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李白游天台山考——周琦
浙江台州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周琦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8年06月10日21时37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史志频道6月10日[文化遗产]作者按:李白是否到过天台山,到过几次?在“李学界”众说纷纭:有肯定、有否定,亦有既不肯定、又不否定。经笔者考证:李白至少两次登临天台山。这一研究成果1990年首次刊发在《中国李白研究》(1990年集·上)中,受到郁贤浩等先生的赞同。今为中国李白学界所普遍认同。

 


李白游天台山考

浙江台州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副研究员 周琦


一、李白是否到过天台山

    “天台邻四明,华顶高百越。门标赤城霞,楼栖沧岛月。凭高远登览,直下见溟渤。云垂大鹏翻,波动巨鳌没。风潮争汹涌,神怪何翕忽?观奇迹天倪,好道心不歇。攀条摘朱实,服药炼金骨。安得生羽毛,千秋卧蓬阙!”

    这是我国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所作的诗歌名篇——《天台晓望》。他以如椽之笔,描绘了雄奇瑰丽、名满东南“海岳”天台山风光。但是此诗是李白登临实地之作,还是诗仙虚构想象的产物?学术界众说纷纭:第一种看法是登临实地之作,如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詹锳的《李白诗文系年》、乔象钟的《李白论》、黄锡珪的《李白年谱》、安旗的《李白年谱》、郁贤皓的《李白丛书》等;第二种是既不否定,又不肯定。阙而存疑;如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李白杜甫年表》等;第三种观点则认为李白从未到过天台山,《天台晓望》诗纯属想象之作。1981年第二期《括苍》载有林晖的《也谈李白与天台山》一文。其否定理由有三点:

    一、天姥山是李白游览天台山的必由之路,高不到200米,李白为何要加以“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这样不切实际的描写?如果李白到过天台山,又何须“梦游天姥”?

    二、《天台晓望》只点到几个天台地名;“直下见溟渤”,“溟渤”是指渤海,而站在天台山是永远看不到渤海的。李白如到过天台,应写“东海”或“沧海”。

    三、古人有关李白传、志、碑、记、序等以及李白其他诗文,时人与之酬唱的诗篇均无记载。因此,此诗是想象之作。

    李白究竟有没有到过天台山?笔者认为:李白确实到过天台山

    李白是唐代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仙”,而《梦游天姥吟留别》这首诗是李白的代表作之一。该诗是李白离开长安,回到东鲁又决定重游吴越时所作。天宝元年(742),李白奉诏供奉翰林。当时,他满以为可以实现其“济苍生、安社稷”的远大抱负。由于李白“戏万乘若僚友,视俦列如草介”,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因而不为权贵所容。天宝三年(744),唐玄宗下了还算体面的逐客令——“诏许还山”。这使李白“原佐一明主,功成还旧林”的政治理想遭到彻底破灭。

    这首诗运用浪漫主义手法,以天姥山暗喻李唐王朝,通过“梦游”形式,驰聘想象,从“入梦”到“惊梦”,叙写了李白“攀龙堕天”,被谗去朝的经历,反映了“二入长安”的始末,体现了诗人理想与现实的矛盾。李白惟恐人不解其意,最后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来“卒章显其志”。

    清代学者陈沆在《诗比兴笺》中指出:“太白被放以后,回首蓬莱宫殿,有若梦游,故托天姥以寄意。首言求仙难必,遇明主或易,故‘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言欲乘风而至君门也。‘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以下,言金鸾殿召见,置身云霄,醉草殿延,侍从亲近也。‘忽魂悸以魄动’以下,言一旦被放,君门万里。故云‘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也。” 故《梦游天姥吟留别》诗“题曰‘留别’,盖去国离都之思,非徒酬赠握手之什。”

    李白作为一位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为了表现其对理想世界的追求的抒发心中的激情,总要借助某种相应的事物与形式把它表达出来。因而,夸张、虚构、想象成为他常用的艺术手法:如“白发三千丈”,人都知道“白发”绝不会长到三千丈,只是借助“三千丈”的白发,来形容和抒发他胸中无尽的愁绪。又如“燕山雪花大如席”,“雪花”也不可能“大如席”,而是借“大如席”的雪花,来形容北国的苦寒,以表示他对戍边士卒及其家属的同情。同样,将高四万八千丈的天台山,对应高不足200米的天姥山,描绘成“对此欲倒东南倾”,正是诗人浪漫主义的表述方式。写诗与填写天姥山测量数据,是有本质的区别。

    夸张、想象、虚构既然是李白常用的艺术手法,那《天台晓望》诗,是否属于他的想象之作?

