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承受失败感——江富军
江富军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6年01月20日18时40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1月20日[心得感言]消息:成功者成了聚光点,失败者无人问津。在成功学盛行的当今,卧薪尝胆,磨剑砺志,奔向成功,被认为理所当然的选择。承受失败感好像工具,目的是东山再起。

  然而,承受失败感却是人生本身的内容。它不是为了世俗的成功,而是自己完整人生的一部分,或者说,真正成功的人生已经包含承受失败感。说着绕口,还是聊聊见闻吧。

失落感

  那天,我听到了同事这样一段描述:

  朋友生二胎后,我去“送月礼”,顺便捎了件衣服给其大女儿,大女儿见到礼物后十分高兴,因为这阶段来客往往聚焦于小妹妹,所有的礼物都是为小妹妹而送。她虽然十来岁,也有莫名的失落,这次接到给自己的礼物,心情激动,反复试着穿,不断地谢谢阿姨,并且拿出自己的一套童书要我转交给阿妹,即我的女儿。

  笔者也观察过几个二孩家庭,父母不由自主地将重点集中到小娃娃身上,并且要求大的让小,照顾小的。大小之间有冲突,基本上是大的挨批评。其实,从前我们做姐姐、哥哥的,也大多有类似感受。不仅如此,弟妹出生后,哥哥姐姐们自动地担负起照料任务。小时候农村没有幼儿班,经常有哥哥姐姐带着幼年的弟妹上学,弟妹安坐于空位上,老师都会同意的,否则,哥哥姐姐就请假在家里带弟妹了。在这种人际关系下,久而久之形成了长兄稳重,大姐贤惠的性格特点。年轻时有说法:找女朋友要找大姐姐的,能照顾人。

  这位大女儿面对失落感,其实得到了成长机会,况且本来素质不错,回送书给阿妹,是人际成熟的表现。她会在照顾小妹妹中走出自我中心,完成自我成长。

  但是,我读到了一则新闻:

  1月6日,《华西都市报》收集了诸多“过来人”的建议——要二孩不光是钱的事儿,夫妻还要先过“六道关”。比如老大关,据山东青岛市一所小学四年级担任班主任的王老师说,前段时间,她发现班里有七八个孩子经常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后来找了个孩子一问才知道,他们搞了个反弟弟妹妹联盟。比这更严重的事情,在单独二孩政策开放后就出现过。据《武汉晚报》报道,2015年1月,13岁女孩以死威逼父母放弃二胎,怀孕妈妈含泪流产。

  这是自我中心的极端阶段,霸道、独吞,唯我独尊。

从失落感到失败感

  独生子往往以个人为中心,一进入集体,得不到中心位置,心里就失去了平衡。有的孩子上了几天幼儿园就不愿再去,除了陌生感外也有这个原因。他们不愿意接受边缘位置,感觉在幼儿园里“受冷落”。幼儿园里奖品平均化,也许是为了照顾孩子的失落感。

  儿童需要回到家庭的自我中心地位,不想融入“社会兴趣”中,而愿意在家人宠爱中产生优越感来满足自己,陶醉自己。自我中心成为封闭的起点。

  然而,与失落感相比,失败感、挫折感更难承受。幼儿会由长期的失落感,转换成失败感。进入中小学后,由考试失败感带来失落感。我们的学校教育处于焦灼状态:一个个在心理上再也输不起的独生子,与不准输又必然有输的考试组成一场分数亢奋游戏。家长、教师不是教育孩子正确地接受失败,而是鼓励:这一次失败了不要紧,下一次努力。或者对成功者说:这一次考得好,下一次要更好。在他们看来,勇争第一才是积极心态,阳光心理。而渺茫的第一滋生大量的失败感、失落感,给整个少儿阶段蒙上灰色,形成抑郁型人格。

