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从唐诗之旅到唐诗之路:对新昌竺岳兵先生“一函两信”的回应[图]——周琦
周琦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8年10月22日22时02分 发表评论

从唐诗之旅到唐诗之路
——对新昌竺岳兵先生“一函两信”的回应
台州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周琦

一、纷争起因

  往来网·文学频道10月22日[论文译文]消息:去冬今春,新昌竺岳兵先生(因其年长20岁,下简称竺老)连发“竺老三箭”:2017年12月21日发来浙江卓特律师事务所发来的《律师函》、2018年2月1日《致浙江台州周琦公开信》、2018年3月14日《再致浙江台州周琦公开信》的“一函二信”;从开始否认曾向《台州日报》投过稿件,到今年春节前(春节是2月16日)《致浙江台州周琦公开信》,诅咒我“千夫所指、无疾而终”;到《再致浙江台州周琦公开信》骂我是“文贼”。究竟什么原因使竺老如此气急败坏,竟罔顾人之常情,春节前骂人早死!纷争之“祸首”即是新昌徐跃龙。

  徐跃龙作为曾经的Q友与微友,正是因为以前相信他,所以才加他为Q友与微友。谁知人心叵测,我奉命为台州市政府咨询委修改唐诗之路文件讨论稿,只不过将唐诗之路的历史来由作了说明,并无与竺岳兵争什么首倡的本意,文中还提及竺岳兵的《剡溪一一唐诗之路》论文是首倡者。此文件讨论稿发在我自己的QQ日志中,作为文件夹而备份。谁想被徐跃龙竟偷去给竺老。后台州市政府咨询委唐诗之路文件,发在微信朋友圈中,徐跃龙又偷去给竺老,因而使竺老气急败坏。更卑鄙的是徐跃龙亲自打电话问我家庭住址,出于信任,吾告诉了你徐跃龙。谁知先后接到竺老兴师问罪的《律师函》和看到了网上的两次《公开信》。这是纷争之由来。这种所谓的“朋友”,有何颜面复见江东父老?请看事实真相。

二、初识竺老

  1990年11月下旬中国第五届唐代文学年会在南京大学举行,当时的天台山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丁式贤先生与理事王晚霞女士提交了唐代诗书画三绝的广文馆博士郑虔研究的多篇论文与会,并代表临海市政府向与会二十二位中外专家学者发出了考察临海唐代郑虔遗迹的邀请。于是丁式贤先生等亲自与会,接待中外专家们宿绍兴,经新昌,在新昌游大佛寺,23位中外学者签名《建议书》;到临海,考察郑广文祠与郑广文墓后,专题召开郑广文与杜甫的研讨会,竺老亦随之临海。1990年11月29日晚,《东南文化·(首期)天台山文化专号》中外首发式在天台隋梅宾馆举行,台州、天台领导、中外22位中外专家、天台山文化研究会同仁共百余人出席了首发式,当然,竺老也与会。当晚晚餐时,经丁式贤先生介绍,认识了新昌竺岳兵先生。11月30日上午,我为中外专家及天台山文化研究会主要同仁合影留念,其中亦包括竺老。

三、意在石梁

  至于唐诗之旅的事情真情还是由惟一的引荐人丁式贤先生亲自说比较合适:

这是丁式贤先生受新昌竺岳兵之托,1991年2月2日在《台州日报》发表的文章,这是新昌竺岳兵提供的通稿,因文章内容,尤其是最后一段,与竺岳兵其它报道稿雷同,如出一辙

  丁式贤先生在《唐诗之路来由的证明》介绍了“唐诗之路来由”:“1990年11月下旬中国第五届唐代文学年会在南京大学举行,我当时作为天台山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与理事王晚霞女士提交了有关唐代诗书画三绝的广文馆博士郑虔研究的多篇论文与会,并代表临海市政府向与会二十多位专家发出了考察临海郑虔遗迹的邀请。我们与专家们宿绍兴,到临海,考察郑广文祠与郑广文墓后,专题进行郑广文与杜甫的学术研讨,竺岳兵亦随之临海。11月29日晚,首期东南文化天台山专号首发式在天台隋梅宾馆举行,日本兴膳宏、中国傅全琮、郁贤浩、霍松林、周勋初等以及台湾学者均在参加了首发式。竺岳兵也随之到天台参加首发式。由竺岳兵起草的《建议书》,联署了中国的郁贤皓、傅璇琮、霍松林、丁式贤、王伯敏,日本的松浦友久、兴膳宏、横山弘等中外23名学者签名,向绍兴、宁波、台州、金华四市地政府提出了“建设浙东三环旅游线”的建议。在竺岳兵起草的《建议书》中,既未提出建设“浙东唐诗之路”的构想,又未出现“浙东唐诗之路”词语。 

