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怀念“六木”先生--金宗炳
金宗炳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8年01月29日19时30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人物频道1月29日消息:2018年1月28日晚上,冬雨潇潇,寒风刺骨。刚刚迈入九十岁的六木先生就急匆匆地走了。呜呼哀哉!呜呼痛哉!新闻界的一颗老星陨落了!

  “六木”先生,大名叫林木森,是温岭乃至台州新闻界大名鼎鼎的摄影大师,是我的新闻摄影启蒙老师。他走了,使我失去了一位唯物主义的、满腹经纶的好老师!

诲人不倦的好师长

  人生有缘结识”六木”先生,那得从我到县委报道组从事专业新闻报道说起。

  1988年12月,我被时任温岭县委书记的钱兴中先生、时任县委办主任的周约瑟先生从教育战线上调到县委报道组,专业从事新闻报道工作。来到报道组,组长江凫生先生就给了我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金宗炳,你得把林木森先生的摄影技术学到手,这样林木森先生就可安心退休了。”

  那年的11月,林木森先生退休了,就等我去接他的班。我是在学校里抽空写点新闻报道,与文字打过交道,可摄影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说实话,学摄影,我从出生起到报道组前,连照相机摸都没有摸过,更何况要把林木森先生的摄影技术学到手,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我怀着诚惶诚恐的心情,开始向林木森先生学摄影。

  那时的相机大多没有内测光,木森先生把一台自己用过的120海鸥旧相机拿给我用,还给我上好了胶卷。他说,拍照有三大要素,一是构图,二是神态,三是用光。至于测光,那就要靠经验了,晴天光圈8,速度1/125,光线强烈,光圈再小一点,速度再提快一点。阴雨天,可以大光圈4.5,速度1/30,或1/60。新闻摄影,就看你瞬间的新闻敏感。

  记得第一次跟木森先生去摄影是在1989年3月8日。那天上午,天阴沉沉的,县委书记钱兴中带领机关干部到青屿乡南湾山去植树造林。我胸前挂着海鸥120相机,跟在木森先生的屁股后,看木森先生站在那个角度,我也去站在他背后,跟他角度一样,拍一下,拉一下胶卷。回到办公室,木森先生帮我冲洗底片,拿出来一看,怎么都是虚的。木森先生没有说我笨,只是说:“以后拍照要把焦点对实。慢慢来,熟能生巧! ”

  后来,木森先生交给我一只也没有内测光的美能达单反机,这只相机比海鸥120轻巧多了,拿出去也漂亮一些。再后来,木森先生把另一只有内测光的美能达单反相机给我用,这下不用去算测光了。

  搞摄影,不能老是让木森先生为我冲胶卷啊。木森先生带徒弟,不光授之鱼,还要授之渔。他让我去路桥市场买摄影药粉,什么显影药啊,定影药啊,而这些药都要搭配的,他写给我一张显影药的配方和定影药的配方,让我自己去用天平秤称,每样多少克,不能多也不能少。于是,我就自己试着去配显影液和定影液,同时也试着去冲洗胶卷。按照木森先生说的小心谨慎地冲洗胶卷。冲洗胶卷温度太高了不行,底片粒子粗,洗出来照片不好看;但温度低了也不行。夏天温度高,那时单位买不起小冰箱,冲洗胶卷时,一定要用井水,而且井水水温在20度左右。幸好,县政府大院里有一只深水井,水温保持在摄氏20度上下。十分钟后将显影液倒掉,再换了定影液。等定影好了以后,再清洗胶片,要是急着发照片,那就用电吹风吹干胶片。

  暗房操作,木森先生那是手把手地教。放大多少尺寸,显影多少时间,定影多少时间,然后照片成片冲洗多少时间,我都一一摘录在本子上,记在心底里。木森先生的敬业精神和无私带徒的思想,令我没齿不忘。

  有一天,一个单位把查封来的黄色录像带和碟片放在街中心的空地上烧,我正好路过,听一过路群众在骂,臭死了!我停下自行车,马上从摄影包中拿出照相机,拍了几张黑烟滚滚的照片。回到办公室我把刚才拍的照片跟木森先生说:“林先生,我拍了一张照片,现在题目想好了,叫做:污染后的污染。”他当即拍手说:“好好!题材好!赶快把胶卷冲出来,多洗几张,这张照片肯定得奖!”听木森先生一鼓励,我马上冲洗,然后钻进暗房,洗了十几张照片。不料,寄出去的十几张照片全部录用,而且《人民日报》也录用了,给我的标题加了两个字,成为:扫除污染后的污染。后来《人民日报》还给我的照片评了一个《耳闻目睹好新闻三等奖》。木森先生真有先见之明啊!

心底无私的乐天派

  木森先生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他从来没有遽言厉色。我到县委报道组后,从未见过木森先生发过火,他乐于工作,乐于助人,是个心底无私的乐天派。

  木森先生的口技特好,他模仿鸟叫的声音特别像,有时候我真的以为鸟飞进了办公室。

  我与他住的房子只隔一间,他每天起床特别早。他经常模仿鸟叫的声音,叫我“金宗炳——”

  有一年,木森先生跑来对我说:“金宗炳,快过年了,我给你写副对联好不好?”我说:“好啊!”木森先生接着说:“这副对联很有意思,上联是:一朝吃过正宗饼,下联是:长年满口留芬香。”说得我老婆都笑了:“老林先生真是大才子,出口成章!”

  木森先生对新闻摄影工作极端的认真,可平时生活在我们办公室里却经常充满欢声笑语。

  他和林文森先生是一字之差的好朋友,他知道林文森先生喜欢吃糖。有一天,他事先得知林文森要来办公室,想捉弄一下贪吃糖的林文森。林文森一到报道组办公室,见桌子上还有一块纸包小糖,抓起来用手一扒,看都不看就塞进了嘴里。谁知一嚼觉得不对劲,糖怎么不甜的,而是有点苦涩,林文森先生不好说出口,只好到后面的厕所间吐了。原来,木森先生知道文森要来,预先将一块真糖拿掉,用糖纸包上一小块肥皂,事情做得天衣无缝,那知道文森先生真的上当了,后来木森先生揭开谜底,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木森先生对生活很乐观,退休后留用了四五年,后来干脆写书,他把生活的乐事、趣事都写进了《老姜头轶事》,《台州晚报》总编得知后,辟出版面专门为他的文章连载。

唯物主义的好榜样

  木森先生是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四年前,他住进了人民医院,得知自己得的是几十万分之一的骨髓癌时,他就提笔写下了遗嘱:死后不要搞遗体告别,不要请和尚尼姑,不要设灵堂,一切从简。

  就因为他开心,他乐观,他顽强地再活了四年。

  在重病住院期间,当他得知坞根红军小学批下来时,他托人将自己的著作《老姜头轶事》50本送到革命老区坞根小学图书室。

  木森先生1928年出生,高中毕业后考入浙江大学,只因在大学期间得了肺炎,只得被迫退学。1950年参加工作,先后在温岭县文化馆、温岭县科协工作,1985年调入县委报道组专职从事摄影工作。工作期间,他经常骑着自行车下乡采访,足迹遍及温岭的乡村角落;退休后,为了教好我和吴茂云的摄影技术,无私留下来传授。

  林木森把自己名字简称为“六木”,并且自己雕刻了一方“六木”的印章。生病住院前,他给我买了一本很厚很厚的《现代汉语成语词典》,并且在扉页盖了上“六木”的印章,并对我说:“你用得着,留个纪念吧!”

  多好的老师啊!多好的先生啊!先生在潇潇冬雨中悄悄地走了!但愿“六木”先生一路走好!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