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水渚镇20——唳夫
唳夫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6年03月25日20时25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3月25日[唳夫专栏]唳夫水渚镇第二十章。本章写了20天,唳夫写作的速度和频率又开始均匀了。

 

 

 

 


水渚镇

唳夫


第二十章

    腊月廿十过后,又一个寒流不期而至,天气越发的寒冷了。清晨时,路旁的蓑草上盖起银白的霜露,池塘水面结了一层厚厚的霜冰,菜园里的大白菜和青菜像戴着毛茸茸亮晶晶的帽似的,只有田地里绿绿的紫云英长出来不久,软蔫蔫的没一点精神。然而春节转眼就到,农村人重视过年,谁不想轻轻松松地过一个平安年?年是欢乐和祥和,带来紫气氤氲,带来福气和希望,人们忙着置办年货,有条不紊地张罗,所以年前的这几天,反而要比平时显得更加的忙碌,然而人人心里满溢着暖暖的活气和热乎气,可以从各人的脸上看出来。

    冬生还在外面做生活,仍是披星戴月,天未亮出门,见了星光才能回来,他还得忙一二天。家里的年糕云来抽空儿送到年糕加工场做好了。到了旧历廿四,菊香和娘忙乎了一整天,擦了窗户,擦了桌、椅、凳,将楼上楼下打扫得清清爽爽,不留一丝儿灰尘,面貌焕然一新。第二天早晨,娘老年人起得早,坐在窗户下开始包白米粽和蕃薯粽,糯米水中浸了好多天,一粒粒晶莹亮白。云来也起来,忙着要出门。菊香叫住他说,阿来,昨晚儿我同冬生商量了,今天我们要回到家里去的,家里那边灰尘还没有掸,昨天公公婆婆寄口信过来,噜里噜苏埋怨了许多话,再不回去邻舍会讲闲话的。云来说,真是的,爷爷奶奶说得对,两人老人家在家里盼着你们呢,你们放心走好就是了,我那边厂里就要结束了,我回来就做家里的事。菊香交待说,家里倒没有什么事等你做,初二家里客人要来走座,家里要摆阿爸灵位,这些事你年青不懂,就去央求太公帮忙,我和冬生要到初二日才能来。云来答应了慌慌张出了门,今天厂里要拆小工工资,很多事情等着他做,拆了工资今年才算正式收工了。

    很快到了新街,进屋听见小琳用普通话同一个踏帮人在说笑,一眼瞥见云来,小琳走上前,告诉云来,说刚接了表姐的电话,表姐叫她去一趟,将加工费结了。小琳说:“表姐知道我们初做鞋,资金紧张,叫我们拿了钱好拆小工工资。我说这个钱我们现在还有留着,不忙算加工费,表姐不依,非要叫我们去。”云来说:“你表姐替我们着想,我看就不要客气了,你去算一下吧!”小琳说:“还是你去吧,我正准备接着算小工工资呢,昨夜晚算着算着只想困觉,还没有弄好哩!”随手递给云来一个记账的笔记本子,云来伸出手接了转身出门。

    这镇上各家鞋厂发工资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这个规矩当然不是大家坐着商量成的,估计可能是起先办厂的老板们定的,由于这种做法对老板来说,十分的有益,然后大家才争相仿照,成了铁打的规矩了,而且一几十年沿袭下来,直到现在。工人们在各家厂里做活,按照国家《劳动法》规定,工资应该月结月清,没有其他方法;然而在水渚镇里的私营企业却不是这样,工资大都是半年一结或一年一结。就是说工人们一天天做下来,每月领不到全额的工资,只发一百二百元生活费,剩余的大部分要等到年中或年终一块儿结清。有些老板做得出格一点,年终结算的时候还要扣住五百一千。不理解的人会问:扣住这么多钱干什么呢?这份钱算作压金。老板的想法,今年你回家过年去了,这是天经地义,不能拦你抯你,如果你明年还来,还是到他厂里做工,这还罢了,被扣的压金一分一厘算给你,决短少不了你一分钱;如果你明年不回来了,或者回来竟往别家厂里做工了,那可对不住,这压金可给你没收了。镇里惯例如此,道理并没有讲的地方,去吵去闹说破喉咙也没有用,老板说出来的理由比你还充分。老板有老板的道理,老板有老板的难处,工资一年一清可以缓解资金紧张,你算一算,一个工人平均工资算1000元,按百来人算,呆木人也算得清楚,老板可以利用多少资金?而压金一法,可以使那些熟练工人不止于流失太多。对于做工的外地人,千把元的钱看得天来大,为了拿回自己的血汗钱,就是觉得在这家厂里做得不舒服,不爽快,不惬意,没办法也得乖乖地回来继续做下去。老板们个个都是人精,做生意不是人精怎么行?怎么发财致富?你们回家过年吗?嘿嘿!先给你喉咙里卡着一块猪骨头,回来之后拿了钱猪骨头自然顺滑落入肚子里,不然的话,骨头便永远卡着,教你咽不得,吐不得,看你来不来?

下一页更精彩……

页码:1 / 5
123...5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