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东瓯大禹信仰考——周琦
浙江台州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周琦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8年03月11日16时28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史志频道3月11日[文化遗产]作者提要:本文是“2008年海峡两岸大禹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

    大禹事迹与传说遍布大江南北,而作为东瓯都城的台州,对此颇乏研究。故试从越王后裔、鸟田信仰、高□信仰、大禹遗迹等东瓯人文视角加以探究,以求指正。

 


东瓯大禹信仰考
——兼与“越非禹后论”者商榷

周琦


    浙江绍兴是大禹文化的发祥地之一,自春秋以来,随着越王勾践成为“春秋五霸”后,大禹文化亦随之辐射而涵盖全国。使之成为中华民族的共同信仰之一,数千年来,早已深入人心。

    东瓯作为外越之地,其后裔即源于越王,而越王又相传源于大禹子孙无馀。今台州、温州、丽水三地,即东瓯国旧境。故本文试从东瓯都城所在地台州的视角,来考证东瓯的大禹信仰。

一、东瓯国为越王后裔考

    周威烈王三十六年(前333),越王无强兴兵伐楚,楚威王“大败越,杀越王无强”,“越从此散”,“滨于江南海上”;“后七世,至闽君摇,佐诸侯平秦。汉高帝复以摇为越王,以奉越后。东越、闽君,皆其后也(《史记·卷41·越王勾践世家》)。”

    “滨于江南海上”,唐张守节注《史记正义·越王勾践世家》时指出,即“今台州临海县是也(按∶张守节注“临海县”,当是指黄岩未设县之前的临海县。因黄岩、温岭二县,均原为临海县地)”。张守节又在注《史记正义·平准书》“严助、朱买臣等招来东瓯”中就指出∶东瓯即“今台州永宁是也”。“台州永宁”,即唐高宗上元二年(675)分临海县南部而设置的永宁县,天授元年(690)改名黄岩(时含今温岭市)。

    “汉高帝复以摇为越王,以奉越后。东越、闽君,皆其后也”;查《大禹三宗谱》(绍兴市越文化研究所2000年编印)中为大禹守陵四千年的绍兴禹陵村《姒姓宗谱》,其第55世为摇,即东瓯王摇;与《史记》所载相符。东瓯王摇既为越王的后裔,台州亦成为东瓯建都之地。最早记载台州“王城”的,是中国“书圣”东晋王羲之(321□□379)的《游四郡记》∶“临海(郡)南界有方城山,绝□壁立,越王失国,尝保此山(宋陈耆卿《嘉定赤城志·山水门二·王城山》引)。”永和十一年(355),王羲之称病弃官,“遍游东中诸郡,穷诸名山,泛沧海(《晋书·列传五十·王羲之(传)》)”;《游四郡记》当作此时。四郡即会稽(绍兴)、临海(台州)、永嘉(温州)、东阳(金华)四郡。

    “方城山”,即今温岭市大溪镇方山,因“壁立如城”,故名。《大清一统志·浙江省·台州府·王城山》∶“在太平(即今温岭市)县西北三十五里,本名方城山,□□壁立如城。相传越王失国,尝保此。唐天宝六载(747),改今名。”

    而在此建立的东瓯都城,即今温岭市大溪镇的“古越城”。因年代久远,南宋时就俗讹为“徐偃王城”。南宋陈耆卿的《嘉定赤城志·卷39·纪遗门》∶“故老云‘即徐偃王城也。’”《大清一统志·卷298·台州府》∶“古越城,在(太平,即温岭)县南三十五里。外城周十里,内城周五里。有洗马池、九曲池、故宫基址。楚灭越,越王支庶筑城保此。俗讹为‘徐偃王城’。”

    “古越城”遗址位于今黄岩、乐清、温岭三县(市、区)接壤的大溪镇大唐岭南麓的里宅、大岙村。坐北朝南,背靠大山,地势险要,环境幽美。东首龙山,西侧虎山,南邻王城山(即方山,又名救驾山),北枕太湖山,南面平原临海(乐清湾)。

