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进城——潘岳军
潘岳军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5年09月07日16时12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9月7日[随笔]潘岳军进城》。

 

 

 

 

 

 


进城

潘岳军


    昔日伙伴进城来称:76省道泽国至玉环坎门的复线就经过我们村门前,到时进城就更便捷了,目前已开始征地了。望着他脸上那灿烂笑容,我也倍感喜悦,溢于言表。

    进城,是我童年的一种奢望。那时候,城里人还不愿到乡下去,而乡下人都想挤进城里,到乡下的只有几位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大约过了好些年,我也就成了一个渴望进城的乡下人。

    从小在田垄村落长大,看惯了青翠的山坡,湛蓝的大海,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袅袅而起的暮霭和炊烟。村前的公路上偶尔驶过一辆汽车,全村的孩子们都会齐刷刷地站在路边,向这一庞然大物行注目礼。大人们说,这是从县城开来的,于是我们便觉得县城一定是一个很了不起很好玩的地方,为此也萌生了我们进城去看看的愿望。

    真真将进城付诸行动的是到了小学高年级的时候。那是清明节,老师带着我们到县城的烈士陵园祭扫革命烈士。后来的进城都是选在国庆、元旦等重大节日,因为这时的县城总是披红挂绿,张灯结彩,大街小巷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像我们农村娶媳妇嫁闺女一样的热闹,更增添了县城在我们心中的光彩和魅力。

    第一次进城的那天早上,当东方泛起鱼肚白,我就火燎地起床,草草地扒上几口油炒饭,将从父母那里要来的二角钱小心谨慎地揣进贴身的衣袋,带上母亲烙的糯米饼,欢天喜地跟着老师上路。

    沿着一条蜿蜒北去的小河,在迤逦起伏的小路上行走,晨风拂面,神清气爽,心情好极了,走了二、三里路,太阳才从高高的山岗上露出红彤彤的脸,将和煦的光辉洒向刚从酣梦中走出来的山峦、村落,以及那些在土地上荷锄躬耕的父老乡亲。

    爬过长长的姆岭,又要爬高高的藤岭。当我们喘着气爬上“腾半天”的藤岭时,纵目远眺,美丽的石夫人和县城错落的楼群甚收眼底。走到这里,我们本有些疲惫的双腿,就会平添了许多的力气,还激情满怀地大叫几声,乱吼一气。

    初逛县城,一切都让我们感受到新鲜和刺激。一条长长的人民路以及纵贯其中的幽深北门街、县前街、三宅巷等小街、小巷,都被我们这些在田野里撒惯了野的足迹叩询着。在县城里,有二个地方是后来我们每次都会光顾的,一个是百货商店,琳琅满目的货物我们只能看看,只有在文化用品专柜前,才能买上几本练习薄。另一个地方是新华书店,书架上五彩缤纷的连环画,让我们十二分的着迷,但是,我们只得望而却步,因为兜里没有买书的钱,最多也只能买上一、二本。

    岁月像村前的小河,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好今,我已是一个正二八经的城里人了。今天的县城与记忆里的县城已不可同日而语。时代的脚步已将狭窄的街道踩得宽敞平坦,二、三平方公里的县城已变为二十八平方公里的中等城市,新建的街心、东辉、锦屏公园绰约多姿,流光溢彩,而原来那条进城的弯弯山路也随着藤岭、姆岭隧道的相继贯通,早已杂草丛生,无人问津,邑人谢铎诗句里的“藤岭腾半天,姆岭走半年,跌落小坑洋,湖漫捡骨转。”已一去不复返。进城的道路也由原来的泥泞小路、沙土路、块石路,再到现在的平坦水泥路,每隔10分的进城班车每直达村前。许多钱包富裕的城里人还跑往村里购买老房。当周未来到时,他们带着全家老小去呼吸乡下清新的空气,感受乡下宁静的生活。

    日复一日地在人来攘往的人流和喧嚣不尽的市声中奔走,正加深着我对城市的理解和感受,逐渐领略到她无奈的一面。我还有幸到过上海、杭州等更大的城市,在密如蚁穴的城市交通图上辨别行进的方向,寻找栖身的处所时,一种生命无根的飘浮感就会深深地缠绕着我。夜里,总会浮现出炊烟下鸡鸣吠哞的和谐乐音。我似乎明白了,没有经过城市的嘈杂,你就无法认识乡村的宁静。深沉博大的土地上流淌出的汗水,喂养和支撑着城市文明;改革的春风又不断带动和润泽着乡村摆脱古老的车辙,向着现代文明迈进。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