常情,我们更是理解、接受了。看枪毙最多的要数八十年代初的那场“严打”,我们常常有接受教育、体验死亡的亢奋感,到九十年代,公判大会渐渐少了,现在,枪毙也被注射的方式取代。

  法学教授、博导刘仁文持续关注死刑,他的《死刑的温度》,讲有些国家取消死刑制度,分析取消死刑的原因,讲中国死刑存废的现状与争议,给我们许多启示。什么时候,恨逐渐靠边,宽恕悄悄“成长”为主旋律。

  而总是,在我们内心基本接受废除死刑时,不时报道的恶性犯罪案件让我们马上激动起来,断然否定,痛快正义地喊道:“罪大恶极,不杀不足平民愤......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枪决,立即执行!”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