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东瓯都城考[图]——周琦
周琦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7年12月27日21时53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史志频道12月27日[文化遗产]【提  要】:东瓯国作为台州、温州与丽水三地的最早行政建置,三地“境相接,俗相近”。东瓯国建都何地,这是三地古代史上最重要的课题。因受东晋郭璞的《山海经》的“瓯注”与唐代司马贞《史记索隐》所引《永嘉记》的“瓯水”、“东瓯王都城”之影响,导致东瓯建都今温州,都城为“越相范蠡所筑”等“误会”长达自1600多年。而代表当前东瓯研究最新成果的《瓯越文化史》等,仍在“复读”千余年来有名无实的“三无蜃都”“史料”。而台州有一座“四有王城”,为文献记载与考古结论所印证:台州温岭大溪的“于越王城”,就是东瓯国的都城!本文试溯源流,请事实说话。

    【关键词】:东瓯 瓯水 东瓯都城 于越王城 台州 温州

    【作  者】:周琦 浙江省台州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台州 318000)


东瓯都城考

周琦


    二千多年前的东瓯国,自西汉初举国北迁江淮后,其文明就像在浙东蒸发了一样。后人探究如同猜谜,古者吉光片羽,颇费猜想。故千百年来,多少人或“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或“见山非山,见水非水”;蓦然回首:“山依然是山,水依然是水”。绝对与相对之真理,本是“缘起性空”。

    (一)温州春秋东瓯建都考

    东瓯之名在正史中,始见于《史记·东越列传》东海王摇“都东瓯”。在别史中始见于钱培名的《越绝书·札记·逸文》(中华书局本):“东瓯,越王所立,(周)元王四年(前472),范蠡所筑。”蒙文通先生在《越史丛考·越人迁徙考》中引证“东瓯,越王所立,(周)元王四年(前472),范蠡所筑”之史料,作为东瓯建国与越人迁徙重要依据。随着上世纪80年代“文化热”的兴起,百越文化研究也勃然兴起。蒙文通先生的关于东瓯建国与越人迁徙考证结论,在百越学界(尤其是东瓯学界),深深地影响了不少学人。《瓯越文化史》亦奉此说。

    近撰此文,特购钱培名札记本《越绝书》。在其《越绝书·札记·逸文》“东瓯”逸文下,发现钱注引宋罗泌《路史·国名纪》云:“秣陵上元西南七里有古越城,《越绝书》云云。”秣陵系今南京之古名。《大清一统志·江苏省·江宁府·建置沿革》:“《禹贡》:扬州之域。春秋吴地,战国属越,后属楚,置金陵邑,秦改曰秣陵,属鄣郡,汉为丹阳郡地。”

    笔者顿生疑窦,查阅了宋代乐史《太平寰宇记》、李昉《太平御览》与罗泌《路史·国名纪》。发现上述蒙文通先生所引证的史料,应是个“误会”。原来这是南京城内“古越城”的解释。

    宋·乐史《太平寰宇记》卷90《升州·故越城》:

    “故越城,在县西南七里。《越绝书》云:‘东瓯越王所立也,即周元王四年(前472),越相范蠡所筑。’今瓦官门东南,国门桥西北。又曹氏《记》云:‘在秣陵后西一十五里。昔句践平吴后,遣兵伐之,仍筑此城。去旧建康宫八里,晋初移丹阳县,自芜湖还城之南。’”

    《太平御览》卷193《居处部》卷21《城下(郭壕橹附)》:

    “《丹阳记》曰:‘石头城,吴时悉土坞,义熙始,加砖累石头。因山以为城,因江以为池,形险固有奇势,故诸葛亮曰:钟山龙盘,石城虎踞。良有之矣。’又曰:‘越城,去宫八里。案《越绝书》:则东瓯越王所立也。’”而《路史·国名纪》似无此《越绝书》逸文。

    图中左下角“越长干城”,即为公元前472年(即越灭吴之翌年),越王勾践在今南京中华门外长干里一带所筑的“越城”,开始了南京的建城史。公元前333年,楚灭越后,在今清凉山筑城,名“金陵邑”。公元229年,孙权从武昌迁都建业,在秦淮河北五里鸡笼山(今北极阁)、覆舟山(今九华山)下的一片土地上筑新城。其后的东晋和宋、齐、梁、陈也定都于此,成为著名的六朝古都。此《吴越楚地图》选自明陈沂所绘《金陵古今图考》。

