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黄山看松3:是谁破坏是谁修复[图]——屈通宁
屈通宁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6年03月09日19时08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旅游频道3月8日[游记]编者按:屈通宁先生黄山看松之三《是谁破坏是谁修复》。

-    黄山看松3:是谁破坏是谁修复    -

-    屈通宁    -

    五十多年前,我第一次上黄山,那时没人敢提“旅游”二字,游山玩水,会挨批判,因而黄山上游人绝迹。我投宿北海宾馆,偌大的宾馆,除了我们几个当兵人,见不到一个旅客。太冷清清啦。在空旷的景区里,怎么游览都可以,没人干涉。

    宾馆右侧有著名景点散花坞,在散花精舍近旁的观景台上,只见坞内挤满奇峰怪石,令我目不暇接。峰松争艳,如天女散花,明人黄汝亭命名此景为散花坞。坞内左侧,有一孤立石峰名叫笔峰,又有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叫“梦笔生花”,形同笔尖朝上的毛笔,峰顶生长一棵奇松如花;与笔架峰相近,成为黄山一胜景;笔锋下有一石,形如人在卧睡做好梦。

(1)散花坞(屈通宁摄)

    笔峰高44.4米,主岩体厚3.8米。孤峰上部1/3处横裂,上部渐圆渐尖,形如蘸满浓墨的笔尖,笔峰有隙缝通底,形成“水路”,水分上升40多米高度,润湿笔峰。孤峰下部2/3处的石柱恰似笔杆。笔尖上长着一棵名叫扰龙松的古松,松枝伸展,如盛开的花朵,得名梦笔生花。传说古代读书人若文思枯竭,只要到此一游,便会茅塞顿开,妙笔生花。

    文章写得好的,也被誉为梦笔生花。看梦笔生花,我便想到诗仙李白。传说,李白曾经到过黄山,他见到北海山峰竞秀,诗兴大发,高声吟出:“黄山四千仞,三十二莲峰;丹崖夹石柱,菡萏金芙蓉。……”李白吟诗惊动了狮子林(庙)的大小和尚,他们认出了来者原来是“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的诗仙李翰林。投其所好,大和尚急忙叫小和尚捧出美酒,请李白畅饮。以物易物,酒不能白喝,大和尚索要墨宝。李白趁着酒兴,奋笔疾书,写毕将毛笔顺手一掷,毛笔从空中落下插入土中。他才辞别狮子林。

    大和尚回过头来,不禁大吃一惊,刚才李白掷出的毛笔已化成一座笔峰,笔尖化成了一棵松树,矗立在散花坞中。这就是“梦笔生花”的传说。

    我第一次看到梦笔生花的感觉——鲜活,笔尖扰龙松,峰底卧醉客。除了我们两个当兵人,没有其他游客,两人便慢慢地享受与大自然亲近的时光。

    我第二次再看到梦笔生花的感觉——枯萎,笔尖上鲜活的扰龙松,已是一株没有生机的塑料树。宾馆里的工作人员说,是两个游人手痒,把“水路”破坏了。这说法冤枉人,其实那时已经改革开放,上黄山旅游的人很多,宾馆生意兴隆,旅舍愈建愈多,用水量也愈来愈大。满足需求,上游修建水库,敷设总长有40公里的输水管道,破坏了经过上亿年形成的地质结构。游客用上了水,梦笔生花严重缺水。这是一种破坏性的建设,不能说游人手痒。

    最近一次上黄山,看到的梦笔生花——扰龙松活了。那年,中汽总公司在合肥召开全国汽车工业会议,会后安徽省汽车工业公司请客,安排与会代表到黄山游览。此时,旅游已兴起,黄山上人山人海,安徽省政府派专人打前站,上山为代表们安排膳宿。省里出面也只能在北海宾馆预定下大房间叠叠床。我嫌噪杂,要求换个小房间。接待人员说,上次邓小平游黄山,他的随行人员也只睡叠叠床,老同志你就将就将就吧。

(2)梦笔生花(资料图片)

    安顿好后,我便跑到散花精舍观景台上,去看梦笔生花。梦笔生花复原啦,有如我第一次所见那样好看,生机勃勃。

    据介绍,参加梦笔生花复原的人还不少。2004年底,省、部都派出专业技术人员,成立专家小组,专家成员涵盖森林学、园艺学、大树移植学、盆景学和古树保护学等多个学科。在核心景区挑选了与原扰龙松树形和高度相似的3棵备栽松,进行断根缩坨、修枝整形。备栽松的树龄,也都有50年,比起原来600岁的扰龙松,它们都算年轻。

    备栽松的准备工作全部办妥后,在笔峰对面的山峰之间拉起一条钢缆索道,在钢缆上安装滑轮和有关装备。备栽松就这样“坐”着缆车登上了笔峰。

    新栽松复名扰龙松,这棵扰龙松二世,高175厘米、基径18厘米、冠幅234厘米×228厘米,几可与原来的扰龙松乱真。细心呵护一年多,扰龙松已经恢复元气,生根发芽。专家们现场考察,并作出鉴定,确认移植的奇松“梦笔生花”已经成活,移植工程取得成功。

    至此,梦笔生花成功复活。我又看到真实的“梦笔生花”了。

    移植项目胜利完成,这是一个奇迹。填补了世界遗产资源保护、著名景观恢复、恶劣环境下大树移植的国内空白,有很大的景观效益和社会效益。参与修复工程的人员,在全国省级科技成果鉴定会上得到好评,受到安徽省科学技术厅的表彰,得到嘉奖。

    负责项目施工的是温岭石工队,都是温岭小伙子,得到黄山人的赞扬。《温岭日报》有一篇人物专访,把他们誉为温岭人的骄傲。

    说游人手痒破坏了水路,那是“贾雨村言”。说有人修复,专家和技工手艺高超,硬是把扰龙松请回来,那是真情实况。我为恢复景观的参与者点赞,为他们人人点个赞!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