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往来网倡议:将10月25日设为维护医护人员权利日——毛剑杰
毛剑杰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3年10月27日20时14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人口与健康频道10月27日消息:得知王云杰医生被杀的消息,即便听到过很多医患矛盾中病人家属殴打、侮辱,甚至伤害案例的我,还是心胆俱颤。一方面,我是医务人员家属;另一方面,这事就发生老家。

    后来更多细节披露:七刀,直接刺中心脏;王医生还不是当事人;行凶者有疑似精神问题……这些细节,拼凑出了一幕狂暴而血腥的场景:暴起,一刀,一刀,一刀,王医生带着迷惑和不解的眼神,在鲜血四溅中倒下,他可能至死都不明白,为何这无论怎么看都算很轻微的医患纠纷,会惹得对方利刃相向?

    或许又有人会问,行凶者疑似精神病人,不能以常理来论,那这起案子算是偶发事件?

    将之放在当下医患冲突越来越激烈的大背景下,这显然不能认为是孤立的偶发事件。新闻上屡屡见之以外,作为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的,我太太也时常跟我说她所在医院里患者家属侮辱、殴打医护人员的事。

    她说,曾经有病人家属,就因为病人在医院里突然去世,在真相未明的情况下,就拿医生撒气——亲人突逝的悲痛,大家都能理解,但他们竟然在医院里设灵堂,然后强行押着医生到灵堂里向死者下跪,这种行为,显然已经违背了人伦常理。

    医患纠纷中,患者及病人家属,时常给人以弱势群体的感觉,除了他们通常首先是医疗事故受害者之外,更因为治疗过程中的信息不对等。医护是一门专业性极强的职业,对于大多数病人及其家属而言,他们不可能完整理解医疗方案及施治行为。这就需要有一个具备足够公信力的第三方权威机构,为医疗纠纷作出公正、客观、透明而让双方都信服的仲裁。

    但现实是,这个机制并不透明,以致于结果往往不能让病人家属信服。他们的怨气便由此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便质变成了带有普遍性的戾气和狂暴,无从发泄,矛头很自然地对准了一线医护工作者——他们是不健全制度的牺牲品。

    作为医护人员家属,我知道我太太的工作有多辛苦、要求是何等严谨,她从事呼吸机工作,对每一个参数设置都需再三确认无误,她服务的是重症病人,一个参数错误,结果很可能是一条人命。所以,她的职业病就是做什么再三确认的强迫症。她每天下班回到家都喊累,因为工作中高度紧张、神经始终绷得很紧,不容许一点懈怠。

    她在工作时,没事我不会打电话,因为怕她分心,并且,实际上大多数时候我有事确实需要呼叫她时,也会以最精简的语言、最快的语速把事说完。如果接不通,那我就知道,肯定又是在紧急抢救了。这大约是我所知的她和她的同事们的工作常态,还有三班倒的护士同事,工作之辛苦、收入之低更不必说了。

    医护人员的工作,无论出彩或失职,首先都应该是职务行为。从这一点来说,他们和媒体记者从事报道是一个道理,也就是说,发生医患纠纷时,不应该让当事医护人员独自、直接面对激动愤怒的患者,就像报道产生争议时,不应有记者单独面对当事人一样。在这个时候,他们其实也是弱势群体,随时会面临不可知的暴怒和伤害。

    记者报道失实是职务行为,医生施诊失误同样是职务行为,至于其中另有不端行为,如记者出于特定目的恶意捏造事实,医生收受贿赂或见死不救,则自有职业规范、劳动纪律甚至法律惩治。

    总结几点:

    呼吁建立透明、公开、具有足够公信力和权威性的医疗纠纷第三方仲裁机构。

    医生诊治失误是职务行为,发生医患纠纷时,不应让医护人员独自面对患者或患者家属。而应由专事此类纠纷调处的职能部门负责解决。

    3、请大家充分理解医护人员工作的艰辛,大多数一线医护工作者的收入,与他们所付出的辛劳其实是不对等的。但却还有极个别还对王医生遇难幸灾乐祸的人。

    最后,让我们记住10月25日,一个无辜的善良医生遭遇不幸,这决不是一起偶发事件,这是是这个时代医患冲突愈演愈烈大背景下的悲剧。倘若不从根本制度上解决问题、保障医护工作者权益。这样的悲剧只会越来越多,而后成为恶性循环。

    再次悼念王云杰医生!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