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温岭方言:翻筲&翻稍&王文龙后翻——方城徽
方城徽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4年06月30日18时26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方言与民俗频道6月30日[方言研究]消息:温岭方言中有“翻筲”、“浪筲”、“筲家(身家)”等词,是不是都是“筲箕”的筲,吃不大准。不过温岭方言“筲箕”就是普通话读音。还有一句“马背脊堕下到牛背脊翻筲”。翻稍还是翻筲,暂且不论。

    从小,母亲会用一句“王金龙后翻筲”来形容别人后来居上、咸鱼翻身。当时不知道谁是王金龙,“翻筲”则似懂非懂,往往是从赌博人口中获得:“即日带多少铜钿去翻筲?”——今天带多少钱去翻本。

    葫芦岛蓝天信息港有一条解释很有趣,可惜这一个页面找不到了,又只好感谢百度快照了。输入虽然有些误缺,但大致还让我们明白:

翻筲

    从前,新媳妇入洞房前,都要由小叔子把洞房门口的一只水筲登翻了,人们称这种风俗叫翻筲。据说,这风俗与明太祖朱洪武手下大将、开车功臣常遇春有关。

  常遇春幼年家贫,靠打柴为生。他几次算命打卦都是一辈子受穷,到老了还得冻饿而死。他二十来岁了,别人劝他娶个命好的姑娘做媳妇带带他。他说:“我七尺多高的男子汉,好便好,坏便坏,何必推翻了累别人,那怕留个千古的骂名!”就这样,后来他订了个和他同样命的姑娘。

  拜堂那天,新媳妇头蒙红巾正要入洞房,常遇春的弟弟常二春,为了早看一眼新嫂子啥模样,就抢先向洞房里跑,可他进门时一不小心,一脚把放在门外的水筲登翻了,看热闹的都说不吉利,气得遇春妈拿起烧火棍就去打二春。二春吓跑了,这一跑就没有再回来。从此,常遇春家就剩他哥一个了。

  后来,常遇春跟朱洪武打江山,朱洪武当上皇帝后,他就有了享不尽的荣华福贵,去世后还追封开平王。

  一天,朱洪武和他闲唠,问:“御弟,听说你小时候算命是一辈子受穷,最后得冻饿而死,今天却为啥享受到富贵?”

    常遇春说:“多亏我弟弟常二春在我新婚夜翻筲,使我命运转变。”

  朱洪武不明白翻筲是啥意思,忙问常遇春。常遇春就把他娶媳妇入洞房的事对朱洪武学了。朱洪武一听,说:“噢,原来如此,那今后谁结婚都先由小叔子翻筲呗。”

  就这么着,翻筲成了结婚入洞房前的一道程序,后一这种风俗就流传下来了。

    不懂的查字典应该有答案。查询了《汉语大字典》,1360页竹部:

    【筲】,shāo《广韵》所交切,平肴生。宵部。
    ①畚箕一类的竹器。古人用以盛饭食,容一斗二升。或曰容一斗,或曰容五升。《论语·子路》:“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②淘米或洗菜的竹器,今称筲箕。
    ③水桶。贺敬之《朝阳花开·笑》:“她东间转,西间跑,搁下担杖拿起筲。”自注:“筲,水桶。”

新华字典 


6
13
shao 
筲 (1)蕱 shāo
(2) (形声。从竹,肖声。本义:盛饭的竹器)
(3) 同本义 [bamboo basket for rice]。如:筲子(竹制盛器);筲斗(斗筲。指容量小的盛器);筲箩(盛饭的竹箩);筲袋(竹制盛器)
(4)桶 [pail]如:水筲:筲桶(桶) 筲箕 shāojī [bamboo basket rice-washing] 淘米或盛米、盛饭用的竹器
筲 shāo ㄕㄠˉ
(1)一种盛饭用的竹筐:~箕。斗(dǒu)~(喻才短量浅)。
(2)水桶:水~。一~水。
郑码:MKQ,U:7B72,GBK:F3E2
笔画数:13,
部首:竹,笔顺编号:3143142432511

    因此,常二春这个翻筲应该翻的水桶、不会是筲箕吧?

    王文龙,我问了几位老人没准确答案,只好转为王金龙。

    王金龙不知道往友们熟悉不熟悉,京剧《苏三起解》中的苏三,往友或许知道吧?就是历史上两位姓苏的著名妓女之一,一是苏三,一是苏小小。

    苏三当年是京城--南京,金陵妓女,未遇到王金龙时据冯梦龙先生报料是处女——6岁卖入娼门,16岁首次接客就遇到王金龙这个大恩客,王金龙家财万贯来形容一定是少的,估计是百万富翁这一级别,百万而且得是银子百万两以上。因为王三少花在苏三mm身上的银子是三万两,按照旧两=31.25克计算,应该是937500克=937.5公斤,按照目前大约3950元/公斤的银价计算,是370万3125元,跟如今很多大款比起来,简直不算什么钱,也就一辆进口保时捷跑车。要是高兴,再给情人买幢别墅,起码也得1000万,反正钱的来路也不正,用的也都是别人,大部分是老百姓的钱,不心疼。

    据说,王三公子就是明朝天启年间的贵州巡抚王三善,字彭伯,河南永城县人。剿匪或者是平乱——因为轻敌,被降贼陈其愚割去首级,天启帝朱由校为了表彰功臣,用白银做了一个人头,赐给王氏附尸而葬。至今三百六十余年来,永城一带一直流传着“金头、银头、不如爹的肉头”的谚语。

    这三万两银子在明朝估计也值不了多少钱,王三公子一年就都用完了。不知道是苏三的赎身费用太高,还是京城房价太贵,两人打一结合开始就始终不渝地住在“葫芦巷一秤金家”——一秤金是老鸨的浑名,就是她收买了6岁的苏三。

    冯梦龙说,王三公子一见到一秤金,就自报家门,说自己是礼部尚书的儿子。一秤金一听说是高干子弟,屁颠屁颠地招呼上来。王三公子进门的牛皮很大,说:“一百两财礼小哉!学生不敢夸大话,除了当今皇上,往下也数家父。就是家祖,也做过侍郎。”

    你听听,你听听,也就一个礼部尚书儿子,就敢说是除了皇上就是最大,之后就是自己老爹了。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的,而且再次庄严申明:苏三除了和王三公子同房过外,其他人一概未近其身,保持了自身的清白和贞洁。这样就符合了看官的心理,也符合了中国人的处女情结。——苏三虽然是职业妓女,但是她是命运所迫,要同情,而且她只和王金龙一人发生了超友谊关系,那么她就是纯洁的。

    出身不由人,道路自己选。苏三女士在爱情的道路选对路,也选对了人。

    也幸亏王三公子有一秤金这碗酒垫底,后来发愤图强,智商从75提升到250,从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子成长为一名精明的巡抚。

    至于“三善也在万历年间考中进士,后任言官御史,曾被朝廷派往山西省查办案件。就在三善的巡察中,为苏氏平反昭雪。苏氏仍归三善为妾。”不知可信否。如果其真死于非命,看来智商上还有欠缺的地方。

17:34 2009-5-26

页码:1 / 8
123...8
编辑:毛剑杰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