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浅谈少儿阅读的四种模式——江富军
江富军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6年03月13日19时52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3月13日[读书]消息:每个人的阅读都有偏好。年龄、性别、文化层次、背景以及自身的处境不同,阅读的内容也不同。在人文类阅读方面,我们按照内容侧重点不同,将其分为故事阅读、感情阅读、人物阅读、思想阅读四种阅读模式,各种阅读模式互相交叉,因而准确地说,应当称为主事、主情、主人、主理四种阅读模式。下文我们大致依照少儿成长的过程与阅读模式的影响来介绍这四种阅读模式,为方便解释,文中使用前一种命名方式。

故事阅读

  故事是一个人理解世界的窗口。故事阅读是阅读的起点,没有故事,感情、人物、哲理无所依存。因此少儿阅读大都是从故事开始的。

  故事阅读以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记叙要素为支点,故事线索、发展为悬念,吸引人的是事件因果。

  故事以形象思维为主,喜欢听故事就是喜欢动态的美,喜欢人际、人与自然之间的一件件碰撞的、纠葛的事。童话、神话、民间故事、寓言等故事阅读有趣、动人。绘本阅读用图像辅佐理解,图像是儿童阅读的拐杖。漫画、简笔展示童心,重在视觉冲击与动态趣味。连环画指的是故事内容的连续性。“且听下回分解”使故事具有回环曲折的悬念效果。小说家莫言说自己是“讲故事的人”,好像是谦虚,而让我们理解为他的小说吸引人。

  故事阅读速度快。少儿读故事,有时一本书一天即看完了,成人可没这么快。少儿看重的就是故事情节,阅读时,略去各种描写,各种繁琐的东西,循着线索奔向结局,线索变为主体。如看《西游记》,他们得跳读,跳过大量的诗词,看西方名著也一样,大段大段的风景、心理描写要么跳过,要么快速浏览。

  少儿用故事阅读的习惯模式快速读大量名著,其实是好方法。要求少儿精读大量名著是不切实际的。细节阅读是精读,深入分析,速度慢。少儿阅读以开拓视野为重,不要苛求他们如何分析、如何抓住细节,正如要求一个学生速记又要求他字迹工整、书法漂亮一样不切实际。中学阶段花大量时间精读,忽略了速读,忽略了量的扩展,是很可惜的。没有大量阅读基础上的精读是空中楼阁。

  故事阅读是离人的感觉器官“最近”的阅读,偏向于“重口味”材料,因而,故事阅读容易走向低俗、暴力阅读。

  暴力是人的天性,是人的力量表达。少儿是体力弱小者,或许因而更容易产生暴力崇拜。但把暴力进行合理引导,把欲望进行合理的调节,是教育的重要内容。大力渲染暴力、恐怖等低俗内容诱惑少儿,会让他们精神萎缩,走向阅读目的的反面。不良的故事阅读,暂时进行无妨,长期习惯了,就为不健康的心理打下基础。

  相反,流传下来的神话故事、民间故事,如《女娲补天》《大禹治水》《牛郎织女》《一千零一夜》等,却处处闪耀着人情人性美,这些阅读净化心灵,让人阳光健康。

感情阅读

  如果说故事还处在事件的层面,那么感情则进入精神层面;故事阅读停留于趣味阶段,感情阅读则进入了价值判断阶段;故事阅读处于心理感受上,感情阅读则明显进入审美层次。感情阅读,说到底是一种语言游戏,一种仿真体验。

  据调查,故事类杂志已经不是中学生的首选,《意林》《读者》《青年文摘》等杂志最受中学生欢迎。它们亲近年轻人生活实际,共鸣感强。父母情、朋友情、爱情,人情世态与纠结都能在这里获取指导。这些杂志把故事阅读、感情阅读与问题阅读融合在一起,创造美的境界。那些职场压力过大的成人,也能够在这种感情阅读中平衡自己的内心。

  目前在课堂上进行的为主流价值所推崇的感情阅读大概有两种:悲剧的崇高感情阅读与诗情阅读。

  悲剧产生崇高,从怜悯出发,穿越恐惧,净化人的灵魂。崇高感是自己的情感突破恐惧后的自我扩张,把自己的情感扩大、升高到我们企求的对象那样宏大、高尚的地步所产生的快感,通常伴随着惊讶、崇敬。崇高感是让人振奋的感情,是基于民族、国家高度,基于道义高度的阅读感受。这种阅读充满了距离感,是基于高尚思想的阅读,让我们在真实的阅读过程中产生认同感。

  诗情在古典诗文中表现得最充分。由于从小开始感染,根植于传统文化,古诗阅读的意象固定,符号熟悉,用不着“移情”,因为情已在其中。加上中国古诗短小,读来亲切、轻松,就好像在林荫小道上散步,诗情画意,就算是古典诗歌里那种大胆飞跃,奇特想象,在我们的阅读中却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

  与古典诗歌消解自我,化自我为国家民族的意境相对,现代诗歌追求自我,又迷失自我,即“打破自我个性的束缚”,阅读角度多,让人眼花缭乱。读现代派诗歌,好像走迷宫一样。情感阅读本就是审美幻觉最多的,而在现代派诗歌中,没有幻觉几乎不懂诗情了,诗情也情绪化了。诗人的境界是不容否定的,我们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境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平常的逻辑在此崩溃,许多中学生反而因为读不懂而饶有兴致,因推翻了现实逻辑而心情亢奋,多多少少把感情阅读变成了智力测试或脑筋急转弯。

