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温岭影视城太平戏曲协会《梅花谣》记事——寄语红桥
寄语红桥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0年12月18日22时15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艺戏剧影视频道12月16日[戏剧]郑旭红按:竟然很意外的发现网名为寄语红桥为我们这次演出《梅花谣》写的一篇博文,寄语红桥其实我很熟悉,一直称我姐,天文学研究生,一个有个性有品性的男孩子,他在文中竟用了我鲜为人知的一个称呼“胖妞”。让我差点落牙跌眼,这里我特意的转了这篇博文。

温岭影视城太平戏曲协会《梅花谣》记事  -

寄语红桥  -

    昨天,一大早来到教室。学生还没有来,可能是前晚又看快乐大本营了,早上起得晚了些。于是回到办公室聊QQ,收到的第一个信息就是姐的留言:今晚6点40分我们在温岭影视城演出越剧《梅花谣》。这里的“我们”是温岭市太平戏曲协会。虽然她们经常演出,我也经常会去看,可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一次是全场看完的。这次在影视城演出,意味着我只要吃完晚饭花个十分钟散散步就可以赶到了。

    晚饭后,18时30分我到了影视城。进场后发现很多位置还空着,但从人流看,过不了几分钟一定座无虚席。老同志很多,我没急着找座,这种场面,即便找好了座多半还是要让的。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乐声响起,人们都安坐了,我来到中间右侧的一个空位上坐下。不少人除了来看戏,也是来看人的。旁边的几位大姐边看边指指点点,口中谈论着“胖妞”,不一会儿就起身赶往前面去了。“胖妞”只是一个呢称,其实一点都不胖,身段还特别好。我当然也是来看“胖妞”的。然而从刚一开幕就看得出来,这是一部经过严格排练的戏,绝不仅仅是普通的娱乐而已,“胖妞”在排练中一定吃了不少苦,所以觉得还是认真欣赏演出,才不枉她们一番苦辛。

    故事是在青山绿水之间的一个民居开始的。在这个被称作梅山的山村里,年轻的梅娘(胖妞)在家里照看自己刚满周岁的儿子。“好宝宝,快快长。今日周岁挂玉马,长大象爹爹,当个郎中走山乡……”她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此时身为郎中的丈夫梅郎匆匆赶回,怀抱着一个女婴,是他采药间偶遇为岳飞平反而遭牵连的落难官员王贤佐的女儿。此时王贤佐正遭通缉,躲到这穷山僻壤,而到处搜捕他的却是他的得意门生栾世雄。梅郎将王贤佐夫妇引到家中藏于地窖,梅娘则怀抱女婴外出躲藏。栾世雄带兵搜入家中逼问梅郎,梅郎百般周旋。另一边,由于风声紧急追兵不止,梅娘急中生智巧演跳河方才金蝉脱壳躲过一劫。而这一情报却被兵丁带回禀报栾世雄,梅郎听闻痛不欲生,冲出家中跳崖自尽。栾世雄问不出王贤佐下落气急败坏,纵火烧房后离去。此时地窖中的王贤佐夫妇被浓烟逼出,在一片火海中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他抱起梅家的孩子,发誓从今要将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亲生骨肉来抚养,以报救命之恩。梅娘逃离险境之后却得知丈夫已死,家也被烧掉了,自己的孩子也没了。一时间通断肝肠,欲寻轻生。就在她要从那一片山崖跳下去,去追随丈夫的时候,听到了女孩的哭声。母性令她从伤痛之中回到了现实,她要是就此一跳,这孩子怎么办!“人说死难我活更难,活下去,咬牙关,护得忠良一脉传。”为了这个小生命,她决定撑下去。

    戏演到这里,全场的观众都已经入戏了,大家仿佛忘却了自己是一个看客,人们的情感完全融入了故事之中。这个时候我发觉身边的阶梯上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因为全场座无虚席,她只能坐在地上看。她双肘支在双膝上,用手托住下巴,看得十分认真。或许是受到剧场气氛的感染,亦或许是带了学生之后对于孩子有了一种特定的情感,不忍心看她坐在地上。于是我离开自己的位置,示意她坐下。自己来到了中间摄像机后面继续看戏。

    光阴荏苒,十八年就如风中的梅香轻轻飘过。一片春光烂漫之中,荡漾着小姑娘清脆的笑声。笑声里传出的是十八年的母爱,而没有半点身世悲凉。因为这十八年里“重担不叫儿上肩,破衣不叫儿上身”,这十八年里“儿尝荤腥穿新衣,娘咽糠菜着破衫”,这十八年里“儿享清闲娘受累,娘吃苦来儿吃甜”,这十八年里“儿是娘掌上明珠宝贝心肝……”由于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这个名叫金花的小姑娘如同山里的孩子一样,天真、好强、率性、善良,有什么就说什么,想什么就做什么,没有大家闺秀那种熏染过的扭扭捏捏。也许是大地太小,也许是苍天有意,就在那一天,娘儿俩相依为命的简单生活起了变化。她们遇上了一个被人贩子追打的少年,梅娘不忍心看他被毒打,慷慨解囊“买下”了他。而这个少年正是她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王宝骏,只是他也从来不知自己的身世,竟使得梅娘将他认作了干儿子。