    “凭高远登览,直下见溟渤”;站在天台山华顶峰确是看不到渤海,甚至连东海也很难看到,但在文学作品里这无疑是允许的。不过“溟渤”并非专指渤海。唐徐坚《初学记》卷六载:“东海之别有渤澥,故东海共称渤海,又通谓之沧海。”司马迁《史记·司马相如列传》有“勃澥”云云。裴骃《史记集解》:“《汉书音义》曰:‘海别枝(支流)名也。’”司马贞《史记索隐》:“按《齐都赋》云:‘海旁曰勃,断水曰也。’”古时东海的名称,也有一个演变过程。先秦古籍中的东海,相当今之黄海。秦汉以后,始以今黄海、东海同为东海。明代以后,北部称为黄海,南部仍称东海。故李白诗“直下见溟渤”并非常识性的错误。

    唐元和间天台山高道徐灵府《天台山记》载:天台山“南驰缙云,北接四明;东距溟渤,西通剡川”。宋台州州守曾会《台州临海县敕惠安院大佛殿记》云:“临海郡,宅郡山,叠涨海……东则溟渤,西通剡川。”清代著名文人齐周华在《台岳天台山游记》中也说:“远眺溟渤,水色连天,四顾空蒙,杳渺无际。” 徐灵府居天台山多年,齐周华是天台人,从唐至清,称东海为“溟渤”,在古代乃常见之事。

    除《天台晓望》诗外,李白的《同友人舟行游台越作》(一作《同友人舟行》)、《赠王判官》、《普照寺》以及李白朋友任华的《杂言寄李白》等诗,均可证明李白确实到过天台山。

    《同友人舟行游台越作》诗,是李白放逐归山后,于天宝六年(747)重游吴越时所作。他写道:“蹇予访前迹,独往造穷发……华顶窥绝溟,蓬壶望超忽。”这是李白“访前迹”时登临天台山华顶峰,远眺大海的描述。

    《赠王判官》诗,是天宝十五年(756)李白为避“大盗割鸿沟”的“安史之乱”,隐居在江西庐山屏风叠时所作。其诗云:“中年不相见,蹭蹬游吴越。何处我思君,天台绿萝月。”王判官是李白早年的朋友,自黄鹤楼分手,一直“忆君思见君”。“中年不相见,蹭蹬游吴越。”是说李白于天宝六年(747)重游吴越一事。“何处我思君,天台绿萝月。”是李白告诉王判官思念的地点,谓我在哪里想念您呢?是在皓月临空的天台山抒发思友之情。“天台绿萝月”与《同友人舟行游台越作》“华顶窥绝溟”诗句相联系,证明李白确实到过天台山。

    《普照寺》诗,是李白游览富阳普照寺(后改净明寺,见《咸淳临安志》)后所作。诗云:“天台国清寺,天下为四绝。今到普照游,到来复何别?”天台山国清寺是中国佛教天台宗的根本道场,始建于隋开皇十八年(598),初名天台,后改国清。它与齐州灵岩、荆州玉泉,润州栖霞、号称“天下四绝”。试想,如果李白未到过天台山国清寺,又怎知普照寺与国清寺的“复何别”?

    与李白同时的任华对李白的诗文仰慕备至,他的《杂言寄李白》诗中也可证实李白到过天台山。任华,曾任桂州刺史参佐、秘书省校书郎和监察御史等职。与李白、杜甫、高适等人为友。高适作有《赠任华》诗(见《高适诗集编年笺注》)。《全唐诗》卷261中保存了任华的三首诗:一是《杂言寄李白》,二是《杂言寄杜甫》,还有一首是《怀素上人草书歌》)。任华在《杂言寄李白》诗中称李白:“登天台,望渤海,‘云垂大鹏飞,山压巨鳌背。’斯言亦在好。”

    “云垂大鹏飞,山压巨鳌背。”是指李白的《天台晓望》一诗,从诗题和内容看,此诗既不象《送杨山人归天台》、《别储邕之武昌》、《赠王判官》之类的酬寄赠别之作,也不是《梦游天姥吟留别》之类的现象虚构产品。而是与唐代诗人许浑的《天台晓望》、李敬方的《天台晴望》诗一样,均是“凭高远登览”的实地登临之作。李白说自己在天台华顶“凭高远登览,直下见溟渤”;“华顶窥绝溟,蓬壶望超忽”。任华又佐证李白“登天台”而“望渤海”,可见,李白到过天台无疑!

    至于有关李白的某些叙事诗文和后人所作的传、序、碑、志、记等无此记载,这也并不奇怪。李白一生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登天台山,在他的漫游生涯里,只不过是“沧海一粟”,无需大书特书。就是日记,也不可能什么都记。

下一页更精彩……

页码:1 / 2
12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