人物阅读

  人物形象让一个人找到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给自己的人生定位对少儿来说是较困难的,需要一个强大的参照系。人物阅读就是找到这个参照系的最佳途径。西哲说:认识你自己吧。那么,在认识自己之前呢?要先认识别人。

  人物阅读,是从动物开始,再到神。儿童喜欢小鸭、小白兔、美人鱼,喜欢森林里各种有趣的动物,把动物人格化,后来喜欢神灵鬼怪,追求完美强大,再回归到人物形象。到人物这儿,先关注英雄、名家这些强者,再回归到对普通人的欣赏。此时,阅读才进入最有价值的层次,欣赏众多人物形象,给自己思维空间,延伸自己的生活空间。一个个人物,纵向的、立体的人生图像,给自己一个现实的、未来的坐标。用英雄、名人引领自己找到方向,用对普通人的欣赏给自己美的定位。

  诸葛亮、鲁智深等英雄是孩子给自己未来的定位。弱者是自己喜欢的对象。中学生、青少年往往偏爱黛玉,不爱宝钗,喜欢黛玉弱势又真诚的形象,喜欢她富有才华又善良的形象。长大后、结婚后往往认同薛宝钗,喜欢其稳重、娴淑的形象。简?爱是中学生很喜欢的人物,低层次,有追求,表达了许多女生的处境与向往。《茶花女》《羊脂球》唤起人性的深度。一部《西游记》,少儿时欣赏孙悟空,长大后喜欢八戒,随着年龄增长,渐渐理解了和谐社会需要沙僧这样的忠厚长者,也理解了不可理喻的唐僧,佩服他追求真理,不屈不挠的人生态度。

  与书中的人物“交朋友”,与历史人物握手,获取的指导意义往往比现实中的人物更多。一路阅读,一路跟踪相伴。少年时认识的李鸿章、曾国藩,现在已经换了一个角度看。

  如果说明星阅读让少年丰富自己,近十几年大商家传记吸引人的眼球也许代表成功学的泛滥。此时,无商不奸的观念悄悄褪去,代之以实用主义,与前30年的理想主义形成反比。屠呦呦一得诺贝尔奖,网上就有了她的介绍。科学家阅读自始至终不冷不热,不疾不徐,这好像科学研究工作需要慢慢来的节奏一样。而且,里面的道德顾虑成分最少,不像接受企业家传记那样,要先解释合理自私、利益最大化等概念。

思想阅读

  思想哲理让一个人为自己的生命寻找意义,思想阅读也是哲理阅读,在人物阅读、感情阅读的同时就已经开始了思想阅读。其实用问题阅读这个概念能更轻松地描述。问题包括人生问题、社会问题、国际问题等,任何宏大知识结构上的某一点,都可以在我们的思维中形成问题点。问题相连成群,形成主题阅读。在问题探索后寻找规律,必然归之于主题思想,因此还称思想阅读。

  比如巴黎遭受恐怖袭击,人们更迫切地探索穆斯林民族的历史,探寻他们的宗教,进而体会和平主题,进而更热爱生命、热爱和平。但是,恐怖分子是实施自杀式袭击的,究竟他们怎样看待生命?他们有怎样的教育、文化?他们的人性究竟是怎样的?从人与人之间引发出社会,人与自己之间引发出人性、心灵问题。思想阅读深入下去,是永恒的探究。

  南京大学周宪教授在《文学理论研究导引》一书中说:“如何更好地培育出学生敏锐的问题意识?这是当前教材建设亟需解决的问题,也是所谓研究型教材的主旨所在。”

  阅读就是给问题以导引,培养紧扣问题不放的态度。

  思想阅读是成熟阅读,是故事阅读、感情阅读和人物阅读的归结点。可以说,思想阅读是实现自由意志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给阅读的功能归结为:阅读立心。

  思想阅读也是最主动的阅读。故事阅读容易让人有惰性、感性,思想阅读让自己充分运用理性,用意志力来阅读。当然,长期浸润在问题之中,意志力会习惯化,会变为境界,进入这个境界,思想阅读也可以是轻松的享受。

  值得讨论、产生碰撞是思想阅读另一个特点,讨论可以是同伴,可以是师生,也可以是自己对自己,自己的昨天对今天。阅读的过程也是自己的思想与作家的思想碰撞、擦出火花的过程。

  然而大部头的思想名著,又有多少人啃得动?于是念经、背语录这种最被动的思想阅读盛行起来。在诵经、国学的阅读理念下,趁着孩子记忆力旺盛,先背下来,不用理解。这种思想阅读的方法能够培养出知识丰富的人,但要防止给以后开启创造力布下障碍。

  对于经典强记法,笔者这样认为:背这些语录可以,也不用全部解释。解释不清楚的家长还是不解释为好,让学生明白自己还不懂,比假懂要好。但该学生必须同时掌握一个相当的解释力,在别的地方进行解释,或对其中一些语句作解释。解释力的作用在于让学生在不时的顿悟中产生智慧的快乐、语言的快乐,有这种快乐相伴,不理解而先储存可能是多多益善的。否则,就像那些念了一辈子经的老人,却到老也不明白教义。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