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阎王诏书下达之后——江富军
江富军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2年11月13日13时41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11月13日[小说作者按:这是本人于九十年代写的一个故事。现在有用,故翻录于此。谢谢。

阎王诏书下达之后  -

江富军  -

  呱呱国的克利斯开办一家公司,结果大败,留下一大堆债。近日,债主频频催逼,使他惶惶不可终日。什么都完了,从前的朋友与他反目为仇,妻子亚丽也与他离婚住在学校里了。他痛苦,选择了彻底摆脱的办法——自杀。他拿来绳子,一头系上横梁,一头挽了个套,他站在凳子上,将头伸进绳套,只要他蹬翻凳子,就可以摆脱所有的债主和所有的痛苦。他定一定神,想最后听一听人世间的喧闹,却听到了呱呱国国王的声音:“亲爱的臣民们,朕转达阎王最近下达的诏书:‘呱呱国所有的国民一律不死,永远长生。’在此,朕代表呱呱国所有国民,衷心感谢阎王的恩赐,也祝福朕的臣民们和平共处,永生永乐。”这个诏书重播若干遍,声音久久回荡。开始克利斯觉得奇怪,怀疑这是临死前的幻觉。后来外面一片鼓乐声、鞭炮声、呐喊声使他拉开窗帘俯瞰大街,看见人群沸腾,这才相信阎王确实下达了诏书。克利斯本想去凑个热闹,然而想起一个个债主厉声吆喝,甚至拳刀相加,他绝望了,心中默念:“你们长生吧,祝你们永远幸福!我走了。”他拉回窗帘,重又踏上凳子,并把凳子蹬翻……过了好一阵子,克利斯睁开眼,仍然活着。他这才明白了,呱呱国国民永生,自己死不了啦。但他痛苦,仍不放弃心中唯一的念头:要死,要死!他把身子左右晃动,想勒紧一些,不料却“嘣”的一声,绳断了,人掉到地上。哎,完了,这下全完了!我死不了活不成,天哪,为什么如此折磨我这个可怜的克利斯呢?他抓过一瓶酒,“咕咚咕咚”往下喝,然后一歪,醉倒了。

  等克利斯醒过来,眼前一支手枪对准了他。这是原来的朋友现在的债主佩克达医生逼债来了:“你终于醒了。我要杀死你,你知道吗?你欠我的钱,钱!”他本想克利斯会求饶还钱,哪怕是一点点。不料克利斯说:“求求你,杀了我,杀了我吧!”佩克达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好小子,还耍赖,你以为我是吓唬吓唬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你痛苦,我不痛苦?告诉你,自从阎王下达永生诏书后,我们医院的病人一下都走光了,我也失业了。现在我要钱,要钱,你不给,我就杀死你!”就听“砰”的一声,枪响了。克利斯眨眨眼,依旧没死。

  克利斯清醒了,知道自己死不了,站起来对佩克达耸耸肩,摊开手:“现在你什么办法也没有了。我倒可以控告你犯了杀人未遂罪。”

  “随你的便,反正我也死不了。”佩克达也明白了,一跺脚走了,顺手扔下手枪——它是一块废铁了。

  “对,就这样,谁也奈何不了谁。”克利斯打了个呵欠,轻松极了。他想去街上走走,因为怕债主,好久没有自由自在地走在街上了。现在不用怕了,现在可以重新做人了。

  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人人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神色。墙上贴着许多大标语:“热烈庆祝呱呱国国民长生不死!”“阎王德高望重!”“永生永乐,共享富贵!”克利斯心不在焉地看着,没碰到一个债主,他不由自主地走向亚丽所在的学校。他明白不可能同离了婚的妻子和好,但仍想见到她。学校大门紧闭。奇怪,今天不是星期天,怎么会没人?他从小门进去,顺着熟悉的路走到亚丽的寝室,叩开了门。亚丽木讷讷地对着从前的丈夫发呆。克利斯双目含情注视着妻子:“怎么,不认识我了?”

  亚丽摇摇头,苦笑一声。

  “怎么,你也有心事?莫非也与我一样欠下债务?”

  亚丽又摇头:“克利斯,我已失业了。”她哭着扑到了克利斯怀中。克利斯一边感受着亚丽熟悉的温存一边询问失业原因。亚丽说:“自从阎王下了那个该死的诏书后,学生们就越来越不听话,教育他们‘要抓紧时间学习’,他们都说‘反正时间有的是,下一个世纪再学也不迟’,学校不得不停办。你知道我热爱教育事业胜过自己的生命,如今失业我能不悲伤?”

  “学生说得也有道理。你也不要悲伤,等下一个世纪再教书也不迟,反正有的是时间。”克利斯安慰亚丽说。

  亚丽点了点头,莞尔一笑。克利斯抓住亚丽的手,柔声说:“我爱你,亲爱的,我们复婚吧!”

