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古DNA检测:曹操墓真假迷局由此破解?——毛剑杰
毛剑杰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10年06月05日22时33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史志频道6月5日作者按:从2009年12月27日河南方面宣布发现“曹操墓”起,一场真假之辩随之展开,无数专业或非专业人士都卷入其中。残破不全的骸骨、面目全非的墓穴,使得这场争论陷入了旷日持久,绵延数月至今仍无结果。唯一的共识是,若找不到更多实物证据,或只有对出土骸骨进行DNA检测才能平息争论。

“生命科学家不再袖手旁观”

    抱着亲手校定的12卷“曹氏大全谱”, 69岁的曹云老先生走进了复旦大学人类学重点实验室。

    填过一份自愿申请DNA检测登记表后,实验室工作人员从曹云右臂弯处抽取了2毫升血液,然后把注明了姓名、编号的标签贴在装血液的试管上。

    通过比对曹云及更多曹姓男子DNA,人类学家们将从中归纳出曹操DNA应有的Y染色体类型,然后再和“曹操墓”出土人骨DNA中的Y染色体对比验证,就将得到“要么是曹操,要么不是曹操”;进而,要么肯定是曹操墓,要么肯定不是曹操墓。

    这是复旦大学人类学博士李辉的曹操墓真假迷局破解设想。其原理是,在人类繁殖过程中,父代把自己DNA的一部分,即Y染色体复制传递到子代中,Y染色体共有6000万个碱基对,可以理解为一条“链”上的6000万个“点”。主要特征几十代、甚至上百代也不会有变化,平均每17次传代中,才会有6000万字符中的一个发生随机突变。  

    也就是说,曹操的男性直系后裔,和曹操之间应具有无限接近的Y染色体。

    这项计划开始于今年1月下旬。如人们所愿,在传统考古手段无法给出“曹操墓”更多证据时,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宣布,“向全国征集曹姓男性参与Y染色体检测”,用DNA技术解答“曹操墓”真伪之争。

    最早刊发消息的是《文汇报》,报道使用了“生命科学家决定不再袖手旁观”的字眼,透着一股争论即将平息的自信。

历史学者先行开道

    一边是几块尚且存疑的古墓遗骨,一边是茫茫人海中的曹氏子嗣,DNA真能把两者连在一起、为“曹操墓”真假一锤定音?

    李辉说,这一项目可行的先决条件是,曹操的Y染色体得以传承。而如何从夏朝开始发展的曹姓中甄别曹操后人?这不在李辉的研究范围之内。他找到了同在一个学校、但素昧平生的历史系教授韩升。

    这种跨学科的求助,对李辉来说十分寻常。在调查羌族人群的时候,实验室曾找语言学家求助;在抢救三峡历史时,实验室又曾与文物和博物馆学系合作。

    韩升告诉李辉,曹操的后代必定留存于世。“说得庸俗一点,曹操很好色,所以他有很多夫人,生了很多孩子。”据粗略统计,有迹可查的曹操子女共有26个,儿子被分封到各地。”

    韩升进而否定了“曹操后人被司马氏屠杀殆尽”的说法。“事实上,司马氏建立西晋后,并未对曹氏宗族进行历史上改朝换代常见的彻底清洗和屠杀,只是将他们集中到了邺城。历代文献典籍中对曹操后裔一直有记载。”

    “帝王家的繁衍,比平民百姓家能力不知道要强多少。”韩升一锤定音。

    在堆满瓶瓶罐罐的实验室和堆满古籍善本的办公室之间,合作开始了。

    韩升的办公室里早已乱得难以落脚,为了这趟合作,他“愿意把办公室弄得再乱些”。

    “我平时就喜欢去翻别人的桌子,看看他们最近在看点什么东西。”如今,韩升的桌上又摊开了一堆堆A4纸复印的曹姓家谱。

    而研究领域的严谨,则造就了李辉的慢条斯理。尽管需要在不同的建筑里奔忙,但每当他经过由硕博研究生和博士后操作的现代实验室时,都会随手试试房间的门有没有锁上,顺便把扔在桌上的各种仪器摆整齐。

    行事风格迥然不同,并不影响两个团队的完美合作。

    历史学者负责的是项目前期工作,他们要遍览曹氏宗谱,划定可能的曹操后代繁衍地。

    于是,一个由七八人组成的曹氏宗谱翻阅小组,开进了摆放着红木桌椅的上海图书馆二楼家谱阅览室。目前全国存有的215种曹氏族谱中,上图保有其中的118种。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韩升团队每逢工作日就坐进阅览室,从开馆呆到闭馆,或摘抄或复印,整理出有价值的部分。

下一页更详细……

页码:1 / 3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