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感想手写信——林赛君
林赛君 来源:温岭卫生网·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7年08月29日10时01分 发表评论

    温岭卫生网·往来网文学频道8月29日[随笔]那次同事借书,回家搜寻书堆,竟翻出厚厚的一沓旧信函。那是我刚进大学时和别人的来往信件,毕业后我扔掉了许多东西,独独舍不得扔掉这些。

    如今旧信重读,竟让我饶有兴趣地不知不觉看了一个多钟头,想也奇怪,当时平淡的文字,如今却是如此的神奇,昔日的亲人、朋友、同学、师长依次从字里行间走出,与我叙旧交心,侃侃而谈,让我一阵激动一阵惆怅一阵温暖一阵伤感……是呵,写信,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刚上大学时,手机还不是很普及,书信还是理所当然的联系方式。我总喜欢在台灯下信笔涂鸦,尽情笔墨,流走其中的文字,既有叙说校园生活的平常,也有际遇生活的感慨,或者是一时兴起的心情。可以说,写信与读信对我来说都是难得的享受,执笔的时候,心绪在纸笺上尽情释放,所有快乐的、烦恼的、郁闷的事,都可以畅所欲言、一一倾吐。读信的感觉,虽不是字字珠玑,却句句有情,看到的是文字,读到的是心情,品味的是温馨,有时还能享受到信函所带来的文辞之美、书法之美。

    大一下半学期,手机突然风靡校园,大家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手机号码是****请存一下”,“有事发我短信”……而手写信,也就在这个时候淡出了联系领域,并渐行渐远了。

    不写信的日子里,信封和邮票开始躺在抽屉里无所事事,以至于蒙上了一层灰。不写信的日子,通讯却是日益发达,手机一拨,鼠标一点,空间、时间都不再成为问题,即便千里之外,联络也在片刻之间。

    如今,还有多少人能够静下心来,倾注感情,斟酌文字,花费笔墨,认认真真地给远方的亲朋好友写点什么呢?即使你愿写,而对方也不一定回信,说不定还会说你傻——有事打个电话,发个短信不就得了吗?但仔细想想,电话虽快捷,有那么可凭追忆的痕迹吗?短信虽方便,有那么亲切耐嚼的文字吗?古人说,见字如见人,字如其人。一封手写信,在阅信者眼里,不只是一种文字符号,还是一张面孔、一种表情。那些进入了计算机字库时代的汉字,尽管带来了种种便利,但千篇一律的字体,是否也让我们存在一丝遗憾?

    曾几何时,我们都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尤其是我们父辈一代人的交往,好象还是在字里行间爬行,小时侯父辈伏案写信的样子让我记忆犹新。那时侯,对家人的期盼,对佳音的等候,全就寄托在那薄薄的信纸上,细心的人们甚至开始计算它到达的时间以及收到回信的日期,等它越过千山万水飞到了家里。那种在写信、盼信、阅信、回信、寄信过程中种种跌宕起伏的体验是那么美妙又那么漫长……

    几页素笺,鱼叼雁衔,驿马相传。书信,也该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了吧!相比而言,古人的书信传情显得那么不易。大诗人杜甫的一句“家书抵万金”,寥寥数字,一个旅居者对家书的期盼与渴望便跃然纸上,因为古时的交流并不这样快捷,需要翘首引颈,需要两两相望,需要顾盼神离……而在这地球村般的社会中,古人说的“千里共婵娟”已不再是梦想,古人那种“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归梦如春水,悠悠绕故乡”的悲切思亲、思乡之情,也不会回到现代人的精神细胞中了。

    只是,当我们享受着现代通讯带来的种种便捷的时候,是否有一些情意在渐渐流失?

    是否少了几许感动,缺了几许温情?仔细联想这么多年来身边的改变,真的发现,沧海桑田的巨变,已经不知不觉擦身而过了。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