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说旅游——李幸斐
李幸斐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3年08月07日17时30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旅游频道8月7日[关注出行]消息: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们记忆里,吃饱穿暖就代表着幸福美好,吃好穿漂亮是普通老百姓奋斗的理想,旅游似乎与浪费、奢华等词眼连在一起,如果听说谁去旅游了,大家会由衷表示出一种不屑,表现在神态上就是扁扁嘴,表现在语言上按温岭的方言说就是“败法其”,但心里是羡慕不已,都有钱旅游了,可见其已成为富人了。不过,现在农村普通老百姓也经常出门旅游。一些稍为富裕村的老年协会每两三年都要组织年老的村民去外地旅游一次。一些年轻的村民当赚钱告一段落时,一家人会出门旅游;而年纪大点的村民早年天南地北的赚钱,现在老了,有钱又有时间,所以除跟老年协会的老伙伴们一起旅游外,还会自费旅游,不但游中国,还游世界。城里居民更把旅游当作生活的组成部分。有单位的,除单位定期安排的各式旅游外,有车族们还会在节假日几个好朋友拉一拉自驾游,或短途或长途,自由自在轻松惬意。在温岭这个小城里,自主创业者的经济实力一般都比单位上班族来得厚实,只是他们的时间就是金钱,也不像上班族那样有节假日,但他们现在已懂得创造物质财富的最终目的就是让自己的精神财富更富足,所以他们中好些人把旅游当作满足自己精神世界的第一追求了。

  不过,三四十年前所说的旅游与现在的旅游我认为已不能等同而论了。那时电子产品、交通工具不发达,人们的生活圈子很小,有些农村人一辈子也没有走出10来公里,那么一旦有机会出去旅游,他们对外面的世界用“目不暇接”最恰当不过了,不用说风景名胜区美不胜收的自然风光,也不用说那些被历史长河洗涤得闪烁着人类的智慧和光芒的人文景观,就是一路的吃穿住行和风土人情就足以让他们眼光大放异彩。不过,那个年代的普通人是无法享受到这份待遇的,他们不可能拿自己口粮钱去游山玩水,即便有机会坐到火车轮船出一趟远门,要么外出打工,要么带着家乡的土特产到外地搞小型销售,等等。记得1988年吧,大学刚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和父亲带着一批家乡产的珍珠到外面卖,没有目的地,也没有接洽好某个商场,就这么漫无边际地走,这种流串式做生意,我是第一回,也是最后一回,父亲当时算是眼界开阔的一类人,他说,卖珍珠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旅游,只是沿路卖些珍珠,赚点钱充当路费,这在当时就是一种了不起的想法。所以这一趟出去,我们半游玩半卖珍珠,辗转五六个省,我们没有游什么名山大川,但我却坐过火车、长江轮船,苏州到杭州的那段路,我是坐运河的小游船,虽然是夜船,运河两岸景致簇簇,至今仍历历在目。我们没有吃过山珍海味,但我却吃到许多地方的小吃,那时南方很少种玉米,北方却随处都是,我一路吃着蒸玉米上去,结果回来时,本来就被称作“胖子”的我足足重了10斤。

  现在的旅游则是另外一重意义了。现在,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名胜古迹我们在电视里、网上及各式印刷得异常精美的画报里都观赏过了。另外,公园雕塑、堤岸垂柳、曲廊拱桥、池塘睡荷、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这些景致我们身边就比比皆是。吃的更不用说,各式饭店里,有鲁菜、川菜、粤菜、苏菜、浙菜、湘菜、徽菜,世界各国的名菜也常能看到,如日本韩国的料理、西餐店各式精美糕点,甚至还有清真菜。交通工具可能除飞船火箭还能激起大家的兴致外,其他的如飞机、火车、轮船之类早已司空见惯了,更别提汽车,每家每户门前屋后停的全是汽车。

  所以我说,现在的旅游就是招呼几个好朋友,抛开手头所有的工作,走出去随意看看玩玩,别指望看到什么令人惊讶得合不拢嘴的景致,也别想着吃到什么从未吃过的美味佳肴,只想着换个环境生活几天,再捧着一份轻松的心情回来,重新投入工作就好了。

