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城南旧事之横溪真逸虞似良[图]——林兼优
林兼优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8年09月03日18时53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9月3日[随笔散文]消息:《嘉靖太平县志》记载:“吾邑之文,前此未有章章著者,自渊子与虞仲房更唱迭和,始有篇什传于世云”。

这里的“渊子”大名徐似道,温峤上珙人。“虞仲房”名似良,字仲房,住城南横溪。时代:南宋。

后来徐似道做到江西省检察长(提点刑狱),写出中国第一部法医专著《检验尸格》,他的弟子戴复古成了“江湖诗派”大咖,稍晚还有一个编纂《全芳备祖》的陈景沂——讲真,迄今能勉强跻身历代诗选或文史教材的温岭老乡,全在南宋。

那是温岭文化的初啼,也是最嗨的青春期。其中,又以似良出道最早,算是颗蛮有意思的青春痘。

一把新秧趁手青,轻烟漠漠雨冥冥。
东风染尽三千顷,白鹭飞来无处停。
——虞似良《横溪春晓》

  “这诗太牛了!”,设计城南入城口标志的美院老师,大赞似良的《横溪春晓》,除了设计化用诗意,还直接把原句塑起来摆上去。

800年前的横溪,不像今天已大半沉入湖漫库区水底,溪淡而清,地坦而平。在春天的早晨走出门去,迎面是浩荡的东风、冥漠的烟雨,农人在田间忙碌着播撒碧绿。

而在无边的迷濛和碧绿之上,白鹭翔旋往复、难觅栖停,隐约带着某种疏离或焦虑,像敏感的人,在轰然而至的春天里,思想着如何安放生命。

“淳熙元年,岁在甲午季冬朔,吴人虞仲房帅幕属洪子用、朱彦钦、赵德季、赵致孚,祈风于延福寺通远祠下,修岁祀也。与者许称叔、吴景温、闻人应之、赵子张”。
——泉州九日山祈风石刻

似良自称“吴人”,原籍余杭,汉属吴郡。宋建炎三年(1129年),父亲虞涭以迪功郎调任台州教委主任(州学教授),年少的似良跟随迁居于此。县志和府志都把他列入“侨寓”,即外来精英移民。

淳熙,南宋第一明君宋孝宗(1162—1189年在位)的年号。孝宗朝史称“乾淳之治”,南宋的繁荣到达顶峰,温州人林升的名句“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就写这个时候。

而在北方,“小尧舜”金世宗(1161—1189年在位)同时开创了“大定盛世”的鼎盛局面,宋金两国处于稳定均势,保持了难得的四十年和平。

所以,“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不过是文人“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的吐槽。除非“宁可**不长草,也要收复***”,辛弃疾和陆游两位鹰派的郁闷简直无解。

似良从政,最早记载是宋高宗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以八品宣议郎的官衔任新昌书记(知新昌县),然后回到中央部委,曾任官员委任状发放中心主任(提举官诰院),还在最高法院做过法官(大理正)。

1174年,似良下放地方,任泉州海关关长(提举市舶司使)。

南宋广州和泉州两大外贸口岸,泉州(福建)市舶司年入百万缗(贯),掌管万国商船的抽税和官买,油水丰厚,贪腐高发,“远朝廷而多奇货,吏鲜自洁”。

似良是少有的清流,不贪不苛,“贾胡叹仰清节高”,在番商中维护了大宋公务员的良好形象。

当年腊月初一,泉州港内桅樯林立,只等冬季信风到来,满载茶叶、瓷器和丝绸的巨舶鼓动千帆,跨越十洲七海。

似良带着僚属来到泉州北郊九日山麓的通远王祠,敬祭海神,祝祷风来,并刻石留念。

这是九日山最早的祈风石刻,后来的市舶司继任者们竞相跟风,延续百年,总共留下13块。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成为泉州与广州争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的致胜杀手锏。