    柴门留客三冬春,母子相聚不相认。一条鞭子牵红绳,恩爱儿女结婚姻。这便是日久生情。换做平凡人家,小夫妻恩恩爱爱,虽是清贫度日却也是一份难能可贵的幸福。可如果真是这样,这故事也就不值得一说了。就在新婚当夜,新郎又被兵丁带走了。话说回到王贤佐,此时他已经得到平反,并且委以重任,派去江州查一桩涉嫌七王爷的贪污大案。正欲出门之时,兵丁将儿子送回家门。可一家人还来不及享受团圆之乐,父子又要匆匆分别。王贤佐走后,当年出卖他的那位得意门生又上门道喜了,在师娘面前该拍的拍,该贺的贺,丝毫不在意对方的无比蔑视,虚伪到了无比真诚的地步。拍完了马屁,他又做起了月老,扯起了红绳,对家便是那七王爷之女。“朝中无人莫做官”,倘若真攀上这门亲事,夫家在朝中自然是大权在握,力压群臣了,再也不会像当初那样宦海沉浮,生死难料,荣华富贵就更不用说了。虽说将这棵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从头鄙视到脚,可是一番劝说却让她明白了不少事理。于是当下做主允了这门婚事,并将儿子看管得严严实实。作为一个夹在亲情与爱情之间左右为难的男人,王宝骏是痛苦和无奈的。若是不从,则对父母不孝,若是从了,便对妻子不忠。更何况一旦从了,他便是亲手抛弃了自己的终生幸福。

    梅娘那边,虽然不知道这孩子的真实来历,可是消息总还是传到了家中。“义子”家人团聚,并得到平反,自然要上京去,与亲家见个面,也好将两个孩子未完的婚事给了了。可她那里知晓这一切都只是她们母女的一厢情愿而已,宰相的府邸能容你一介布衣进出已是格外照顾了,更何况人家现在是攀上了皇亲国戚,眼里怎还看得上你山野村姑?无论如何这儿女婚事总要讲个门当户对吧。心里是这么想的,话说出来当然还要软硬兼施,冲着山里人的善良淳朴,装装可怜吧。大嫂,你不能光想自己,也要为我们想想啊!我儿若不忍痛割爱,恼怒了王爷千岁,种下祸根,岂非断送一生前程!我家老爷蒙冤受难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盼到了出头之日,若是受到儿女婚事牵累,得罪了王爷千岁,定然大祸临头。我们都老了,若再吃苦受罪,大嫂你于心何忍……求你高抬贵手,放我宝儿一马,可怜可怜我们一家人吧!你若不允,我就跪死不起!话说到这份上了,还能怎么样?人家望子成龙心切,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穷苦出身误了人家前程吧。啥也别说了,咱也不是那种为了荣华富贵而攀龙附凤的人啊。好吧,我答应你,咱不再纠缠,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踏进这相府大门!

    我木然地看着这一幕,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习以为常了。这时候的我到真真正正地像一个看客。坐在右后侧的女孩在啜泣,或许仅仅是感动,或许除了感动还有感受吧。其他年长一些的观众则显得很平静,似乎这种情节对他们而言构不成什么冲击。而舞台上的“胖妞”却并不象是在演戏,倒像真是在为她心爱的女儿申诉,最终在现实面前却不得不咽下这口气,然后不失尊严地离去。这个情感细腻,外在柔和而内心刚强的“胖妞”跟梅娘这个角色自然地融合在了一起。

    金花在家里盆水作镜,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虽然家穷没有什么值钱的装饰,可是有什么金银首饰能比山间的小花更适合妆扮这位纯洁率真的女孩呢。她一边打扮一边盼望,盼望母亲能够带回她朝思暮想的哥哥。可是当母亲告知自己的新郎与王爷之女定了亲,而且母亲竟然答应了对方退婚的要求时,她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她怨恨母亲的忍气吞声。敢爱敢恨的她要去大闹相府,要鞭笞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要为自己讨个说法。面对即将要闯大祸的倔强女儿,看这位母亲是怎么规劝的。“你能忍心看着自己心爱之人落难受罪吗?”“你若去大闹相府,将会给宝骏带来怎样的伤害?”“即便宝骏被你强拉回来,你们又能过上安宁的好日子吗?”“你若是去闯祸,闹出个三长两短,你叫娘怎么活?”“劝女儿,事到临头三思行,强把苦水和泪吞。既然银河鹊桥断,又何必死缠高枝作枯藤。娘望儿,人穷志高要自尊,得饶人处且饶人,后退一步天地宽,寒冬过后总是春。”好一番入情入理的劝说,终于说服了女儿。可是要活生生地将这苦水咽下,又谈何容易。坚强的女孩说不哭,可终究将这爱恨情仇化成钻人心肺的痛哭。