  不过,到一些特殊的地方,那里的风土人情有时还能让人惊喜的。2009年的西藏之行后,西藏的一些风土人情像少年时的记忆挥之不去,一旦有人说起,便会像早晨打开马廐的栅门,一群脱疆的骏马争先恐后夺门而出:最让人震撼就是一群藏民在寺庙里磕头,这不是普通的磕头,而是叫磕长头,即站直的人全身趴在地上,五体投地,然后再站起来,算一个长头。这是藏民对宗教极度信仰的表现,常常许下磕十万个长头的愿,据说一个健壮的成年人整天不间断地磕得花费半年左右时间,而那些年老体衰者有时需要一年时间,或许磕到五千个长头的时间就累死了,但父母累死了,子女会接着磕。其次就是随处可见的经幡。藏民认为,挂上经幡,风每吹动一次,就相当念了一遍经。一路车行,我们常常能见到一串串、一丛丛、一片片五彩缤纷的风幡。这些方形、角形、条形的小旗被有秩序地固定在门首、绳索、树枝上、高山上,让其在大地与苍穹之间飘荡摇曳,远远看去,像连地接天的使神,给单调的西藏高原增添一抹灿烂的活跃。还有藏民走路时常摇着一个发亮的转经筒,客人来了献上洁白的哈达,日常以糌粑为主食,喝自制的酥油茶等等。这些习俗我们从各式文字和影像资料里都了解,但如果不是亲临其境去感受,是无法刻骨铭心的。所以我说,去西藏旅游,只要身体受得了,一次还是得去的。

  可好些游客对旅游产生困惑:觉得现在的许多名胜景点也就这么回事,游到哪里都觉得差不多。说反正就是跟在导游后面听解说,然后人云亦云地议论一通;要么就是拿起手机嚓嚓嚓胡乱拍一串照片就算游过了;有的干脆跟着旅游团到目的地后,几个人缩在宾馆里玩扑克麻将。总之,觉得一趟旅游回来,对自然风光只是浮光掠影,对人文景观又知之甚少,除带回几幅照片,或买了一些土特产,什么收获都没有,甚至觉得是在劳命伤财。

  听起来似乎有点道理。其实我觉得并不是自然风光不优美了,也不是人文景观大家都了如指掌了,而是大家游得多了,最美的景致也视若平常物了。所以,这里就有一个旅游心态的问题,我始终认为,现在的旅游,就是放松心情到外面走走听听。我们不是地质学家,所以对名山名川无需作地质方面的细致考察;我们不是文学家,也无需煞费心血作细致观察回来交出一篇篇力作;我们更不是旅游局考察团,无需对一些景点的设置、安排作深入的研究。我们只是普通的游人,想怎么游就怎么游,只要觉得舒服开心即可。就如这趟青岛威海蓬莱休闲游,游的第一个景点就是崂山,在崂山奇石凌峰间行走,却激不起大家多少兴致,其实在全国的名山中,唯有崂山是在海边拔地崛起的。当我们漫步在崂山的青石板小路上,一边是碧海连天,惊涛拍岸;一边是漫山遍野、千姿百态裸露的石块,与葱葱郁郁的松柏错落相间;我们这群整天坐在水泥钢筋结构办公室里的人,难道没有感到心胸开阔,气舒神爽?其实这就是收获。青岛,我已第三次去,一次是当教师时与同事们一起游的,记得还在青岛第一海滨浴场下海游泳了呢,当时,我们这些来自温岭小县城的女教师,思想还很保守,面对这片清澈见底、碧波荡漾的大海,只知道张着大口感叹,却羞于换上泳衣下去感受大海,只有我与办公室的一个女同事下去,拍的照片现在看着都佩服当时自己的勇气。第二次是市妇联组织的,与其他一些单位的妇女主任们一起游,当时青岛的碧海蓝天、绿树红瓦曾让我叹为观止。这次是第三次,让我深深惋惜的是,青岛的海水今非昔比了,海上漂浮着绿茵茵的东西,导游说是海水污染后产生的,叫火苔,生长得很快,把海面覆盖得严严实实,一度时期,因为缺氧鱼儿死了好多,现在每年都要耗费重金来治理火苔。海洋是多少广阔深邃,应该有着极强的净化能力,连海水都污染到这种程度,可以想见,人类对环境的肆意妄为到何种程度。不过,青岛的海洋性气候着实让我们清凉了一通,不管怎样,青岛确实是个避暑的好去处。其实这次对蓬莱的“八仙过海处”还是深有感触的,刚好是烟雨天,风特别大,不过,夏日的海风给人无限的清凉,难怪这样的天气游人仍“蹑踵侧肩,掎裳连襼”。我总想着苍茫的海域深处会突然漂出一群仙人来,海风扬起他们的衣衫,给人以驾风驭云裾袂飘飘之感。仙人始终没有出现,不过,如织的游人让这片美丽的海岸充满活力。其实,仙则人人则仙,仙人仙人总脱不了人形,如果脱离人形,那就是妖了;而人经过修炼能变成仙。我们这群游人与以前的人比起来可不是仙吗?衣着鲜艳,容光焕发,手中“神器”能收万物于掌心,应该说,是以往仙人所不及矣。

  昨天一朋友电话我说,别老想着买房子,有钱有时间就去旅游吧,难道要到七老八十走不动再去游,意思是说,房子可以不买,而旅游是不能不去的。可见,旅游已比“吃穿住行”里的“住”来得重要了。

幸斐  2013年8月7日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