套用当代官话,似良是“一带一路”的海丝潮人,“清、亲”政商关系的模范。

然并卵,没多久似良就被撤换。下面五年,他挂过国防部调研员(兵部郎官)、中央金库副巡视员(监左藏东库)的闲职,大多数时候在横溪家中赋闲。

遑论盛世,人生总有荒年;历尽千帆,归来仍是瘪三。

田塍常满雨常余,绿遍溪南我独无。
珍重天公不遗物,也分余润到菖蒲。
——虞似良《题横溪堂壁》

宋代实行官、职分离,官衔决定品级和俸禄,职是担任的实际职差。父亲虞涭考中进士十多年,不过混了个九品迪功郎,似良稍微强一点。

淳熙七年(1180年),似良再被起用,以七品朝请郎的官衔,出任重庆财政局总会计师(潼川府路转运判官)。

熬20年资历磨勘,从八品爬到七品,宋人形容仕途天花板,叫“鲇鱼上竹竿”。

“公指四明喜邻境,典午何知成画饼”,似良本指望居留浙江,突然被远放巴山蜀水,傻眼。

他的朋友圈留言如下:

同病相怜的,“宿命须同一洞天,相逢孰处故依然。不知堕落青衫底,何日尘泥是了缘”,扎心了老铁,为失意干杯。

勉励的,“浅泺鸱盘思腐啄,孤汀鹤立念遐征”,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祝福的,“公归佩荷橐,肯问及蓬蒿”,以后发达了记得兄弟。

宽慰的,“归来富贵固未晚,为传此学川西东”,就当援渝支教,回来重用。

还有玩笑,“中郎有了新镌石,小子无言只点头”,去重庆刻“到此一游”,必须滴。

又是春天,连绵的雨水满过田埂,浸绿原野。这时,人若有年华荒废的委屈,就会与春天互相责备。

似良收拾行装,捧起案头的那盆菖蒲。石菖蒲是宋人喜爱的清供,不假日色,不资寸土,不计春秋,四时皆绿。

如果命定一生青衫似草,当如菖蒲。

雨落于地,有天地相遇之相,普润万物之情。似良把菖蒲安放在背阴的檐下,滴滴沥沥,转身远去。

野草闲花洞口春,碧潭如鉴净无尘。
江山好景携不得,漾入酒杯和月吞。
——虞似良《消湖》

亲近古人的快捷键,是看他的自号。

名字是父辈的期冀,父亲虞涭希望儿子像汉初三杰的张良,功成定社稷,身退卧松云。张良字子房,似良字仲房。

自号是自选的人设,执守的IP,以明志,以寄情。

自号“卧龙”,“不求闻达于诸侯”是矫情;自号“放翁”,就活成老愤青。也有生涯落定后的自许,比如徐似道晚年辞官号竹隐,戴复古倦游归来号石屏樵隐。

似良早年在中央部委工作的时候,自号宝莲山人。

宝莲山位于西湖吴山和万松岭之间,一带是南宋中央官署和官员聚居区。

山人者,人立山边,是为仙。身为体制内小官僚,埋首案牍,折腰宠辱,这自号多少有点闷骚。

早没那奢望,像张良一样运筹帷幄,进行伟大斗争,实现伟大梦想。似良的人生偶像,是白居易与贺知章。

他羡慕的白居易,不是那个前半生忧国忧民、“歌诗合为事而作”的新乐府运动盟主,而是后半生“灭除忧喜色,消尽是非心”的香山居士、“月俸百千官二品,朝廷雇我作闲人”的“中隐”教祖。

“四明狂客”贺知章,更是情商智商爆表,金龟换酒,辞官修道,说不尽仕隐两得的潇洒。

似良好客、好酒、好游,常携友载酒泛舟,消受西湖的月夜花朝。在横溪赋闲,有一次约徐似道出游,徐似道来不了,诗中满是对他说走就走的向往。

志士昼短,浪子夜长,无论短长,恒觉不足,像空疏造作的稻草人,不如山间新鲜自在的野草闲花。碧潭如鉴,明月中天,除了端起轻巧的夜的酒杯,不辜负美景美酒,还能怎样?