    看客依旧是木然的,因为这一幕并不新鲜。即便在现实的生活里,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某年某月某日,有多少个母亲对她们自己的女儿有过类似的劝说。或许在一场痛哭之后,许多许多故事都化成泪水默默地流在了心里。为了自尊,很多苦都默默受了,却再也不愿回头去看一眼。

    可舞台却并没有因此而暗淡下去,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宝骏趁机从家里逃了出来。作为一个男儿,他知道什么是责任,他并没有忘恩负义,他很聪明,也很幸运。他的聪明在于并没有听天由命,而是积极求索。他的幸运在于他有一个通情达理、明是非知大义的父亲。他离开家门,去寻找远在江州的父亲,希望父亲能帮他一把。正是这位父亲在关键时刻赶到了梅娘家中,批评了见利忘义的妻子:“攀龙附凤露丑态,忘恩负义欺黎民。”所幸这位母亲在家中的地位并不像陆游的母亲那样强势,所幸这位母亲知错能改。此时该审的案子已经审清,该办的人也已经办了,王贤佐隆重地向梅娘提了亲,请求梅娘允了这门婚事。说起高攀,他那番话说得太好:“千秋圣贤留遗训,社稷江山民为本。源源活水载行舟,芸芸众生筑长城……若无民,便无国,做什么官称什么臣。今日我高攀青山红梅枝,求大嫂,姑念旧情许婚姻。”作为父亲他为儿女的幸福着想,作为臣子他为百姓疾苦忧心。作为一个读书人,他没有忘记圣贤遗训,作为一个沧桑老人,他没有忘记当年落难之时百姓的救命之恩。如今身为显贵,他并没有因此目中无人,书生气节并没有因为官场的乌烟瘴气而有丝毫的改变。从父亲的风骨亦可见其子的为人,也唯有这样的家庭才值得托付。这门婚事,梅娘终于应允。

    当女儿要被接走,临别之时,梅娘留住了亲家公,说出了花儿的身世,并将当年收养花儿的经过以及花儿的随身信物一起放在一个盒子里交与王贤佐。她恳求亲家公代为寻找花儿的亲生父母,也好了了自己多年的心愿。而王贤佐此时也还不知晓这位儿媳妇就是自己当年失散的亲生女儿。此时,身边的一位观众按耐不住了,说他们为什么还不相认。我说,故事最好就到这里结束,这个结局才是整部戏真正要表达的思想,若是真的一家人相认了,这个戏的艺术价值就大打折扣了。可是那位观众说的也有道理,咱老百姓就是希望看到他们团圆,才好安心地回家。艺术价值要保证,观众的感情也要照顾。到底结局如何,大家都睁大了眼睛。果然,了结心愿之后,梅娘就离开了那个地方,来到丈夫的坟边隐居,默默地守着他们本该拥有的平淡日子。而在演出结束后的谢幕之时,“复活”的梅郎重新来到舞台前,演了一出父子团圆的感人一幕。于是在满场掌声之后,观众们都满意地陆续散去。

    在整个演出过程中,“胖妞”似乎不是“胖妞”,不是平时的那个熟知的姐姐,她就是梅娘。或者,剧中的梅娘并不是梅娘,她就是“胖妞”,就是那个喜欢演戏的姐姐。

    演出圆满成功,此时剧场已经散了,心里突然觉得空荡荡的。而此刻“胖妞”被围到了舞台中心,领导要握手、合影,似乎这才真正开始忙碌。而原先的那种观众与演员共同沉浸在剧情中的那种感觉迅速被一种遥远的距离所替代。我远远的看着她们满面微笑地接过一束束鲜花,等闪光灯闪过,才转身离去。

    走在剧场外的廊道里,我不时地听到刚出场的观众们的谈论,他们还在继续回味刚才的演出。而我也在继续体会这一场演出的价值。她们这样的演出不收任何门票,这是纯粹的不带任何功利的演出,这种演出的价值自然不能以票房来衡量。正在我低头思索间,看到身边艰难地走过去一个老太太。她的背驼得几乎要趴在地上了,整个人的最大高度仅有半米左右,因为不能正常站立,她是扶着一张小凳子,走一步搬一下,走一步搬一下。看到这个场景,我想任何人都会同意这样一个观点:不是任何价值都能用金钱来衡量的,这次演出的真正价值在于民心。

编辑:江小健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