  社会(学校)太激烈的竞争是儿童自卑、逃避等封闭行为的原因。越是独生子,越有这种家庭里的优越感,越会有社会上的自卑反差。比不过也要比的铁血竞争面,实质是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弱肉强食原则。面对无止境的成功要求,他们只能用大成功来成为别人的仰慕中心,一生战斗,欲望膨胀。那样,任何成功都不会带来幸福的,而小小挫折都会给人巨大的失败感。

  听安徽网说有个高一同学跳楼了,“小朵没有辜负家人的期望,如愿以偿考上了省城最好的高中”,“在班级考试每次都是20名以内,遗书中称压力大”。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可能是学习的,也可能是人际的,反正是心理承受能力不强。

  社会学有个理论:竞争到极点,就会践踏规则的。比如作弊,比如铤而走险,比如诉诸武力。或许战争就是这样爆发的。在无度竞争的观念下,能够指望他们将来宽容、和谐?

“差生们”强大的心理素质

  反过来,哪些已经把自己定位为失败者的,周围人都认定为失败者的“差生们”,到是心理素质不错。在心理承受力上有一种说法,那些坐在教室里听不进课,考分个位数的,到社会上反而成功,为什么?这么多年考试失败,这么多年教师批评同学冷落,都承受过来了。出了社会,他们更经得起失败、挫折。与“优生们”大事干不了,小事不肯干的态度不同,他们不挑三拣四的,什么工作都乐意接受,与“优生们”自视颇高的情况不同,他们承受得起领导批评,处理得好人际关系。生意人常说:生意脚是守出来的。这么多年什么也听不懂都能坐得住,那做生意时坐一两年冷板凳更不在话下。

  教室里坐了十几年冷板凳的同学,反倒热爱人生,乐观地迎接生活,将来反而有幸福感。我们的考试优生为成绩差生作了很好的铺垫,成功者给失败者铺路,这也真够滑稽。

自我中心的本质是不平等

  经不起冷落、失败,是缺少强大内心世界的表现。强大的内心,往往由平等之路铺就。

  纵观各类家庭,如果成员间习惯不平等的家庭,独生子的自我中心倾向就会强化,就会承受不了失败感。自我中心的本质是高人一等。如果平等的家庭,孩子即使有了一定的自我中心,将来也能承受失败。

  让孩子一个人吃好菜,父母吃次一档的菜,这是不平等家庭常有的状况。有菜大家同吃,不特殊,这是物质上的平等。

  家长拖地,让孩子跟着放水,家长烧饭,让孩子跟着洗菜。平等劳动的家庭,让孩子感受集体的力量,懂得付出。这是平等劳动。

  适度的考试,宽松的竞争,正是培养平等品质的好机会,但关键是准许输。

  白岩松老师曾写过《教会孩子如何体面有尊严地输》的文章,里面有这样的内容:2012年,我参与过整个伦敦奥运报道,伦敦奥运会最重要的那句话,叫“影响一代人”。有记者提问:“体育如何影响一代人?”伦敦奥组委的一位官员回答:“体育教会孩子们如何去赢。”这句话很正常,在中国,很多事都能教孩子们如何去赢,但是他的下一句话让我格外感动:“同时,教会孩子们如何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当下是一个成功学泛滥的时代。教会孩子“输”,这是中国人很缺乏的一种教育。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孩子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学习过如何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

  其实,输并不失尊严,赢只是一种游戏成功。作弊是破坏平等。游戏面前,机会均等。背完书,得分,没背好,失分,公平,没有特殊。公平的考试、竞争让耕耘与收获基本平等,让劳动者收获相应的果实,这是最大的平等,因而考试这种竞争方式让大家接受,几千年根深蒂固。孩子或多或少有自我中心倾向的,“任性”起来也会特殊化的。而在公平的能力竞争前,在准许输的考试面前,渐渐摆正自己的位置,既积极地追逐中心,又适应边缘生活,接受劳动者、能者多得的平等原则。

