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大甩卖”小包和小锦——杨漫馨 潘艺匀 潘韬宇 胡航敏 金如贻 莫爱蓉
杨漫馨|潘艺匀|潘韬宇|胡航敏|金如贻|莫爱蓉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7年04月05日22时20分 发表评论

大甩卖的N理由

杨漫馨

    为什么要卖掉小包和小锦同学呢?说来话长。

    先说小包吧,莫老师待小包像亲生儿子一样。每次书法课上,小包总是忘带笔墨,莫老师就把办公室里自己的笔墨借给他。他的字写得歪歪扭扭,张牙舞爪,莫老师就手把手教他写。

    老师常说小包同学好动,确实如此,每次上课,他总是坐立不安,好像凳子上长了刺一样,坐不了。你要是问我莫老师为什么喜欢他,也许是因为他顽皮、好动,可小包的顽皮带着可爱,好动藏着童趣。

    说起小锦那,老师对他的关心真是无微不至。记的一次春游,叶锦颢跌入水中,全身湿透,他吓得脸色发青,直打哆嗦。莫老师把他带到家里,拿自己侄子的衣服给他换,还把他头发吹干。

    老师常说,叶锦颢啊,你太脏了。真的,小锦的座位上,书本总是乱七八糟地堆放,一片狼藉,远看,就像个垃圾场。这几乎都成莫老师的一块心病了。

    不过,小锦的进步和优点还是看得见的。他不像以前那样顽皮了,每次都能认真做作业,日记写得比以前好,诗词和课文背诵进步最大。

     按理,老师应该不会把小包小锦卖了,也许是他们上次没好好考试,也许是老师为了让我们记住“甩”字,也许是老师为了让我们练笔,提高我们的写作水平。

我们班的小包和小锦

潘艺匀

    为什么要甩卖小包送一个叶锦颢呢?说来话长,那么我就长话短说。

    包家豪和叶锦颢是我们班的高兴大王,同时也是废话大王,我们称他俩为爆笑组合。他们各有各的特色,老师既爱他们又气他们,谁让他们经常“犯傻”呢?

    关于他们的故事很多,我就说说他俩比武的事吧。这可不是一般的比武呀,比的那个激烈啊,同学不由自主围成一圈,个个睁大眼睛观战。叶锦颢虽然骨瘦如柴,面黄肌瘦,可对付灵活的包家豪居然不相上下,脚来拳去,推推搡搡,你左勾拳,我右长拳,直到老师来了才罢休。老师来了,他们还怒气冲冲。但经过莫老师的开导,他们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和好如初,让我们重新认识一个知错能改的、可爱的搞笑组合。

    甩卖他们,只是老师灵光一闪,开的玩笑,一个小包,一个小锦,优点多多,甩卖了不划算,没了他们,我们就不是一个欢乐班啦。

大甩卖啦!

潘韬宇

    今天,我们莫老师居然说要卖掉小包同学,还卖一送一,把小锦同学也送了,这到底为什么呢?说来话长啊!

    小包同学天生好动,自从莫老师三年级接我们班以来,小包同学几乎每节语文课都会在莫老师唠唠叨叨的话中度过。“小包,屁股别老动。”以前语文课中听到的最多的话,正是这句了。我一直在想:他的凳子上是不是放了几枚钉子,一坐下去,就很痛,所以在上课的时候屁股动来动去,坐不住。

    不过,小包同学他虽然是坐不住,但是优点也不少:他想象力丰富,他会改正错误。先来说说他想象力丰富吧。他总能想出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我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他却能了如指掌地说出是什么。再来说说他改正错误吧。老师说他什么地方不好,他总会尽力改正错误。老师很喜欢小包,因为他戴着那黑绿相间的小眼镜儿,显得文质彬彬。如果他上课能再认真听课,那莫老师一定会更喜欢小包同学的。

    说起小锦同学很古怪。他的就是座位太脏了,东西乱塞,莫老师总会说这真是个“垃圾场”,然后让他理一理。考试时,小锦“大闹天宫”,小包也跟着“闹天宫”,还说要把胡航鸣卖掉。

   不过他能知错就改。上学期,老师总会对他说“快写作业!”“快理理位置!”而这个学期,莫老师“叶锦颢,快做作业,快做作业”这话好像灰飞烟灭,“快理理位置!”这句话还是会出现,但频率少了很多了了。

     我想,莫老师肯定对他们是爱其可塑,怒其不改,不会把他俩卖一送一甩卖。

小包同学,别担心!

胡航敏

     今天老师教《夜莺的歌声》,讲到生字“甩”的时候,忽地就想到“甩卖”一词,然后看了围坐在第一桌的男孩们,再看一眼坐在身边的小包和小锦同学,心中一乐,一本正经地说:“同学们啊,实在是不能甩卖,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我们小包同学给甩卖了,然后卖一送一,顺便把小锦同学也给送走。你们同意吗?”

    “我们同意,老师。”

    “老师,你不能卖我们的,这样,你就是人贩子了,要坐牢的。”

    莫老师不是喜欢小包和小锦吗?怎么会把他们卖一送一了呢?还是听我道来吧!

