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师德,请质朴:2017师德培训散记——江富军
江富军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7年10月10日20时48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10月10日[心得感言]:师德是什么?我有些迷惑。看到今年的主题“外塑形象,内强素质”,我想:师德分内外吗?由此我想到了内外交接点,就是我们称之为边界的地方。皮肤是人体与外界的交接处,我们对皮肤的重视不亚于心脏。美容化妆,花去了不少钱,尤其是女性,头发是我们身体最外面的部分,可以说最没用,然而赚头发钱的人不少,当年曾有“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说法。美发、服装因外在形象的需要而成为生活中的重要内容。

  外塑形象这事儿,从前我们也重视过,比如衣冠不整者不得入教室。当然,那时赤脚的学生不少,刚从农田上回来的民办教师,裤管还卷着、还沾着泥就来上课了。不过不影响威信。相反裤管平脚根的喇叭裤倒有损教师形象。

  这几十年,不断追求外在表征,装点市容,装潢业生意兴隆。教师的形象也被外在要求着,八十年代要求教师不留长发,九十年代什么教师不得染发,新世纪要求女教师不得浓妆、不能太露。这一切现在问题不大了,外在形象上我们似乎更宽容了。现在,我们需要怎样的教师形象?师德需要怎样来外塑形象?再追问,师德的内外就分得这么清楚吗?

  那天我们见到周国平,有女周粉说他居然像个“农民土”,我听了不舒服。周国平周围有很多女粉丝,都是冲着他的才华而去的。作家自有心灵沃土,有强大的内在素质。大作家用不着包装自己,用不着外塑形象,有人说,他的一本本著作就是他的形象,这话在理。形象既是他的长相,也可以是他的行业事业角色表征。那么,他的内心呢?由此想到关于形式与内容的问题。形式美的理念中,形式已经包含内容了。内容与形式浑然一体,那么,书生气质,先生之风,都是内外兼修的结果。物我合一了,还分什么内外?

  农民呢?周国平一开口,他就不是农民土了吗?还是农民兼知识分子。在我心中,有些明智的老农,他们的境界不亚于知识分子。干吗拿“农民土”作贬义状?当然我们也反对文革时把工农抬上天,要求知识分子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来提高师德水平。那时贫宣队工宣队管理学校,那时要求所有人斗私批修来“内强素质”。知识分子带着臭老九的原罪接受批判。学生要反潮流,要敢于顶老师。我清楚地记得农民兼小生意人的老爸对我说:“你如果斗老师,我就掴你。”农民,有他们的质朴,有他们独立的道德判断。而周国平在他的作品中表现出的认真、质朴、直白,我看比某些所谓大师的夸饰要强多了。他表现出的对苦难的同情,对生命的热爱,对艺术的追求,更是我们内心精神的标的。反过来,周国平西装革履,头发光滑,一副绅士派头,这就滑稽了。

  我常去时尚美容院理发,欣赏那些理发师、洗发女的时髦模样。不时对话,有的与你说些故事,我感觉不错,而有的一个劲地推销办卡,如果我不接受,他们就可能委屈我的头。如此,外在越包装我越感觉不是滋味。在如今的美容院里找质朴,难度不亚于中国足球夺世界冠军。其实我对自食其力者是非常尊重的。职业是养活自己用的,理发师、洗发女、教书匠也一样,我都尊重。我儿时,老爸经常教导我要爱护蜻蜓:它们自挣自吃,不能害他们。如果说我有些师德的话,与我老爸这句话有关。但我离奉献的师德要求还有一大段距离。我佩服二三十年代知识分子到乡村去“传道授业解惑”,去开启民智的师德,佩服教育先行者躬力亲为、救国求民的境界。那时去开启民智的知识分子也没想到后来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我不知道他们还有多少不干净的思想需要“斗争”来涤除。这些让我仰望的“高德大士”就算有些凡尘俗气,他们的境界也是我辈的修为力所不能企及的。

  王阳明强调知行合一,内外统一。如果以圣人的内心要求自己,我确实难以做到。如果我在包装自己时用圣心,而行动时又脱不了凡心,如此阳奉阴违,那离师德是越来越远了。高端道德渲染得生动美丽,那等于游戏。游戏的概念让有些学生口是心非时变得轻松,流畅而深情地说着假话,反倒是唯唯诺诺地说着真话。

  真正的师德是质朴的,内外一样质朴。

  劳动光荣,自食其力,是所有行业的共同底线。实事求是,致良知,是所有行业的共同道德。

  王阳明开创的致良知是直指内心的。他说每个人都有良知。一个盗贼为了证明这句话错误,即他要证明自己没良知而为难王阳明。王说,你按照我说的做,脱掉全部衣服。等要贼脱下内裤时,贼不愿意了。王说,这就是你的良知。

