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花溪,高原上的江南[图]——屈通宁
屈通宁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4年07月10日19时01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旅游频道7月8日[游记]编者按:屈通宁先生旅游札记花溪高原上的江南》。

-      旅游札记:花溪,高原上的江南      -

-      屈通宁    -

    “小桥、流水、人家”,此景好像只应江南有。奇特的高原,贵阳有一处叫花溪的地方,也有这样的韵味,而且比江南还要江南,秀美得让我沉醉,久久驻足。

    花溪是一个县名,设置已有六七百年,早在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便设有长官司。整个花溪县,素有“云贵高原明珠”之称,景区面积就有222平方公里,约占全县面积的1/4。花溪有幸,周恩来、朱德、邓小平、陈毅等老一辈革命家以及江泽民、朱镕基、胡锦涛、吴邦国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先后到过那里。

    花溪也是一个市镇名,新中国成立后,设贵阳专区,行署就驻在花溪镇。

    花溪也是一条河流名,它蜿蜒全镇,两岸居住着苗族、布依族等38个少数民族,占全镇人口的1/3,计有十多万人,民俗古朴,风情独特。

    花溪水从贵阳南郊流过。后来,花溪县并入贵阳市,成为一个区,有三个街道办事处,沿花溪耸立起无数楼宇,建了一处很大的湿地公园。

(1)花溪的小桥(资料图片)

     花溪的小桥。

    那年,我到贵阳旅游,导游陪我到花溪游览,即现在湿地公园里那一段花溪。沿着溪岸,一路慢行,一路看景。那段花溪,水浅溪宽,水深不过数十厘米,两岸距离超过20米。如造一座跨溪的桥,那便是一座长桥,不是小桥,而是大桥。花溪人还是造小桥,在溪流中央,或在溪流大转弯处,造起一座一座小巧玲珑的石桥,也有避风遮雨的小廊桥。小桥两端或置碇步,或连接栈道,直通对岸。江南水网一带,小河架小桥,浙南山溪大多设碇步,那段花溪,小桥、碇步全都有啦。我跳过碇步,人似在如皋水绘园里;我走上小桥,人似在苏州沧浪亭里;我在小桥上看水里游鱼,人似在南浔文园湖畔。在花溪,没有人垂钓,鱼不怕人,见桥上有游人,就游向小桥,等待喂食。导游说,这里的鱼,名叫迎客鱼,游客上桥,它们便四面八方游来,表示欢迎。什么“迎客”?那是游来乞讨吃食,应该叫讨吃鱼。

(2)花溪的流水(资料图片)

    花溪的流水。

    我们登上一处观景台,名叫始信台,意思是只要到这个台上看,始信花溪是最美的。台名是从黄山那里套过来的吧!这是溪边的一座小石山,高约50米,有棱有角,形如一块竖放的豆腐干。观景台在山顶,建有栏杆,容得三五游人在此观景。我抓住栏杆,来张自拍,当作纪留。观景台太小,拍摄距离太近,拍了个大半身,远处山水,景深还是够不上。后来看相片,画面上很像江南一处小河边的水车上站着一个老头,背景模糊,似江南车水的风情!

(3)始信台上(屈通宁摄)

    俯瞰那段花溪,河道有两个大转弯,水从左面那个山嘴闪出,流到右面那个山嘴,一个转身又躲到那山后边。溪流平缓,从小山上望去,流水好像静止不前,是那样的清澈透明,像果冻那样有粘度的透明,水色青绿,十分柔和。这哪是一溪清水,这是一溪青色柠檬果冻啊!

    花溪两岸的群山,林木茂盛,植被良好,蓄水面积大,一年四季润湿着这片高原江南。我家住在温岭前溪边,地貌与花溪差不多,可上游蓄水能力差,溪底地质结构会漏水,下大雨时,溪里浊浪翻滚,势若巫瞿,雨过天晴用不了两天,溪水干涸,溪底石块便露出真面目。人们谑称它是“拔肚溪”,意思是一条拉肚子的溪。现在搞“五水共治”,前溪成了一条风景线,快赶上花溪啦!

    那段花溪,水中有沙洲小岛,两岸有连片的漫滩,岸上田园连片,村寨隐藏在茂密的树林里。据说,这样好看的河滩,连绵十里,还有急流险滩,瀑布飞湍,千姿百态。

    陈毅元帅有诗赞美那里:

真山真水到处是,花溪布局更天然。
十里河滩明如镜,几步花圃几农田。

(4)花溪的人家(资料图片)

    花溪的人家。

    招待我们吃饭的那户花溪人家,是导游的特约联系户,相当于现在风行的农家乐。主人是苗族农民,操一口贵阳普通话,生活习惯与当地汉族人别无两样,爱戴一顶解放帽,表示自己已与汉族干部一个样。这家联系户的环境极好,门对花溪,枕水而卧,是有几分江南味!看溪水回曲,鱼翔浅底,白鹭翩飞,青山环绕,门前屋后都是各种各样的乔木,又胜过江南几分。紧靠村寨,有水田、旱地、菜园,山坡是果园,山脚有几个小花圃,正是一个梦里的田园。

    联系户主人摆出一桌饭菜,有荤有素。素的是刚拔来的时令蔬菜,清香诱人。荤的有两碗,一碗是老鼠肉,一碗是酸生鱼。老鼠肉,我在福建吃过,生鱼生蟹,我不忌口,但没有吃过酸生鱼。难道苗族人都吃这个?导游介绍,苗族人平常饮食,与汉族人一样,只是他们爱吃烧烤的食品。汉族人吃的水饺,苗族人喜欢把同样的水饺放在炭火上烤熟了吃。别小看老鼠肉、酸生鱼,这是苗族人招待贵宾的传统菜肴。

    叫你一声“贵宾”,就是要你多出钱。我准备“出血”,包括为导游付饭费。我对“贵宾饭”印象不深,对花溪人家的环境,印象难以磨灭,羡慕得很。

(5)花溪的溶洞(资料图片)

    花溪的溶洞。

    返回路上,到南郊溶洞里去钻了一通。溶洞也在花溪边,这个景点正在开发,已经三通,施工的地方电灯通亮,景点灯光设施还未安装,允许游人参观。我们从南洞口进去,洞内顶上嗒嗒滴,地下湿漉漉,有些角落还淌着流水,我们走在碇步上蹿跳前行。溶洞很大,竖立的、悬垂的钟乳石比比皆是,看不懂像什么。导游说,洞口的两块钟乳石,叫狮象把门,洞内的还来不及起名,整修好后就起。

    高原上的江南真行,不仅有小桥流水人家,还要有江南溶洞的排场。宜兴善卷洞,洞口就是狮子大象把门。宜兴在江南啊!

    出北洞口,离开花溪,走不多远就到市区。花溪是农村,又像是郊区与市区的分界溪河。

    最近,扎根贵州的老友回温岭探亲访友。他告诉我,说花溪大变,从无到有,已是马路纵横,楼房连片,可惜那些真山真水,田园风光,全都消失了。

    社会在发展,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坚信,新的高原江南,一定会越来越美。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