  “不!”亚丽坚决地说,“我不想别人来逼我们的债。”

  “不会有人再逼债了。”克利斯把医生佩克达的事详详细细、绘声绘色地叙说了一遍。

  “你这样做太没道德了。”亚丽指责克利斯,“欠人家的钱要还,这是天经地义的。”

  克利斯怔怔地看着妻子,忽然记不起刚才求婚时的那种紧迫感,只觉得那么可笑——对永生而言,任何急迫都是多余的、愚蠢的。一切都可以慢慢来不要慌,永生时代,一切都无所谓。于是说:“我努力工作,赚钱。到下一世纪,再下一世纪,一千年,迟早我总能还完的。反正我们永生。”

  “嗯,那时我们再来个永恒的爱情。”亚丽不无讽刺地说。

  克利斯告别亚丽,走向街头,打量着新世界,漫无目的又心境宽松。他想:现在干什么呢?什么都不干。干与不干一个样,那就不要干。不干又干什么呢?……克利斯越想越糊涂。唉,也无妨,将来清醒也不迟。他这一想,又清醒了,心境又宽松起来。抬头看见从前的朋友现在的债主劳拉,他也不想避开。劳拉喊声“克利斯”,并拉住了他的手:“这么久,你上哪儿去了老朋友?真想你。”

  克利斯本想用对付佩克达的方法对付劳拉的逼债,没想到劳拉如此热情,不禁纳闷。原来劳拉最近研制出了举世震惊的睡醒机。这种机器只要你开着你就永远醒着,你一关就能马上睡着,睡多少时间由你自己定。现在产品畅销呱呱国。劳拉凭这项专利已是亿万富翁了,所以劳拉早已不在乎克利斯欠他的那点钱。今天劳拉举行庆祝会,他邀请克利斯参加。克利斯正愁没钱买饭,便跟着劳拉去了。

  庆祝会非常热闹,一直开了三天三夜——因为睡醒机始终开着。每人都举杯庆贺劳拉,赞美奉谀之词不绝,正如从前赞美克利斯。克利斯不禁妒嫉之极,竟举杯说:“诸位,没什么值得祝贺的。今天你发明了睡醒机,明天我也可以发明生婴儿的机器。因为生命是永恒的,你劳拉在这一世纪刻苦努力,发明创造的,我克利斯可以在下一个世纪再努力。所谓‘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所谓‘任何节约都是时间的节约’,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所谓‘碌碌无为,虚度年华’,所谓‘火热青春,黄金时代’,全是废话。哲学要重新建构,价值体系要全部变换。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极其反动的学说,与此相连的辩证法也要彻底摧毁。什么伟大人物,什么辉煌诗篇,你能我也能,你有我也有,下个世纪再说。有发明创造也等于0。勤奋与懒惰,成功与失败,都一样,都是0,我们是在庆祝0。我们现在应该为我们的绝对自由干杯,为我们没有是非、没有成败、没有动力压力、没有死活之分的自由世界干杯。”

  这一席话,说得众人茅塞顿开,大彻大悟,大家纷纷举杯把克利斯称为开辟新时代的哲学家,并为其在哲学上的贡献干杯。

  “不,大家错了。”克利斯说,“为我干杯就等于否定了我的无是非成败之学说。我们要为我们永远没有痛苦干杯。”

  “尊敬的克利斯先生,不用还钱,你就没有痛苦了,是吗?”一直沉默的劳拉开口了。克利斯的一番话扫去了劳拉所有的喜悦。从前,劳拉潜心钻研,苦心孤诣,为的还不是金钱、荣誉、美女?还不是为了那份虚荣?这一切全到手了,却被克利斯用无是非无成败的观点否定了。“请问,”劳拉指了指克利斯,“没有了痛苦,你还有什么幸福吗?你所谓的无是非无成败,也即是无痛苦无幸福思想的翻版,是从‘无为而为’退到‘有为而不为’。‘无为而为’使有生死时代的人类为超越死亡而追求、努力,获取精神之诗,因而满足、幸福。‘有为而不为’使无生死的现代呱呱国国民再也找不到动力而消极、颓废,最终自然没有了幸福。”

  克利斯沉默了,大家也唏嘘起来,无不埋怨国王和阎王。

  “本来我们很幸福的呀!”

  “本来我为拥有几亿财富而幸福的。”

  “本来我为拥有娇妻美妾而幸福的。”

  “本来我为我拥有权力而自豪。”

  “本来我为我是大艺术家名垂青史而自豪。”

  这时,门口一声传报:“皇上驾到!”大家全都习惯地下跪。皇上满面春风地走进来,大家齐声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胆!”太监大怒,“你们永生,吾皇只有万岁?应喊‘吾皇永生永福永禄’!”

  大家重复了一遍。倒是皇上大度,说了声“不知者不为罪”,即令大家平身。皇上亲自宣旨:“呱呱国国民劳拉发明睡醒机有功,造福万民,奖黄金万两!”不见劳拉叩谢,皇上诧异了,仔细一扫众人,才发现大家面容戚戚,便问其缘由。“皇上,”克利斯奏道,“你使我们国民永生,却使我们永远失去了幸福,你犯下了罪呀!”

  “大胆刁民,你不要命了。”皇上龙颜大怒。

  “不要命?哈哈,我们怎么会死呢?不但不会死,说不定以后还要当你这个皇帝呢?”

  “你……近来罪犯都这么说,反了,乱了!”皇上大怒,“朕何罪之有?朕深知国民最大的痛苦是死亡,最大的愿望是永生。因此,朕三番五次奏请阎王,不惜血本打通关节,才为国民争得了永生权。这使哇哇国、唧唧国国民垂涎三尺,个个千方百计加入我们的国籍。不料本国国民不但没有感谢我,反而乱我江山。如此下去,连朕的幸福都没有了,还不如奏请阎王收回永生诏。”

  “谢皇上,请速速奏请阎王,赐回死亡权与幸福权!”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