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母亲——李新福
李新福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6年09月04日15时02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9月4日[李新福专栏]:韶光易逝,倏忽十几年。

    十三年前的秋天,忽而传来一阵噩耗,母亲在城西新基石矿遇难,在邻近办理事务的我,匆匆赶往医院,见舅父他们早已在那儿焦急地等待医生的结论,奄奄一息的母亲,此时瞳孔已经放大,医生告知,没救了!

    当初的我,泪水不知从何而来,怨自己不孝,未能照顾好母亲,恨石矿老板心太黑,唯求产量,把原本应梯级开采的规定置之脑后。人的生命是何等的脆弱,怎禁得起巨石的轰击。利欲熏心的老板,并未从此吸取惨痛的教训,仍然我行我素,弃自然规律,安全规则而不顾,不搞彻底整改,隐患未除,直至酿成了数年后又发生的群死群伤的悲剧。

    母亲去世已有十三个年头,近日想起,已像一块冷却的铁,虽然还压在心头,但失去灼痛的热度了,因此能够沉重地,但冷静地想想她的命运。

    母亲生在贫家,嫁在贫家,物质生活的艰辛,是不必说了。精神上,也从贫困性情粗暴的丈夫,是没有得到安慰的。至于他的桑榆晚景,本来也不算坏,由于儿女成家立业,顿觉欣慰,儿子们微薄的经济资助,给原本是苦惯了的她也算是能温饱度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母亲为人的秉性、脾气,邻里间对她也颇为投缘,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然而,她是不满足的,非常痛苦的。母亲太惦记着儿女了,像是有卖伞的和晒盐的两个儿子,她的心态总是调节不过来,并且是以去石矿做工来减轻心情的不宁,而丧命于矿区的,她是痛苦中死去的,我的内心又是多么愧疚!

    孩提时,我在母亲牵手中跚跚学步,在她教导中牙牙学语,在母亲期盼中迈入学堂,在她无微不至关怀下逐步成长……

    当我参加工作单独居住时,我想把她接来,可是她不愿意,说是鸟笼式的生活,商品房各顾各的,老死不相往来的邻居。说实在的,我们夫妻上班,小孩子读书,惟独她空守屋子。而在家乡,空闲的时候,可以同别的老太太们拉拉家常,自觉热闹。她叫我常回家看看,我总是说要去的,却经常未去成,这情形,做母亲的是一个把无比痛苦的事,在她看来,她这亲生亲养的儿子,她用了整个爱了一生的儿子,到底变成了每月若干元人民币,这是多么伤心的事啊!

    然而,她到死也不忍责备我一句,也许这母亲爱的盲目性,使她真的相信我并没有过错。她知道我是公家的人。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我想这一点,也可能是她谅解的理由,但她到底是无奈还是宽容,做儿子的我至今却难以惴摩得透,但可以肯定,她内心的矛盾是多么深刻,这是最痛苦不过了的。

    我母亲的一生就是这样茹苦含辛的一生。咦!她辛劳的汗水干了又流,流了又干,凝重的脚印弯弯曲曲,曲曲弯弯,难道说这就是人的命运……

    如今石矿已经封停,隐隐可见一块竖立着的是“废弃矿山危险,注意避让”的警示石碑,一个惊憾心灵的丝丝隐痛。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