人依附并热爱这世界,世界却不依人而永恒运转。宗白华评晋人见好景辄呼奈何,“向外发现了自然,向内发现了自己的深情”,似良或许也一样。

君有文章,作而芬芳。
君有翰墨,吐而馨香。
非石丈人,何以发扬?
铭之者谁,曰虞仲房。
——吴笠谷藏南宋三足眉纹歙砚

“石丈人”是砚台的别名。似良除了寄情山水,平生以书法自娱。

县志记载,他“无一食顷去笔札,至卧寐犹运指作势,衾裯当指处皆裂”。 练字,似良是认真的。

字如其人,似良工隶书,隶本拙重,他却自出新意、波磔飞扬。被赞“夭矫容与,烟云卷舒”,也被批“隶法坏自公始”、“乍见甚爽,但稍欠骨法”。

似良尤其痴迷金石碑刻,《书史会要》称他“家徒四壁,藏汉碑刻数千本”,为收藏穷得一逼。他宦游四方,到处不忘搜罗碑拓,集古文奇字著《篆隶韵书》四卷,自己也是碑刻留题的达人。在桐庐富春江边,有理学家吕祖谦撰文、似良书写的《重修严先生祠堂记》,时称“二美”,金华赤松山有他的《阴符经碑》、《物外碑》、《小桃源碑》、《洗耳碑》系列道教碑文,向不朽的仙人和隐者致敬。

人生如寄,笔砚相亲,似良终是想要留下些什么,就像朝夕摩挲的斑驳碑拓,想墨迹结成纸上的果,镌作石上的花,藏诸名山,传之其人,复活在未来的某个春天里。

横溪湖漫堂春景

   似良大概在重庆呆了两年,接着平调四川财政厅总会计师(成都府路转运判官)。他仕途的终点,见于《宋会要· 职官· 黜降官》:

“淳熙十年(1183年)3月8日,成都府路转运判官虞似良放罢。以言者论其志趣卑劣,所历之官并无善誉,其在成都,遣人遍求古石刻,职事不修,故有是命”

“放罢”即撤销行政职务,这一决定,充分体现了实绩论英雄的用人导向,“身在岗位不作为、拿着俸禄不干事、庸政懒政怠政”的“山人”虞某终于被亮了红牌。

官事已矣,似良回到横溪,自号横溪真逸。

“逸”本贬义,大凡隐者逸士,也不是一早就想着归隐,他们也想迎合世俗,只是迎合不上,才有各种消失或逃离。

似良终老于横溪,水边白鹭飞下,白发停在两鬓,据说横溪里山燕窝有他的坟茔。

一杯山茗雪花白,数片甘瓜碧玉香。
但得心闲无个事,人生何地不清凉。
——虞似良《咏瓜》

似良有4首诗流传至今,《横溪春晓》最著名,《消湖》、《题横溪堂壁》次之。后人评他“诗词清婉、得唐人旨趣”,追踵唐诗以情韵见长。

在他的诗里,有风雨琳琅、水月澄照,亘古运行的天地伦常,人执着世间,强自振作,终究意难平。

唯独最后一首《咏瓜》,录于《全芳备祖》,从生活见理趣,纯是宋诗格调。

“山茗雪花白”,宋代流行点茶,以沸水冲茶末,汤面鲜白者为佳。“甘瓜碧玉香”,西瓜于高宗年间从金国传入南方,当时还属高端水果。它们的色香味触,赋予此刻充盈的满足和真实的质感。人不是通过诗和远方,而是通过领取一串串的小确幸来证实生活并非虚妄。当然,“但得心闲无个事”,先得学会放下,就像佛家说要远离颠倒梦想,道家说要心斋坐忘,老司机说没什么是啤酒撸串解决不了。

正所谓少喜唐音,老趋宋调,吃瓜文人虞似良煲出了温岭历史上第一碗心灵鸡汤。如今又逢盛世,干了这碗鸡汤,我们各寻各的清凉。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