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捡泥螺——潘岳军
潘岳军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5年09月06日01时36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美食频道9月5日消息:潘岳军兄发来这篇《捡泥螺》,居然一时找不到黄泥螺的照片!皆因泥螺在温岭太普通,太平常。

    潘兄的家在温岭市城南镇的长沙村,那里产的泥螺据老人讲是没有泥沙的。

    温岭的地名也算厉害,居然有长沙村,也有湖南村。

 


捡泥螺

潘岳军


    近日回乡下老家,路过姐姐处,看到餐桌上放有一盘新鲜的泥螺,嘴馋得快要流出口水,一经打听是老家亲戚刚捉来送的,这才记起现在真是泥螺旺发的季节,童年捉泥螺的情景不觉也浮现在眼前。

    泥螺在我的老家被称为“沙雨”。温岭特产歌中有这样一段描述:“三塘四塘踏弹鲋,长沙莞岙捉泥螺……”可见家乡是泥螺产地了。我的家乡滨临大海,村前有大片滩涂,讨小海是村人的一项副业。每到农闲时节,人们纷纷背着竹箩,提着木桶,到海里捉青蟹、踏弹鲋、捡泥螺……因为捡泥螺技术要求不高,所以成了我童年捕捉海鲜最常做的一项乐事。每逢休息天,我就邀上伙伴,卷起裤管,提着小木桶往海滩上跑。

    泥螺一般都生长在带水的滩涂上,很容易被人发现,因此,捡泥螺是轻松又简单的童年游戏。来到海边,等到海潮一退,我们就争先恐后地往那镜子般的泥涂上跑。泥螺星星点点的撒在泥涂上,它既没有青蟹铁一般的钳子,也没有弹鲋那样高跳的本领。它只是披着薄薄而又透明的铠甲,在水汪汪的泥涂上自由自在地游动,时而傻傻地爬,时而驻足歇息,且留下一道长长的轨迹。望着那些心爱的小猎物,我们也真象学数数那样,一、二、三、四……耐心地把泥螺捉到小木桶里去。

    不过,捡泥螺时也要注意,那种小小紫色的铁泥螺可不能捉,它只是漂亮却不能食用;还有那种大大的泥螺王,更不能捉了,吃了它,第二天便会使人脸蛋发胖,让人家说你是个“馋嘴猫”。

    捡回的泥螺不能放在竹箩里,它会放出一种粘液,把尾巴伸到竹片的缝隙里,慢慢地溜掉,使你空手而归。因而泥螺要放在干干的木桶里,那样它就束手无策老老实实了。要是不小心将木桶弄湿了,那可就麻烦了,泥螺就会顺着潮湿的地方,趁机逃走。另外,捉泥螺也要选择好时机,一般来说,盛夏时节是泥螺旺盛期。特别是午后,是捡泥螺的好时候。不过,前些年初夏的夜潮时节,泥螺旺发,附近几个村的村民纷纷带着手电筒,提着家什去捡泥螺。有的全家出动,有点带着好奇边观边捉。因方法简单,又加上天气晴朗,捉的人越来越多,每夜不少于千人,整个海涂灯火点点,人头闪动,十分壮观。

    泥螺食用也比较简单,有的将捡来的泥螺洗干净后,放上点盐腌制食用,有的放到锅里鲜烧,但是要掌握好火候,太熟了,泥螺就缩成一小点了。

    光阴渐逝,我也不再是昔日在滩涂上奔跑的小孩,然而对泥螺总牵挂着一份情愫。每每走进菜市场,看到一瓶瓶腌制或新鲜而价钱不菲的泥螺,不禁思忖着昔日少人问津的泥螺,如今成为稀有海鲜,又使我更想去重温那童年的时光。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