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我的鸡鸭往事[图]——周学军
周学军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6年02月20日15时53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2月20日[随笔散文]消息:小时候,我没有养过鹅,而鸡和鸭几乎年年都会养的。

    开春时节,小贩就会挑着小鸡和小鸭,来到我们家门口叫卖。父母一般会买个七八只小鸡,四五只小鸭。小鸡小鸭哪些是公的哪些是母的,我是分不清的,看上去它们都是一身嫩黄的毛茸茸的,样子十分可爱。

    鸡比较容易饲养。小鸡苗时,给它们喂些碎米或米糠之类的食物就好了。稍长一点,就让它们出去自食其力了。只是遇到下雨天,要喂给它们一些菜叶或煮熟了的番莳丝。

    相对鸡来说,鸭就比较难养。那时不懂什么防疫知识,小鸭得病了也不知道,常常它昨天还是活蹦乱跳的,今天一早就发现变成僵尸了。

    鸭子最喜欢去水里游泳,也喜欢吃活食。所以,每天放学后,要么把鸭子赶到村边的小溪里畅游一会,要么就去水沟里或稻田边钓蛤蟆给鸭子吃(长大以后才知道蛤蟆也要保护的)。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那时候,一片自然村里的蛤蟆可能比全国的人口还要多,而现在蛤蟆越来越小,全国的人口却越来越多。

    钓蛤蟆比钓鱼要省力得多,因为蛤蟆很贪吃。钓蛤蟆的工具是自己动手做的,一只塑料袋,袋口缝上一个带手柄的铁丝圈;一根小竹竿,一头扎着线,线上吊着诱饵。诱饵,就地取材,可以用丝瓜花蕊也可以用蛤蟆的腿(有点残忍),只要形状像虫子差不多就行。钓的时候,把诱饵放进草丛里,抖动几下,蛤蟆以为是虫子,就会立刻张开它的大嘴巴来捕食,一口把“虫子”吞进去。此时,我们把线一提,就钓住了蛤蟆。

    鸭子还喜欢吃泥鳅。过去,水沟里泥鳅很多,小伙伴们经常组团去捕捉。我们截取水沟其中一段,用泥墩将两头堵死,然后用拗斗或脸盆将中间的水舀干,只剩下稀薄的淤泥。泥鳅还有黄鳝就躲藏在淤泥里,我们小心翼翼地把淤泥一点一点挖开,泥鳅黄鳝们就无处可逃了,成为我们生擒的“俘虏”。那时,泥鳅不像现在被尊称为“动物人参”,人是不会去吃的,鸭子吃了快快长大便感到很自豪了。

    蚯蚓也是鸭子喜欢的美食。堆过栏肥的地方往往是蚯蚓繁殖旺盛的乐土,用草耙轻轻地挖去表层的泥土,就可以将一窝几十条盘缠在一起的蚯蚓一网打尽。翻耕季节也是获取蚯蚓的好时机,大人们赶着牛在前面犁田,我们小孩子提着竹箩跟在后面捉蚯蚓。随着泥土的翻开,一条条蚯蚓也就暴露出来,我们拾之不完。有时看到一条蚯蚓王,比手指还粗,身上还泛着蓝色的荧光,心里不免掠过一丝恐惧,不敢伸手去捉。

    人与鸡鸭相处久了,鸡鸭也会听懂人话。喂投食物时,我们呼鸡和呼喂的口令是不同的。呼鸡的口令是“鸡,zo、zo、zo……”,呼鸭则是“鸭,lu,lu, lu…… ”我们也不知道这些口令是谁发明的,应该是老祖宗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吧。

    我们用方言的口令去招呼自己饲养的鸡鸭是很管用的,但到外地就不灵了。记得六七岁时,父母带着我去山东东阿那边放蜂。我们住在当地一户农民家,院子里养着很多鸡。我想把剩饭喂给鸡吃,表达我对它们的友好,于是就不假思索地用“鸡,zo、zo、zo……”的口令去呼唤,谁知它们一点反应都没有,一只只站在那里呆若木鸡。我不解地问母亲,母亲扑哧一笑说“傻孩子,这里是山东,又不是桐山,你用温岭话呼它们,它们怎么能听得懂?”后来,我们问了房东,房东说他们呼鸡的口令是“ba,ba,ba……”我学着呼了一遍,果然很灵验。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周学军 摄影

    我们在开春买来的鸡苗鸭苗,饲养四五个月,到了早稻成熟的夏季就变得很大了。夏收夏种,是一年当中农民最忙碌也最辛苦的季节。农村里有“拳头鸡比高丽”的说法,意思是吃了一只如拳头大小般的鸡,可以比得上吃了一支人参。因此,为了给父亲和哥哥这两个“撑门头人”补补身子,增强体力,鸡鸭就成了最珍贵的滋补品。看着大人们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我们小孩子站在旁边早已垂涎三尺。这时候,能吃到大人们赏给的鸡鸭爪子或翅膀,我们就心花怒放了,胜过领到一元压岁钱。

2016年2月19日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