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人在旅途——李幸斐
李幸斐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2年09月24日14时35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旅游频道月21日[游记]作者按:一次八九天的旅途,坐着飞机汽车,踏过千山万水,感受一年四季,吃着酸甜苦辣麻,观赏千奇百怪景,倾听千家万户事,有说有笑,有感有叹,有惊有喜,现只想如假包换地叙述,绝不作任何添油加醋的议论。

旅途日记

    九月十日,第一次与老公一起出门旅行,感觉真的很放松 ,好像什么都可以不用去想,什么都不用担心,反正有老公在,旅途中一定会和在家一样的安心。近几年里,出门旅行,一个团队或许有十至二十来个,但于我都是第一次见面,所以,一上车我都刻意找团队其他成员说说话,目的是早点与他们熟悉起来,好在以后七八天的旅程中不寂寞,有人帮忙拍拍照,吃饭上洗手间也有人招呼着。这次就不同了,一则,团队里本来就有好些熟人,另外,想着老公就在身边,即便身在旅途,也和在家一样。真好。

    第一次来到温州机场,虽不大,还不错,有一种小小温馨感。机场应该有无线网络吧,刚想登陆,发现好像要全程收费,就索然无味了,心想,现在一般情况下,机场等大型公共场所都可免费使用无线网络两三个小时,而机场怎么会没有,可见也有不尽如意的地方。就要登机前,我发现手机里的短信说,可以免费登陆三个小时,可见我刚才是不了解情况下胡乱议论了。

    九月十一日,坐了一天的车,很累,但眼睛的收获颇丰,车子驶行在从成都至西昌的高速公路上,真让人为人类的创举而骄傲。开始时,听导游说这条公路有一半多建在高架上,横穿了几条大江,耗时十年,才与今年五一通车,说这是我国耗时最长耗资最多的一条高速公路,咋一听,我还以为是导游在夸大其说呢,可一路过来,觉得这条路真是天路,了不起。坐在车上常常觉得自己在水上横渡或是在绕着青山飞。人的力量真不可估量。

    还有一点出乎我的意料,一路过来都是深山,但在这深山野岙里,却零星点缀着好些红瓦白墙别致漂亮的别墅式民房,还有一部分民房也很别具一格:独家独户,且房顶一律是平坦的,更让人想象不到的差不多每家平坦的屋顶都搞着副业呢,或种着水稻,正值水稻收割季节,金黄的水稻一块一块高低相叠着,从高处远远看去,刹是好看。有些房顶蓄满水,我估计这些房顶可能就是一个个小小的养殖场 。走完高速后,接着的那段路是相当曲折的山路,有点困就睡着了,醒来听老公说,那段路简直是九曲十八弯,坐得人惊心动魄的。我暗暗庆幸自己睡着了。

     九月十二日,我们这个旅游团正式走进旅游景点——嘎贡山的海螺沟,听导游介绍是看一千年前即唐代形成的冰川。一路索道上去,坐在索道车里,丈夫拿个相机很兴奋地拍这拍那。大家往下看啊,那一道一道像被流水冲涮得坑坑洼洼的灰不溜鳅岩石样的东西是不是就是冰川。大家的眼睛齐刷刷地往下看,有说是,有说不是,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不过,最后还是异口同声地说,是冰川。我则摆出一副“不以物喜,不以已悲”的样子,可内心还是为看到唐代时的冰川震撼。下了索道车,外面下着一粒粒雪子,在观景台拍了几张照片后,我也随着人流下到溪底近看冰川。丈夫有些高原反应有尽有,就在观景台不敢多动。当近距离接触冰川时我的心里涌上好些疑问:这山沟里的冰川是怎么形成的?冰川冰川就是冰做的河吗?这层冰的下面会不会有水在流动?等等,问了景区的管理人员,才知道冰川的形成有个复杂的过程,我也不太能听懂,最后就作这样的理解,冰川就是块冰在重力的作用下发生移动而形成的。其底下没有流水,每年冰川要向下延伸,不过,随着地球气温的上升,表层冰川也在快速地融化。从溪底回到观景台这段路坡度较大,有好几次,我们喘得不行了,不得不停几分钟再走,这是高原缺氧导致的。

    下午直赴泸定,这是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地方,红军飞夺泸定桥已成为千古佳话。心想,到此地,当然值得一游。看桥头介绍才知这座铁索桥建于康熙44年,由13根铁链锚固大渡河两岸而成,具体分布:桥身8根,两边各有两根作为扶手。长101.67米,宽3米,是川藏交通要道和军事要津。现在,桥横向纵向铺了厚厚的木板,即便如此,我们走在上面,俯瞰脚下汹涌澎湃的大渡河仍心有余悸,可见当年红军抢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那场面是如何的气吞山河。

    九月十三日,沿着大渡河坐了一天的车其实只两三百公里的路程,但由于路况太差,时而遇单行道,时而车子停下来浇水,就这样,车子开开停停,一路上,车子颠簸太厉害,我基本都在睡,只隐隐约约听旅伴们大呼小叫着,我很想睁开眼睛看看两边的风景,但不知怎么的,人觉得很困,睁一下眼睛都很累,后来想想,高原气候在我身上的反应可能就是嗜睡吧。