    小包同学小孩上课的时候,屁股老爱动,像在那“扭秧歌”,凳子上就好像有钉子一样,总是在那东扭扭,西动动。甚至有时候上课就当老师是空气,在教室里东走西转,还赖在电脑桌旁不走,一副“天下我有”的样子。下课时,才不管什么作业没写,就马上从学校那头,跑到学校另一头。调皮极了!有一次中午,小包同学大概是太调皮了,一不小心,把别人的墨水打碎,然后自己又却盲目的洗,又是个不小心,上衣全湿了,只能穿件外套。回家应该被妈妈骂了一顿。

    小包同学还是个高智商的人,虽然调皮,不认真,不过他也有好的一面。

    他就是因为懒散,才使他成绩并不好,但只要认真起来,成绩也是不错的。小包同学在一年级的时候,学习认真,可是老师心爱的学生之一,数学成绩每次在95分以上,只需轻轻一挥笔,一张考出高分的试卷就这样出来了。是以我们班的尖子生同等级的人,有时成绩还在他们之上,所以,我们的小包同学只要认真起来,成绩也不错哦!是班级里的一支潜力股。

    莫老师其实是很喜欢小包同学的,既然对小包同学这么喜爱,又怎么会将他卖掉呢?肯定是吓唬吓唬他,或者跟他开玩笑而已,小包同学,你就别杞人忧天啦!

真甩卖?假甩卖?

金如贻

    今天,莫老师教《夜莺的歌声》,学到生字“甩”,莫老师看了看第一排男生中的小锦和小包,一本正经地说到:“如果可以,我真想把我们班的小包同学给甩卖了,然后卖一送一,顺便把小锦同学也送走。你们同意吗?”

   “我们同意,老师!”

   “老师,你不能卖我们的,这样你就成人贩子了,要坐牢的。”

    为什么要卖掉小包和小锦呢?说来话长:

    那是因为小包和小锦实在不听活,也很好动。先说说包家豪(小包)同学吧!小包有双大大的眼睛,有一个像西瓜似的脑袋,还戴看一副绿色眼镜,上课时,屁股上像按了个小风旋,不是屁股在动,就是双手在动,一刻也停不下来,非常调皮。体育是小包的强项,他跑步速度快,像只豹子似的,矫健有力。

    再来说说小锦同学吧,准确说我、王翌旭和叶锦颢是在一个村里长大白――南洋村。他上课的时候可奇怪啦,他时而认真,时而好动,时而听话,时而犯傻。谁也摸不透他的性格,包括我,和他做了几年的同学,我现在都对他刮目相看。要知道,他原本是个很懒的同学,你瞧!现在都是背书组长了呢!他现在呀,可神气了,组员什么任务没完成,“呯〞地一下手怕桌子,监督组员完成作业。这时候的他呀,就像只老虎,虎视眈眈紧盯同学。他的同桌就在他的帮助下,进步了很多。


    小锦也很听话,老师说让他玩足球,可是发现情况不妙,让他把球带回家,他第二天准不会带。他一笑会露出六颗牙齿,在我们去春游时,他非常大方,每人包零食,他每次去春游都会带好多零食,还记得去锦屏公园春游,他来了个“完美跳水”变成了一只“落汤鸡〞。他的桌子下可脏了 ,全是“垃圾”,“哇噻!”我看见这场景必定会那么说,彵看起来是个很干净的男孩子,但他的桌子下简直不堪入目。

    老师对他俩又是喜欢又是讨厌,到底卖还是不卖呢?

能否卖一送一

莫爱蓉

     今天教《夜莺的歌声》,讲到生字“甩”的时候,忽地就想到“甩卖”一词,然后看了围坐在第一桌的男孩们,再看一眼坐在身边的小包和小锦同学,心中一乐,一本正经地说:“同学们啊,实在是不能甩卖,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我们小包同学给甩卖了,然后卖一送一,顺便把小锦同学也给送走。你们同意吗?”

      “我们同意,老师。”

      “老师,你不能卖我们的,这样,你就是人贩子了,要坐牢的。”

     呵呵一笑,老师我不傻,怎不知不能卖呢?总归开玩笑,但老师也确实有一丢丢的小心思,要把你们甩卖了。列位看官,这会,你的脑子肯定在估摸我为何要冒着风险想卖掉小包和小锦呢?这说来话长。

     我们小包同学长得可是白白净净,清清秀秀,戴着一副小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这小模样蛮萌,也蛮可爱的。可他实在貌里不一,他非一般的皮、滑,好动,看他的坐姿,你甚至会怀疑他的小屁股装上了风旋,老不停转。打三年级接班教他以来,我可以拍着胸膛毫不夸张地说,他就从来没有一节课坚持听满40分钟,从来没有一节课安安生生坐端正过,也从来没有一节课不说过废话(当然,除非这节课他是在天马行空)。三年级那会,他是屡次作业不完成,办公室前的空地上,天天可见他补作业的飒爽英姿。