丁式贤先生《唐诗之路来由的证明》

  我作为23名中外学者发起倡议人之一,受竺岳兵之托,率先在1991年2月2日刊登了《台州日报》上最早有关唐诗之路的文章!旋于2月23日,又发表了竺岳兵的唐诗之路文章,一月之内连刊二篇相同内容的文章,全是因为我与周琦先生的关系比较密切!周琦先生在审编这二篇稿件时曾提出修改意见:即稿件只提建设“唐诗之旅”,概念过于宽泛,应改为“浙东唐诗之路”才比较准确。我认为这样修改比较精准。就是竺岳兵的“成名作”《剡溪——唐诗之路》,也是在《台州日报》发表“唐诗之路”文章以后的论文!竺岳兵在《律师函》中声称“更遑论向《台州日报》投稿并由阁下(指周琦)来内容修订”。这全是过河拆桥式的欺人之语,不禁令人心寒!”

这是新昌竺岳兵于1991年2月23日发表在《台州日报》上的《联合开发“唐诗之路”振兴浙东旅游经济》文章

丁式贤先生《就浙江卓特律师事务所〈律师函〉说事》手迹

  丁式贤先生又在《就浙江卓特律师事务所〈律师函〉说事》说:“‘我委托人……更遑论向《台州日报》投稿并由阁下来进行内容修订。’如今周琦同志已查到竺岳兵的刊于1991年2月23日《台州日报》的报道稿。本人还是将竺稿引荐给周琦编辑的经手人。因为老竺当时与周琦还是一面之交,怕不被录用。说句实话,那时的竺岳兵还只是新昌某旅行社的经理,他巴不得此稿能见报。至于‘唐诗之旅’改为‘唐诗之路’,周琦文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其实本人之前于1991年2月2日刊于《台州日报》的文稿中,也曾出现过‘唐诗之旅’的提法。”

  因当时与竺老在1990年11月29日晚《东南文化·天台山文化专号》首发式上仅只一面之交。11月30日上午我为参加全体学者在天台隋梅宾馆前合了一张影,其中就包括竺老在内。因竺老怕我不予录用,他知道丁式贤先生是我的挚友,故将报道稿都交给丁式贤先生,由其转发或转交,因而一个月连发两篇“唐诗之路”的文章。要不然,新昌竺老的文章不可能出现在《台州日报》我所编辑的版面上!

1990年11月30日参加《东南文化-天台山文化专号》首发式的中外专家学者在天台隋梅宾馆前合影,二排右三即竺岳兵;此照为周琦所摄。

第一排右二是郁贤皓先生,第二排右三即竺岳兵、右四是王伯敏

  老竺还声称与周琦从未谋面,那这张照片从何而来?1993年秋,竺老为搜集台州唐人诗篇,携妻来临海,找丁式贤先生要查找台州现存最早诗歌总集《天台集》,因古籍《天台集》藏在临海博物馆,我当时与馆长徐三见先生关系不错,因而丁式贤先生又叫竺老(当时与妻子一起)来找我。竺老向我说明来意,我当即与徐三见通了电话,答应竺岳兵去馆寻查。2003年,竺岳兵在《唐诗之路诗歌总集》(三册)出版后,曾专门寄一套给我,以示感谢之意。怎么一变脸,居然说出连面也没有见过之类胡话?

1991年6月22日《台州日报》上,新昌王银灿署名的《新昌成立唐诗之路研究开发社》文章

1992年1月11日《台州日报》,新昌王银灿《中国旅游文学研究会学者考察“唐诗之路”》文章

    丁式贤先生不仅推荐了竺岳兵的文章,而且还推荐了竺岳兵介绍其他人的文章。1991年6月22日《台州日报》,新昌王银灿的《新昌成立唐诗之路研究开发社》文章;1992年1月11日《台州日报》,新昌王银灿的《中国旅游文学研究会学者考察“唐诗之路”》文章,这些文章都是由丁式贤先生转交于我。