  有几位学生找我谈话,说他们不需要精神,不需要理想,用不着目标,甚至,不用品质。他们坦白地说着人类极端自私的本性,念叨孔老夫子的“食色性也”,对高端道德的逆反让他们以本能低俗来冒充求真,披上了假质朴的外衣,以此表达着他们“独立”地存在。

  我问:如果我说你是狗、猫、老鼠,你生气吗?把你的头像与猪头一起画在墙壁上,你不愿意,为什么(那种行为艺术除外)?如果我叫你站起来,你尊重老师会站起来,如果我让你倒下去,倒在地上,你愿意吗?所以你需要精神。现在,你说你很痛苦,是你没饭吃?不是。你的痛苦也是精神痛苦。其实,就是因为你有良知。你想去掉良知吗?不可能。良知一定存在,只是有的被藏得深。

  良知被外在世界蒙蔽,是最大的问题。“假良知”代替良知在运行着。可以说,外在形象包装得越华丽,可能离良知就越远。师德也一样,实实在在地存在。从前没班主任费,没夜自修补贴,我们同事间通常说:教书是良心事情。这个良心也应该属良知。

  本来内存的良知,只是不想被权力金钱用来束缚自己,才隐藏起来。师德如果是一根外在形象的辫子、一顶华丽的帽子,被人抓着,数落着,那我不如光头。就好像前头老师要求学生时学生逆反,学生以自贬自嘲来对付压抑。

  说说那个时候胸前别着校徽就能避免小偷光顾,说说那时“小学老师最小气”的口头禅。为了神圣教育,有高层领导说“让教师成为阳光底下人人羡慕的职业”,这目标到现在还没有实现。在文革时政治压力下教师变为臭老九,在造原子弹不如卖茶叶蛋的脑体倒挂年代,我们的教育是凭着老师的良知来运行的。

  反过来,哪一行不是良心事情?公务员行业,食品行业,服务行业,医疗行业?

  内心素质是什么?那就是头上三尺有神明,如果你是无神论者也得用自我尊重来约束自己。内强素质,除了专业素质外,教师更需要的还是内存的良知,还是内外一致,知行合一。

  那么多的学生没日没夜地幸苦着,明明白白是不合科学的,广大教师似乎沉默了,良知哪里去了?让师德归来,让书包不得超过五斤,不准布置家庭作业,低段不搞夜自修。这么多教育理论学了,哪个教师不知道?说了吗?做了吗?

  遗憾的是,如果我真的按照教育理论去做,我得下岗了。呵,这真是悖论。这算不算自私?有没有心理过意不去?对不良现象的观察力还存在吗?如果目前说师德,这倒是最大的师德。而顺着家长社会的恶性竞争,教育部门与学校设置这个高考程序,教师为这个程序添砖加瓦,让处于心智发育时期的学生蒙受如此巨大的打击,教育工作者们什么时候心理麻木了,就像王阳明说的良知被尘埃蒙住了?

  改变观点来适应现实是不痛苦的。保持观点独立而又在适应现实,平衡现实,调节周围环境,减少损失,这是痛苦的。用良知麻痹来逃避痛苦,适应行业“规矩”,这算职业道德吗?多少行业“规矩”以良知扭曲为代价?这种绝对忠诚老板的本位意识,或许因为工会力量的不足而更有“抱团”式的“凝聚力”,“三聚氢胺”这种商品就是这些行业“规矩”下的产物。

  自身生存需要成了心理逃避的最好途径。谁都在这种内心游戏下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新高考,三位一体、自主招生的出发点是减负,是良知,却成了明白人不明白人共同的口水对象。家长不明白好说,教师真的不理解?且不说这种新高考制度下难以承受的腐败压力,不公平竞争。弱弱地问:新高考注重的那些选修课,到位了吗?推动高考改革者,不管被多少人喷口水,我还是敬佩他们的探索。至少,他们在求真,他们尝试着向这个积弊重重的旧高考体制迈出改变的脚步。

  即使不能改变现实,也要尝试着行走,至少要保持这种内心痛苦,在自己的岗位上最大限度地保护学生,减少这些损失。

  实事求是之心何在?是用难得糊涂在阻止自己觉醒?是以从众心理,随大流心理让自己逃避内心痛楚?主角变成看客,消失痛感让自己轻松地生活,此中的心理转换倒成了智慧聪明,成了所谓的成长成熟。这算不算集体无意识?

  回归质朴。质朴者,才能保持些许清醒。

  质朴,才能独立,才能持久。

  师德教育上,外塑形象应质朴,而多些心灵追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以质朴的追问而觉悟,内强素质。

  不忘初心,回归童心,回归赤子之心,回归良知,质朴方为师德正道。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