     不过呢,好在小包同学态度好,能改错,知道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学期作业都能自觉完成了。写了日记,还常常把自己这本抽出,要我把他的日记先批改,然后问我写得怎么样,能得几颗星?虽然他的字我是不屑一顾的(歪歪扭扭,丑死啦!)但是看他这副如此上进的小样,只要他认真写,我就毫不吝舍地给他两星,适当给他提提建议。如此下去,我相信小包同学的习作水平一定会提高的。

     可是,好事不成双啊,前天语文检测,作文30分,写人记叙文,题目是《毛遂自荐》。按理讲,毛遂自荐的故事我曾讲过,这样的题目不是特别有困难,尤其是对小包这样的小滑头来讲。可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问我老师,什么是毛遂自荐,我要怎么写,写些什么呢?他全然忘记了这是测试,全然忘记了要独立思考,认真审题。我又告诫又鼓励:

    “小包,你不要废话,这是考试,你好好思考,能考80分以上,老师拿好吃的奖给你。”

    “老师,我不会写,我就不写,可以吗?”

      我懒得理他,白了他一眼。

    “老师,我写别的可以吗?”

     …………

     过了几分钟,看看他,作文纸上没几个字。敲敲他的桌,提醒一下。他还在一旁唠叨不会写,而小锦同学也在一边囔着说不知道什么是毛遂自荐。

    “毛遂自荐,我在上学期就讲过,而且黑马阅读里就有这故事。谁叫你上课不认真听,不好好看黑马呢?”

    “这是惩罚你们上课不认真,小包,小锦,好好考,考好了,老师好东西买给你们吃,考不好,你们买东西给我吃。”

   “老师,好的,我买东西给你吃。”小锦和小包都这样说。

     我会稀罕你们买东西给我吃?“测试要认真,学习来不得一点马虎。”我板着脸说。

     交上试卷一看,小包依然是三言两语啊!真是气煞我也,白教了,上进心一点都没了,难道我不该把他给买了吗?

     说了小包,我们再来认识小锦,小锦同学说来话更长,他是个挺特别的孩子。

     小锦同学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脏、乱。他真的好脏啊,衣服,书包从来都是乱扔在地上的,抽屉更是别提有多乱了。我已记不清跟他说过多少次,现在已到我自己一说到这事都觉得羞!他依旧我行我素,不过这学期感觉他有一点点进步了,好歹书包躺地上时间比以前少了一些。

     三年级时,他的故事特别多。他上课爱听则听,不爱听则不听,批评表扬毫无作用。偶然一次提问,难倒了一大片。他倒是在一边看我,乌黑的眸子闪闪发亮,一边自己在归纳。然后我指名他答题,出乎意料的完美,我不得不暗自叹服这个孩子的聪明。

     细细想小锦的最大优点应该是知错能改。记忆尤深的是三年级上册春游,他也许是担心妈妈不让他参加,没经父母同意,擅自就从家里带来了好多好多的硬币,同学把他的硬币交上,几乎堆满了半个讲台桌,看着这半桌的硬币,我是哭笑不得。然后问题怎么回事,他一声不吭。

    “是不是担心妈妈不让你去春游,所以你才把妈妈的钱拿来的。”我问他。

     他点点头。

    “你是不是没跟你妈妈说去春游,那老师把你妈妈叫来,让她给你钱春游,你把这硬币还给妈妈,怎么样?”

     他还是点点头。

     等他妈妈来学校,跟他妈妈沟通好,他妈很爽给他春游费。然后我再跟他说,孩子是不能带钱来学校的,特别是没经爸妈同意,是不能拿爸妈的钱。(之前他曾三、四次带大额面钞屡教没改)

    没过两三天,小锦同学又来我办公室了。

    “老师,这是我买早餐剩下的5元钱,先放你这儿,放学了,我再来拿回去。”小锦对我这么说。

     我有点吃惊,这改变还真快。然而,真的,我从此再也没见小锦带钱来学校,他彻底改掉了随便拿家里钱的恶习。

     当然,让我高兴的还不止这些,一节语文课上,我跟孩子们说假如买彩票中奖了第一件事要做什么。

    “老师,我一定要买礼物送给你!”小锦大声说。

    “怎么你没想送给妈妈,先送我啊!”

   “是啊,老师,你不是说过,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吗?我以后挣钱了,钱也给你用,还给妈妈用”。

    “谢谢你啊,我感到太荣幸了。”

     不过高兴归高兴,想想,还是要把他给送了。

    一则他不该考试不专心,和小包同学窜合起来,不好好写《毛遂自荐》,想送东西给我吃,我,一个堂堂的班主任,难道就这么能轻易被糖衣炮弹击中吗?

     二则,我说的是“实在是不能甩卖”,他和小包连“实在不能”都没听到,还说我将要变成人贩子,甚至威胁我,说:

   “老师,你不能把我给卖了,你还是把胡航敏给卖了吧!”

    胡航敏是班长,听话,又认真学习,我怎么舍得把他卖了呢?

    小锦同学,你连卖的资格都没有,是甩卖小包同学,然后卖一送一,把你~送~走!

    列位看官,我能把他们卖一送一了吗?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