    九月十四日,游日隆镇双桥沟和天坪沟。这是我们这次旅程真正游览的第二个景点。双桥沟的大门修得比较漂亮,游伴们都说,这里面肯定不错。这天,难得见到的太阳也悄悄地露脸了,其他游伴都在擦着防晒霜,而我却把防晒霜拉在行李箱里了,丈夫咕嘟了一声,我也觉得自己不够细心,只好向游伴要了点,给自己和丈夫的脸胡乱涂上一些。坐着观光车一路前行,沟越来越广阔,也许是因为左边的那组山峰坡度比较平缓吧,我总觉得像一道又宽又长的屏风,送给我们默默的温暖感。中间是路,不宽但相当平坦,坐着坐着,我觉得好像不是坐在车上,而是这路直接载着我们往沟的深处移动。右边的那排山又高又陡,冷冷的只给人严峻的一面。其实细细想想左边的山和右边的山差不多高,可能是右边的山与我们之间还隔了一片被白皑皑的霜冻结着的草地吧,还有一条水流湍急的山溪,总觉得冷冰冰的。车子把我们一直带到这个景点的尽头,然后让我们原路返回时慢慢地游览。原路返回时阳光照到草地上,雪峰闪着光芒,我们坐会儿车,再走会儿栈道。无拘无束地徜徉在草地上,听着溪水急急的流水声和身边五颜六色的牛群啃吃着青草的嚓嚓声,一种久远的轻松感贯满全身,坐车颠簸的辛苦和些微的高原反应早被雪山飘荡的云雾带到九霄云外了。栈道的两边有着各式各样的植物,有一种叫沙荆果,听导游介绍过,现正成熟,我们一路品尝着。

    下午草草走了一下长坪沟。长坪沟其实也很美,走在山与溪相夹的小道上,郁郁葱葱纷至沓来的原始森林足以让人流连忘返,更别提四姑娘山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我们。她们时而轻掩面纱,掩嘴偷笑;时而侧脸张望,充满好奇;时而伸脖凝望,无限期盼。我想,高高在上的她们肯定很寂寞,游客就是她们的欢乐。今天,她们肯定被游客们色彩斑斓的笑声感染得心驰神往了。我仍兴致盎然的,但丈夫似有倦意。当我们听返回的游客说,前面的景致大同小异。我想,浅尝辄止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留点余味吧。走了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就往回走了。

    九月十五日,说是游塔公草原,可一路雨雪相加,只能隔着车窗往外看,草原就被划成一窗一窗的,像似在看电视里的草原。

    九月十六日,导游让我们把所有厚衣服都穿上,说去游木格错,其实就是一个高原湖,我观赏过几个比较著名的高原湖,如青海湖,还有西藏的纳木错、新疆的天湖等,在我想来这个山岙里能有多大多美的一个湖?可一路上去,山风啸啸,白雪阵阵,把大山浸染得别有一番风韵。也好,我们可以借此机会做一次深山蓑笠翁,咀听初秋雪。真浪 !漫山遍野的青松,一岗一岗的,在大雪中滚出阵阵巨浪。真静!漫山遍野的人和树被一坑溪水给治得出不得半点声,只剩下微张的嘴巴和一眨不眨的双眼。真轻!洋洋洒洒的松萝让整座大山飘飘欲飞,没有人怀疑这是仙子们刚搁置在这里的飘带。真野!绵延不断的山裹着无穷无尽的水,无穷无尽的水缠着绵延不断的山,就这么无始无终着。够了,木格错的那一湖水,配以那样的大雪,那样的深山,那样的松树,那样的松萝,当有个性的美和永恒的价值。

    下山时,我们选择走台阶,一路姜黄色的台阶把山景配得恰到好处 ,不过,下雨天,阶梯布满青苔,很滑,我因此滑了一跤,也算是个小插曲吧。    九月十七日,坐了一天的车, 终于回到成都机场。下飞机时丈夫手里的猕猴桃盒子的底穿了,青绿色的猕猴桃散了一地,乘客们陆陆续续出来,我慌忙腾出一只布袋和丈夫一起慌乱地在乘客纷乱的脚尖和脚跟之间抢捡着猕猴桃,那狼狈相足以让丈夫嘀咕抱怨我好一阵,也足以让我为自己做事欠仔细懊恼了一遍又一遍。

旅途小结

    这次旅程由于游历的景点涣散,路况较差,所以坐车时间很长,每天五六小时至七八小时不等,导游说五个小时会到的地方,车开起来七个小时才到那是常有的事。所以,我说,此次旅游以坐车观光为主,辅以实地游览,即坐车就是观光,这样,整个旅程都在游览之中。

    由于全在四川省境内转悠,所以,每逢吃饭就有花椒那是情理之中。近些年来,江南一带对辣味也渐渐认同,可对麻味的认同还需要一些岁月,我最受不了就是花椒的麻味,没办法,随乡入俗,一路上只好为难这条江南的舌头了。

    九月中旬,对江南一带来说天气还比较热,白天短袖,怕冷的同志早晚加件薄外套即可,可这次游历基本上是高原地带,气候变化莫测,加上这几天基本上是阴雨天气,更增加了寒冷的程度,应该说,近八天的游历中,棉袄成了护身的好朋友。

    团结就是力量,欢快就是胜利,这次旅程中,大家互帮友爱,开心欢乐,创下最愉快旅程的纪录。OK!

    后记:人的一生从出发点至终点,短的几十年,长的近百年,只有少数人能活到百来年,即便活过一个世纪,于宏观世界来说,也只是刹那间一会儿。其实人的一生与一次短短的旅途无异,而一次短短的旅途何尝不是人一生的缩影。

2012年9月20日 摄影:马彪

页码:1 / 25
123...25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