    越王城遗址平面呈长方形,城墙以内,东西长约390米,南北宽约260米,总面积约十万平方米。其中西城墙残长约60米,宽约7米,高约1.4米;北城墙残长约94米,宽10--15米,地面残高约1.1米。《嘉定赤城志》所载“故宫基址”,面积约八千平方米;地面高程2□3米不等;其西南断面裸露灰色泥质绳纹筒形管,随断面走向,每米一管,排列有序。在越王城土夯城墙墙体内发现战国印纹陶片,在遗址下层堆积中发现战国印纹陶片和战国“素面瓦当”。

    考古发掘证明越王城始建时代为战国中后期,这一结论也为其它专家所证实。2002年12月3日,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陈高华研究员等考古专家,曾对越王城遗址和出土文物进行考察、鉴定、研讨后,也确认为战国晚期城址。2003年1月22日至24日,在离越王城不远的塘山村,又相继出土了12件陶罐、陶碗等文物,经鉴定为战国时期文物。

    2006年9月至11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温岭市文化广播新闻出版局,联合对位于温岭大溪镇东瓯于越王遗址附近(塘山村)的一座已遭破坏的大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该墓葬座落于温岭与黄岩交界处的塘岭南麓,塘山村北面的南向山间岙地上。墓葬坐东朝西,形制系一座带墓道的长方形深土坑木椁墓,墓葬封土墩呈东西向的长方形覆斗状(东头一部分因村民取土已遭破坏),墓坑开口在砾石层中,规模较大。墓坑西头正中设有墓道,墓坑与墓道整体平面呈甲字形,墓道与墓室底部以斜坡式相连接。墓葬未填筑木炭和膏泥进行防潮、密封,而仅回填了一般的纯净粘土和夹有大量砾石的原土。

    墓内原有木椁,椁外四周填筑有大量砾石,棺椁早已腐朽,人骨也已朽不存,墓底两侧留有两条垫置棺椁的纵向枕木沟,根据枕木沟的分布状态并结合填土平、剖面情况来看,木椁应分前后两室,椁高约1.5米。墓葬在古代已遭盗掘,现残存随葬器物34件,其中残玉□1件,玉璧1件,其余全为原始瓷、印纹硬陶、印纹软陶、硬陶、泥质陶等陶瓷器。

    2007年1月,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浙江文物》上发表了《温岭大溪发现汉代东瓯国贵族大墓》发掘报告(作者∶陈元甫、黄昊德、郎剑锋、张淑凝、叶艳丽,载2007年第一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元甫研究员代表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最后鉴定结论∶“这是一座西汉东瓯国的上层贵族大墓。按照‘陵随城走’的古制,‘古越城’应是东瓯国的国都王城,东瓯国立国之处应就在温岭大溪。”

    现在学界在“越非禹后”论上“炒”得“偏科”。笔者以为∶越王勾践是否为大禹后代,因年代久远而存考,谁也无法真正搞得的“一清二楚”。大禹是“治水英雄”与夏朝的开创者,越人奉禹为“正朔”作为“精神领袖”,这既是越裔部族的文化象征,又是一种文化认同,因此更是一种共同信仰;就象中国人自称“炎黄子孙”一样!当然,这并不是说于越、东瓯、闽越诸国的所有百姓,都是大禹或勾践的后代;但越国、东瓯国与闽越国的王族是勾践之后裔,应无疑义!司马迁是当时东瓯、闽越二国历史兴衰的见证人!试问某些学者,谁能堪此“大任”?!

    有些“学者”以持“越非禹后论”为荣,自诩发现了推翻《史记》结论的“新大陆”。试问∶中国人历来自称“炎黄子孙”, 是否也应设个“华夏非炎黄子孙考”之类的 “重点课题”?以“考证”一下,究竟有几个真正是属于五千年前的炎帝或黄帝的“DNA”?

下一页更精彩……

页码:1 / 5
123...5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