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画了梅花写戏文:记台州老剧作家章甫秋[图]——章文定
章文定 来源:往来网-温岭党史电子版 加入时间:2010年12月12日13时41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人物频道12月12日[本地人物]消息:“寒窗笔墨伴晨昏,画了梅花写戏文”,是章甫秋的自题诗。他一生除了痴迷戏剧,尤酷爱梅花,案头上置着梅花,书房里挂着梅花,住所梅园新村里种着梅花,平时画的又是梅花。他把画梅、写戏作为人生的两大主题内容。

    章甫秋祖籍温岭新河长屿。1943年在授智中学(新河中学前身)毕业后,考入温岭师范普师科,1946年毕业应聘温岭县立师范附属小学(现方城小学)任教图画。期间,与王伯敏、张直生(野萍)等成为挚友,经常在一起谈诗、论画、品字,特别喜欢欣赏有一定文学修养,有丰富思想内涵,讲究诗、书、画、金石有机结合的书画作品。他们认为缺乏个人情感和思想品位、没有国学基础单纯性画家的作品,没有欣赏的价值。

    上世纪50年代末,浙江美院院长潘天寿,因反右扩大化遭贬离杭途经黄岩时,当地文化部门领导为避嫌,命有资历、通书画、懂鉴藏且政治上有“污点”(集体加入“三青团”)的章甫秋去接待,这倒反成全了他的意愿。二人一见如故,谈得很投缘,他还目睹潘天寿临场作《墨荷图》。潘天寿“笔墨虽好,没有好的思想性,仍不是成功作品”这句话,给他印象极深,老画家的高尚人品和独特画风,对他的画梅产生很大的影响。平时,他把画梅作为写人,经常以梅自喻,心存高洁,甘于清贫淡泊,融自己的思想情感于画作之中。那些矫若游龙的枝桠,傲雪凌霜的姿态,象征梅的倔强与坚贞;铁干撑天,虬根蟠地的形象,体现梅的生机与活力。他的大量画作,都有一种正大刚直的浩然之气,极具雍容博大之风。他晚年所绘梅花,渐臻高雅,笔墨疏朗深沉,博采王冕、懒园、潘天寿等俊逸、洒脱、豪放之长,深具书卷气和人文味的独特风格,并承郑板桥画竹理念,从“眼中梅花”、“手中梅花”到“胸中梅花”,将画题消化于意象之中,使画之精气跃然纸上。他在圈梅点梅上,不囿于前人画法,一改过去作虎须状,大胆引用“米氏山水”的米点来点蕊,可谓画梅技法一大创举。在构图布局上,集诗书画于一炉,并充分发挥题跋、印章的作用,以增强画面的气势。如他生命最后阶段所作的《好了图》,通篇题写曹雪芹的《好了歌》,苍劲挺秀的行书,长行直下,恢宏大气。弯曲的“了”字形构图,树干的沧桑斑痕,象征人生的坎坷和岁月的流逝,体现了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和书法艺术修养的底蕴。岂料《好了图》竟成了他人生的最后梅花作品。

    章甫秋有两方闲章,一方是“二十之后学写戏,四十之后习画梅”;一方是“编剧起家”。可见他一生的主要成就不在画梅而是写戏。

页码:1 / 2
12
编辑:江小健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