  赢了不要瞧不起别人,才能保持输了也与别人平等。记得有一篇小说这样写:一位妈妈带着孩子上出租,司机问到哪里,妈妈先说到这里,再说到那里。到底到哪里?妈妈说你司机只管收钱。然后对孩子说:不读好书就是这样,被人驱使。照这样读书做官论,发财论的观念,读好了书即赢了,就是高人一等了。向更高层次迈进确实是学习的最佳动力,但以这种没有平等精神的高人一等动力来推动读书,书读“好”了,赢了,心理疾病也严重了。结果还是失败。这是人格上平等,平等中最重要的内容。

  还有一种不平等不易被察觉,就是让孩子低人一等。家长爱玩游戏,不在子女面前玩,包装出一付非常完美的形象,要子女学习。子女要么知道家长背着自己玩,要么在对比之下感觉自卑:我怎么如此没有克制能力?其实,一个完美的家长让子女压抑,而一个爱玩又克制自己欲望的家长形象,反而最能引导子女:大家都在克服惰性。子女没有自卑、压抑了,而且有了克服的信心与勇气。同样道理:家长与教师共同包装“先进形象”,包装某个完美的同学,包装出“天才”,教师家长描述“学神”时,畅快淋漓,而完美的神本就与人不平等的,何来激励动力?描述的目的是引导孩子,击碎孩子的自我中心堡垒,结果是孩子失去自我,更加失落。这种是经验、环境差距下的信息不对称,不平等,不透明。

  既有自我,又不自我中心,这是成熟的人格。

克服失落感、承受失败感

  克服失落感、承受失败感的最好方法是:提醒自己,我是个普通人。在追求卓越的道路上,不要忘记自己是凡人。就算自己已经是成功者,换一个角度,也是凡人。

  乒乓国手王楠退役之后选择了普通人的生活,09年上半年,王楠正式踏入了新的工作岗位。“我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给大家打水。我觉得这不是耍大牌的地方。”王楠说:“当时我还负责接待,其实来开会的很多都是我的朋友,人家问我坐哪儿,其实我连自己的桌签都没有。后来领导跟我说,王楠你可以坐着,但是看到我的同事都站在那儿忙碌,我想了想还是和大家一样站着了,那天我站了两个小时。我觉得你要放下自己的架子,尊重他人才能快乐自己。”“特殊”的王楠在普通的同事面前选择了平等。

  对于儿子的教育问题。王楠也有自己的想法:“我每个周会让他做家务,或者帮助别人,这样就可以给他几个币,到周六用这些币来换零食或者玩具。儿子很好胜,什么事情都要争第一,但是我觉得这不是好的苗头。我不喜欢什么东西他都是第一,我希望他有失败感。”

  世界奥运冠军的王楠,克服了失落感,实现了外人看来并不华丽的转身。成功转身的原因就在于她以自己为凡人,与人平等。而且我们特别认同她对儿子的教育观,这也是她自身人生的总结。

  我从前工作过的一所学校,该校当时有一位打扫卫生的老人,他办过企业,也不缺钱,却以在学校搞卫生而自得其乐,他给我说这样一句话:宰相做得,书童也做得。我常以此为例对学生说:人生就是这样――追求、奋斗过后归于平静。

  我看过美国、台湾的竞选总统视频现场,有许多精彩的地方,唇枪舌战,激烈交锋,甚至互相攻击,他们不断地向观众“拜票”。但竞选失败者没有自杀,成功者没有瞧不起失败者,往往会再邀请失败者共同理政。而当过总统之后,就是平民,还是要回到自己原来的工作之中。前些天台湾竞选,国民党候选人朱立伦还发表了“败选演说”,蔡英文当上总统也未见她趾高气扬。

*

  白岩松老师曾说:因为人从出生开始,就是一条单行线,直奔死亡而去。就算你赢了全世界,也赢不了这个结果。死亡,是一个最大的“失败”,你应该怎么去面对它?

  生命是一个不断失去的哲学,这个哲学对谁都平等。神化自己是经不起消逝的无知,是自卑心理反应,相反,自嘲恰恰是智慧。

  子曰: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甘于平淡、反朴归真、大道自然。志于道,游于艺。本无自我中心,何败之有?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