  其实新昌竺老醉翁之意不在于酒!因当时新昌著名旅游景点仅仅新昌大佛寺而已,其真正目的是需要到国家重点名胜区天台山“借景”,于是打借研究开发“唐诗之路”,写《李白“东涉溟海”行迹考》,言之凿凿的说不但李白两游天台山,都是沿新昌剡溪上溯石桥溪至于天台石梁游天台山,而且说杜甫也是“饥食楢溪橡”,然后从楢溪翻岭至石梁,“然后由水路经沃洲回‘旧乡’的!”可见竺老急于要打通新昌至天台慈圣的的公路,这才是新昌竺老的真正目的!故其文末“卒章显其志”:“自天台县城通达石梁、华顶,但因往返线路重复,所以去哪里的游客,仍是寥寥无几。假如有关部门能够打通(新昌)白竹至(天台)慈圣的公路,则就能避免线路重复,使新昌大佛寺、沃洲、石梁飞瀑、铜壶滴漏、华顶、国清等景区重新大放异彩。从宏观上改变东南名胜区的旅游线格局!”

  打通新昌白竹至天台慈圣公路,新昌旅游可以直接“逆袭”天台山石梁飞瀑这“天下独一”著名景区,并“借东风”于天台山!这就是新昌竺老的如意算盘,可我们天台人“书生意气”十足,除天台韦彦铎先生撰文反对外,其他台州人,上至领导,下至学者,全堕入新昌竺老的“巧计”!我与丁式贤、许尚枢、任林豪先生等天台山文化研究会诸位同仁,也全帮着新昌竺老不遗余力,摇旗呐喊。尤其是我这个傻子,在当时台州惟一的媒体《台州日报》,分管“台州通”与“旅游天地”两个专栏。1986年8月起就成为《台州日报·周末版》四大支柱之一,深受台州领导与群众好评,后荣获“浙江省名专栏”称号。正因为《台州日报·周末版》当时在台州具有深远的影响力,所以新昌竺老才打起了明研唐诗、意在石梁的主意。

  正是在《台州日报》与天台山文化研究会诸位同仁开发“唐诗之路”的努力呼吁下,终于引起了台州领导的重视。1992年,省政协台州工委陈幸均主任(相当于台州市政协主席)、台州地委宣传部周泽兰副部长曾分别听取了我们的专题汇报。当年8月中旬,由省政协台州工委与天台县政协组成“唐诗之路”联合考察组,专门赴天台石梁至新昌上海村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考察,形成了共识:石梁景区是天台山的核心景区,石梁不活,天台山景区就难以真正活起来。因此要求天台县领导进一步解放思想,敞开山门,外引内联。近期主要抓好“唐诗之路”与石梁周边公路建设,形成一条龙服务的旅游格局。1992年9月12日,周泽兰副部长与周琦联合署名在《台州日报》发表文章《地县政协考察组赴石梁镇考察旅游经济》,改变了当时天台县某些部门不愿修建石梁至新昌白竹的跨境公路的想法。经过数年年努力,终于修通了天台石梁至新昌茅洋的跨境(石梁段)公路。如果不是我们天台山文化研究会诸位同仁的努力,石梁至新昌白竹的跨境(石梁段)公路,说不定还要等到什么才能通?这些历史事实,竺老总不该否认吧!

这是周泽兰副部长与周琦联合署名、1992年9月12日发表在《台州日报》的文章《地县政协考察组赴石梁镇考察旅游经济》,改变了当时天台县某些部门不愿修建石梁至新昌白竹的跨境公路的想法。经过数年年努力,终于修通了天台石梁至新昌茅洋的跨境(石梁段)公路。

  新昌竺老,至于你出示阎琦先生的“证词”照片,说什么“唐诗之路与周琦无关”之类“证词”,其实无任何“证词”的法律作用。理由一,阎琦先生从未谋面,素昧平生。1990年11月29日,他既没参加第五届唐代文学南京会议,又没参加《东南文化-天台山文化专号》的中外首发仪式。他怎么会知道你向《台州日报》投稿之事?他既然不知道此事原由,凭啥写“证词”?理由二,你向《台州日报》投稿的引荐人是丁式贤先生,与阎琦先生无关。因而阎琦先生的所谓“证词”,完全是受你指使而写的,并以此装潢门面,忽悠世人。你委托丁式贤先生向《台州日报》引荐投稿之事,惟一的引荐人是丁式贤先生,与其他任何人无关!因此除丁式贤先生外,其他任何人的“证词”都无任何法律效用。因为他人不是你向《台州日报》投稿的当事人!既然不是当事人,这些所谓的“证词”,法律上能成立吗?因此我觉得竺老很有些“无知”:

  一是对编辑职业的无知。

  作为新闻单位的编辑,分文字编辑与美术图片编辑两种。文字编辑的主要工作即是针对来稿,进行文字标点修改、段落调整删节、文章整体结构编排与组织,版式设计(图文搭配)与校对。编辑流程是编稿后,部主任要审核,再由报社分管副总编审定,然后再出版见报。即使是署名丁式贤先生,丁式贤先生也言明是受竺岳兵之托,所以该文的下部分即是你老竺的通稿。你的“唐诗之旅”,也是套用日本早稻田大学文学院长松浦友久“唐诗之旅考察团”而来;松浦友久还著有《唐诗之旅—黄河篇》。因而也谈不上你有什么“创立”?在文稿中将“建议书”改为“倡议书”,并非什么利用职权,而是文字编辑的份内之事,应有之义。再说“建议书”一般是下级对上级用“建议”。这23位中外学者用“建议”是错误的,因为存在隶属关系。因而改“倡议”为妥。此外,你《建议书》拿来有何用?这样含糊不清、涂改的面目全非的《建议书》能见报吗?

  二是不知自己轻重几何。

  一个由绍兴市政府经济协作办召开的绍兴、宁波、台州、舟山四市地经济协作会议,新昌老竺自己在《台州日报》的报道中也如是写的。到了2018年2月1日的《致浙江台州周琦公开信》中变成了“竺岳兵写的这篇文章(周琦按:即是新昌竺老1991年2月23日《台州日报》的文章《联合开发唐诗之路,振兴浙东旅游经济》)的目的是,报导四市地市长会议,为打通新昌天台两地之间的一段公路情况。与‘唐诗之旅’改‘唐诗之路’毫无关系。”明明是“绍兴市政府经济协作办召开的绍兴、宁波、台州、舟山四市地经济协作联谊会”,到首封“公开信”中竟变成了“报导四市地市长会议”,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竺岳兵先生在岗时,充其量也不过是新昌某旅行社经理,充其量不过是一区区的股级干部,有何资格参加四市地市长会议?要不是放在你新昌开,恐怕连新昌县委书记、县长都无资格参加。更遑论竺老一小小的股级干部!

  三是牛气冲天。

  在“竺老三箭(一函二信)”中,左一句“唐诗之路创始人”、右一句“浙东唐诗之路创始人”,唠唠叨叨,比比皆是。不管是唐诗之路,还是浙东唐诗之路,你根本不是什么创始人,也没有任何资格当创始人!正如古代“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张骞通西域,有人称为陆路丝绸之路创始人,其实也不尽然),也没有什么创始人!广义上在唐代“无处不唐诗”,唐代国土到哪里,哪里就有唐诗之路。狭义上按地域分,著名的唐诗之路有长安之路、洛阳之路、五岳之路、吴越之路、荆楚之路、燕云之路、西域之路、东亚之路等,浙江唐诗之路,属江南唐诗之路分支,分为浙东、浙西两支唐诗之路。因而所谓的唐诗之路是一种历史文化的存在,根本没有什么创始人。要说创始人,唐高祖李渊才是唐朝创始人,没有李渊就没有唐朝。没有唐朝,那来的唐诗之路?竺老竟大言不惭的妄称什么“唐诗之路创始人”、“浙东唐诗之路创始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羞也不羞!你能穿越千年,身归大唐?你去问问李渊、李世民与李白、杜甫、白居易唐代三大诗人,他们同意了吗?这都是一种历史文化的存在,需要创始人吗?所以说你无知,真是太无知到极点了!老子云:“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即人贵有自知之明!希望竺老努力做到这一点!再者,浙东八市的唐诗之路,你一个小小的新昌竺老能代表得了吗?故丁式贤先生说“你无权代表浙东唐诗之路!”即是此意也!此外,周琦也非常郑重地告诉新昌老竺,周琦从未跟你争什么创始人,更不屑于做什么创始人!谨以《从唐诗之旅到唐诗之路》一文回应你的“竺老三箭”!至于你的“学术成果”,请见笔者《牵强附会 子虚乌有——与新昌竺岳兵先生<天姥山得名考辨>等文章商榷》一文。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