    《大清一统志·江苏省·江宁府·古迹》:“[越城]在江宁县南。晋王敦遣王舍、钱凤奄至南岸;温峤遣段秀乘夜渡水,战于越城,大破之。义熙六年(410),卢循至蔡洲,刘裕修治越城,使王仲德屯守。梁天监七年(508)作国门于越城南。《寰宇记》:故越城,在江宁县西南七里,越相范蠡所筑,在今瓦官寺东南,国门桥西北。《建康志》:古越城,一名范蠡城。《图经》云:在秣陵县长干里,今江宁县尉廨后,遗址犹存,俗呼为‘越台’。《(江苏)通志》在聚宝门外,报恩寺西。”

    长干里在江宁县南。《大清一统志·江苏省·江宁府·古迹》注引《舆地纪胜》:“长干,在秣陵县东,里巷名。建康南五里有山冈,其间平地,民庶杂居。有大长干,小长干。小长干在瓦官南巷,西头出江。”又引张敦颐《六朝事迹》:“长干,秣陵县里巷名。江东谓山陇之间曰‘干’。又天禧寺在城南门外,旧名长干寺,乃大长干也。”

    由上可见,勾践在上年(前473)灭吴并其地。翌年,命范蠡在吴筑“越城”以镇吴地。此“东瓯”系指称“东越”或“越地”,并非指后来浙东南之东瓯国:

    《茶经·四之器》中所引“晋·杜毓《荈赋》所谓‘器择陶拣,出自东瓯’”;此“东瓯”相当于“东越”范围。陆羽恐人不明所指,特意解释“瓯(者),越也”;系泛指“越地”。

    唐·罗隐《献尚父大王》诗:“数年铁甲定东瓯,夜渡江山瞻斗牛。今日朱方平殄后,虎符龙节十三州。(《全唐诗》卷662)”唐·郑巢《送姚郎中罢郡游越》诗:“逍遥方罢郡,高兴接东瓯。”

    宋·邵雍《春水长吟》诗:“西蜀遨争举,东瓯禊竞修。”宋·袁说友《周锡自蜀归浙》诗:“东瓯西浙两夤缘,齐止金陵万里船。”宋·戴复古《石屏诗集·美廵检秦君祷雨有感》(卷十)诗:“我昔归舟泊西浙,屡上吴山望东越。”

    元·傅习、孙存吾《皇元风雅后集·李坦之·姑苏台》(卷二)诗:“吴王宴罢歌台晚,斜日清江映阑槛;台上西施醉捧心,江边东越愁尝胆;鸱夷裹尸去不还,麋鹿散迹游其间;秋深明月照高树,惊乌啼落丹枫寒;功名独羡陶朱子,一叶扁舟弄云水。”

    上述“东瓯”与“东越”诗句均指浙江越地。勾践灭吴并其地后,既要稳定吴地,又要迁都琅琊,争霸中原;当无暇顾及东南。况灭吴后,范蠡即激流勇退为“陶朱公”。何来“越相范蠡”至温州“筑城”?温州春秋城址何在?温州与南京,在刚灭吴的勾践眼中,孰重孰轻?目前温州连西汉东瓯都城故址,都无确定地点;还奢谈春秋城址!当然,东瓯春秋是否建国,尚有待于进一步发现。但学术研究并非文学创作,可以“兴公作赋空想像(东晋孙绰凭天台画图,而作名赋《天台山赋》)”。

    正因南京其地处战略要冲,故勾践于此建“越城”;南京建城史当始此。长干里位于南京中华门外长干桥南,雨花路的西侧。长干,即山间长条形平地。里即古居民区通称。自春秋至六朝,长干里是南京的繁华之地。唐李白、杜甫、杜牧等都曾游历,并留诗文。成语“青梅竹马”,即源于李白《长干行》中“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之诗句。

    蒙文通先生在“文革”“牛棚”的特殊岁月中,白天“劳改”,晚上撰写《越史丛考》。1968年5月,初稿竣,未及修订,“再阅月而逝”(蒙默《越史丛考·整理后记》)。因而智者“百密一疏”,在所难免。而今东瓯学界在《越史丛考》出版后近25年中,仍据《越史丛考》的“东瓯”结论,作为东瓯“春秋建都”的“铁证”。致使南京浙东,地谬千里,实在是匪夷所思!

下一页更精彩……

页码:1 / 12
123...12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