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那年我18岁[图]——梁学书
梁学书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8年01月03日22时52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1月2日[随笔散文]消息:瞧着的这张泛黄照片,摄于44年前的湖北省荆门县照相馆,那年我18岁。

    18岁,本应是在校读书的年龄,但因为文化大革命,初中毕业后就辍学务农了。梦里在校读书几百回,梦醒时,依旧面朝黄土背朝天。心有不甘,想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于是去了湖北,做的是泥水小工。

    那年我18岁,经历了酷暑。43度以上的高温,白天烈日下劳动,晚上住在闷热的平顶房内,如人在蒸笼中。没有电风扇,更没听说过空调这玩艺。

    那年我18岁,经历了严寒。雪一个接着一个地下,整整下了一个多月。冒着小雨在没有顶的火车箱上卸沙,身上冒着热汗,可头发已经结冰。就在这么冷的夜里,五更紧急的哨子声,把我们从被窝中叫起,用我们的裸手,一把一把去清理列车轨道的沙,以便列车顺利运行。这个活与卸沙时不同,不是重体力活,自身不产热,手指彻骨的冷痛至今记忆犹新。

    那年我18岁,虽然没有衣不遮体,但冬天保暖也还是一个问题。白天干活还可以,晚上坐在工棚里,背脊像被冷水浇一样。湖北回来时在株洲买了一斤多毛线,想织一件衣服暖暖身体,到家后发现三哥结婚还没有毛衣,于是就给了三哥。后来姐姐将石塘渔民打鱼用的尼龙线松解开来,给我织了一件线衫,穿在身上也觉暖和多了。

    那年我18岁,尚在长身体的时候。冒着酷暑,一步一步地将装满砖或沙子的大板车,一车一车地往半山腰拉,如此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体力消耗很大。虽然全国粮票4角多钱一斤,但饭必需吃饱,而食堂几分~1角多一餐的菜就舍不得吃了,5分钱一块的辣方(辣的豆腐乳)就成了我和工友两人两餐的下饭菜。外出打工,总想挣点钱回家,四五十元一月的工钱,不得不省。

    那年我18岁。工友们晚上没事干,没有电视,买不起收音机,就坐在一起抽烟侃大山。我不知从哪儿得到一本《西游记》,每晚就按着书上给他们讲故事。唐僧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还没讲完,我们却有难了。一天居住的工棚着了火,将我们的衣物杂物烧了个精光,也没了那本相伴的《西游记》。

    那年我18岁。患了疟疾,寒战高热打摆子,仍坚持在工地上干活。当时我国与“苏修”和“美帝”交恶,于是有了“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口号,于是有了“三线建设”。我在这“三线建设”中,有两次在工地上差点死去。那时年轻,身体矫健,反应敏捷,都能死里逃生,如果现在的年龄碰到,早已成为肉酱。

    那年我18岁,那时,那事,却给了我一辈子。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