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后来——吴黎敏
吴黎敏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3年08月21日19时16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8月21日[小说]作者按:女人,感性是与生俱来的特质。警察,却是要求冷静、理性的职业。于是,身为女警的我,总是忍不住把从警过程中看到、听到的真实故事写进自己的日记。这些故事,有的残酷得不可思议,有的温情得令人落泪,如万花筒般折射出社会万象、人生百态。而和爱情有关的故事,最是让人念念不忘。

-      后来      -

-      吴黎敏      -

    石夫人峰是温岭的标志性景观。千百年来,这个酷似一个发髻高绾的古代仕女头部的山峰见证了无数人间离合悲欢,并被人们赋予了一个女子忠贞不渝地守候丈夫归期的美好传说。

    这年夏日的石夫人峰,一如既往的裸露着她优美的脖子。不好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站在这脖子上想往下跳——下面可是百丈悬崖。于是,有人报了警,再于是,我见到了这个面容姣好的女子。

    “有什么问题,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去解决呢?”许是同样身为女人,我开门见山的问道。女子只是哭,声音不大,却能看出痛彻心扉的伤心。在侯问室,稳定好她的情绪后,我们开始聊天。

    其实故事很简单。开始的开始,一个来自古都西安的女子跟一个温岭本地的农村男子谈恋爱,他们是大学的同学,从本科一直到硕士毕业,他们在一起七年多,她为他打过胎,为他从大都市来到温岭这样的小县城,学说这里难讲的方言,改辛辣浓烈的西北口味为清淡鲜香的渔家海鲜,辗转艰难地在一所学校做音乐教师。男的一开始也在教书,后来考入某机关单位,被其领导的女儿相中,其家人亦觉得相比娶一个无根无基的“外地人”,这样的婚配更体面更有“前途”。最终男的提出了分手,在其婚礼前夕,女的想到自己多年的付出,想到当年彼此曾在石夫人峰上许下相守一生的誓言,觉得难以接受,于是她站在了石夫人峰的悬崖上,想用自杀的方式让一个人一辈子对她念念不忘,永远背负愧疚……

    “有烟吗?”她的泪眼里有种让人心疼的空洞。我点点头,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包香烟,拆开,给她点上一支。

    其实我自己并不抽烟,也反感在我面前吞云吐雾的人,但有时去提审,难免会遇到个别嫌疑人,嬉皮笑脸的向你讨:“警花,给支烟解解馋吧,没烟我今儿没心情交代。”有时外出调查取证,给那些有抽烟习惯的人递上一根烟,胜过说无数客套话。所以我常以“家庭禁烟运动”的名义,将我家先生的香烟“保管”或者没收了。每当这个时候,先生总会弱弱地提出抗议:“你们人民警察就是这么鱼肉百姓、巧取豪夺的么?”

    面前的这个女子渐渐停止了抽泣,她狠狠吸了几口香烟,然后幽幽地吐出一口长长的白色雾气。“我知道他其实还爱我的,七年多了,我们早已经习惯了彼此,早已经磨合了一套只属于我俩相处的方式,前天晚上他还跟我在一起,在我的怀里嚎啕大哭,我知道,他是痛苦的。”

    “我相信,”我看着她,“但无论一段感情有多珍贵,都不值得我们拿生命去祭奠。如果你真的自杀了,他也许也会痛苦一段时间,但他的生活会因你而停止吗?悲伤过后,他会怎么样呢?像石夫人一样坚贞地为你不婚不娶?”女子轻轻摇头:“不会的。”

    “他肯定该结婚结婚,该生子生子,享受为人夫、为人父的快乐。而你的家人呢?尤其是你的父母呢?他们辛苦养育你成人,难道你忍心看着他们的后半辈子永远沉浸在老年丧女的伤痛中吗?”

    “更何况,一个男人,屈服于自己父母的压力,不敢娶自己爱了七年的女人,至少是懦弱的;倘若只是为了自己的所谓前程而结婚,难免显得虚荣;如此见利忘义的一个人,婚礼前还与你在一起,既不担当爱情,又不忠诚婚姻,岂不是对两个女人都毫无诚意与责任?

    “那天,”女子的眼里有了羞赧,“是我主动的,好像这样就能抓住他,哪怕只有一晚。我甚至希望被他未婚妻发现。怎么说呢?有点报复的心情,更多的是伤心,是不甘,不甘心他就这么抛下我去结婚了,感觉自己一夜之间就要一无所有了,要知道,我已经回不去了……既回不到家乡,又回不到……”她似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

    “回不到那颗初心了,对吗?”我补充道,“我理解你的处境和心情。也许你的潜意识里,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占有他的感情。果真那样的话,那倒真是便宜他了,明里有体面的工作、婚姻,暗里还有红袖添香,左右逢源,好不快活。”

    “你说,若干年后,他会记得我吗?”她的眼睛如此清澈,让我讶异。是她太傻太天真,还是身为警察的我,见识过太多男人或女人、无情或多情的所谓爱情故事,却偏偏少见这样单纯的、痴情的女子?

    我忍不住轻轻叹气:“无论是目前还是将来,他记不记得你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对你都没有意义。重要的是,你必须得忘了他,开始过你自己的生活。让你自己得到幸福,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无论如何,我不忍心看着这样的一朵花就此凋零。

    女子点点头,带着苦笑:“我再也不会幸福了。因为我不知道怎样去爱了。”

    “不,相信我,你一定会幸福。爱,可以从归零开始,只要遇到对的那个人,相信一切皆有可能。你这么年轻,漂亮,重感情,懂音乐,还会做拉面,将来娶你的男人一定是个有福气的家伙。只是,要把烟戒了哦,抽烟的女人老得快。”送她出单位大门的时候,我带着调侃跟她说笑。

    “谢谢你。”跟我告别的时候,她紧紧地拥抱了我一下,脚步轻快地离开了。当时是傍晚,夕阳下,她的身影如此美好。

    正如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所言: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这世上如《桃花扇》中的李香君、《再生缘》中孟丽君般的痴情、烈性、正直的女子已越来越稀少,苏轼那般“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深情男子更是几近绝迹了。无论男女,时光的滚滚洪流中,也许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遭遇这样的情景,眼睁睁看着自己爱过的人或是爱过自己的人离开,自己却无能为力。然后——然后只能在心里建造起一座坟墓,将这个远去的背影埋葬,遗忘,重新出发。

    人,总是这样在伤痛中学会爱,获得成长。

    也许有人觉得警察总能这样,哪怕只是一个旁观者,也能轻而易举接触到这些爱情故事的当事人最核心、最隐秘、最柔软、最疼痛的心灵深处。这是一种幸运。警察的光环总会让这些在情感漩涡中的男男女女少有疑虑,会让他们在一个阳光碎散的午后或者在一个月光皎洁的深夜敞开心扉。这更是一种责任和压力,因为当今中国警民之间信任的建立格外艰难。身为警察,不仅需要丰富的知识储备,智勇双全的业务技能,需要良好的沟通能力和高超的情商,更重要的,是拥有一颗敏感热忱的心。

    后来呢?每每给孩子讲故事,他总会不停追问,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我的孩子有了一个漂亮的钢琴启蒙老师。

    再后来,我经常能在同事家吃到他老婆做的正宗的牛肉拉面和羊肉泡馍,呵呵。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