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名探陈正明:让隐形人说话[图]
李向阳 来源:都市快报 加入时间:2005年08月25日17时12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人物频道[本地人物]:《都市快报》记者李向阳采访了浙江省台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陈正明。很多往友对陈正明非常熟悉,就不再赘言了,大家互相交流。

 

 

 

 


名探陈正明:让隐形人说话

记者李向阳 都市快报


   刑警也有感情,很多被害人家属的悲伤,他们都感同身受,因为,他们也有亲人。绑架案,这是警察最担心的。一旦绑匪撕票,给办案刑警带来的阴影可能是一辈子的。台州刑侦支队的陈正明,办过50起绑架案,人质全部获救。

    今天就带你去认识陈正明。

陈正明(往来网标志左边穿“现场勘查”作战服坐在电脑前的就是)在“模拟命案指挥部”现场。(方城徽摄)

    面对媒体,陈正明拙于言辞。若逼着他去讲那些曲折又离奇的案件,他会简单地说:“哦,那个啊,那个有意思。”更多的情况是,陈正明眼光沿着天花板转了一圈说,太多了,我再想想。

陈正明(李向阳摄)

    那些被撕碎的故事就这样“藏匿”在他的脑海中——他擅长的不是演说;他擅长的是:让一个隐形人说话,这个隐形人的名字叫“现场”。


幻影魔术店的灯光

    陈正明不太愿意回忆“2005.3.13”杀人分尸案:一个10岁的孩子被害——他的孩子也是这个年纪。每每遇到孩子被害的案件,他就很不舒服。

    回忆从孩子的手掌开始:3月14日下午,一只小狗在台州商业街开元路上往回跑,它嘴里叼着一只小孩手掌;狗的主人——开元路一家电回收店老板,发现后连忙夺下,将手掌埋到自家店前的绿化带边——手掌正是开元路一五金店店主叶道春的儿子叶帅宇的右手掌,两家店面相距不过百米。

幻影魔术店(毛剑杰摄)

    半年之后,陈正明还忘不了那位父亲的情绪:“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我也是一个父亲,很明白这件事意味着什么。”

    狗主人反映,小狗一般都在店附近。陈正明对狗做了实验,印证了狗主人的话。叶道春说儿子喜欢在附近玩,也不会轻易被陌生人哄走。直觉告诉陈正明:必须以五金店为中心,周围200米为半径进行定点、定时、定位的全面排查。

    3天后,叶道春想起了13日晚上的一个小细节:那天傍晚,他去附近的一家幻影魔术店找儿子的时候,发现店门关着,灯也关着。到了次日凌晨1点,他再次路过幻影魔术店的时候,发现楼上开着灯。而叶帅宇喜欢到幻影魔术店玩,和店老板胡某很熟。

 

幻影魔术店(毛剑杰摄)

    技术人员在幻影魔术店卫生间的门框上,发现了小米粒大小的一块肉,在洗洁精瓶上也发现了少许疑似血迹。这一细节像一张沉默的嘴巴,在被发现之后彻底开口:

    胡的幻影魔术店生意一直不好。3月11日,胡和黄两人弄了一根电棒预谋抢劫,但不知道电棒效果怎么样,想在人身上做实验。13日下午,叶帅宇到店里玩时,黄便用电棒击叶的后颈,叶大叫起来,胡便一扳手敲在叶的头上,并连击10多下……

    让陈正明至今依然震惊的是胡黄二人的从容:叶死后,两人换了衣服,先到一浴场洗了个澡,然后去网吧打游戏,直到晚上10点,二人才回去开始肢解……

乳房上的疤痕

    在陈正明眼里,现场就像一个隐形人一样,只有戳到他痛处的时候,他才会叫出声来,你就可以感知到他的存在,从而进入真相——

    2003年5月25日中午,温岭高岩水库在检修放水的时候,一个身绑着石头的裸体女尸浮现在检修人员的眼里。

    陈正明说:“一般的杀人案,只要被害者身份一确定,基本上就没有破不了的。”

    死者乳房上部的一块小小的疤痕引起了陈正明的注意。“这是什么?”他自言自语地问,“是原来死者身上有的,还是被害时磕碰的?”检查结果是,这是一次手术留下的疤痕。

    “手术疤痕!”陈正明说,“一个能够被确认的客观事实,里面总是包含着非常丰富的场景。”他的逻辑很简单,有疤痕就有人知道做过手术。

    陈正明立即在温岭及台州媒体发布消息,以“乳房上有疤痕”为特征寻找线索。几天后,温岭一人称,她家亲戚——一个23岁的姑娘和这个特征吻合,但她人在江苏做生意呢。

    警方在江苏了解到,这个姑娘早就回温岭了,叫她回去的正是她的前任男友,年近30的温岭人余国荣。

    余国荣很快就交代了一切:那天傍晚,他们到高岩水库边聊天,他说他们原来在谈朋友的,后来她不同意了,但他不死心。到水库后,他再次提出谈朋友的要求,依然被她拒绝。“既然得不到,不如毁掉。”余国荣起这个念头的时候,他已无法自制了——奸杀对方后随即沉尸,仿佛自己得到了一切。

戏剧性的绑架案

    在陈正明的记忆中,最惊人、最有戏剧性的案件是发生在去年的一起绑架案。

    去年11月19日晚上9点,江云聪接到了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对方只说了一句:“你儿子在我手里,拿100万元现金来赎。”就挂了。

    江云聪和儿子江俊,没和别人发生过什么矛盾;江云聪做钢材生意,家境富裕,为人和气,口碑很好。案件的惟一希望落在了打到江云聪手机上的两个陌生号码。

    两个陌生号码一个温岭的,一个湖北的。侦查人员对那两个手机号码监控了不久,就得到一个消息,几乎把陈正明击倒:孩子已被撕票!

    “我什么案件都没怕过,要说担心,惟有绑架案。”陈正明说,“一旦撕票,一个警察的尊严就完了。”

    陈正明坐在椅子上,四肢僵硬,傻傻地瞪着前方一声不吭。他还没缓过神,江云聪打电话说:儿子回家了!陈正明惊喜之余,不由发问:怎么回事?

    原来案犯是50岁的江伯聪,以前做钢材生意,亏了。其侄儿江云聪也做钢材生意,赚了,江伯聪不由眼红,2004年10月,江伯聪联系在湖北认识的朋友绑架侄孙江俊。他们当时把江俊带到一个窑洞里,给他吃了几粒安眠药,以为他能睡上一阵子。没想到江俊体质好,一会就醒了,见周围无人,就跑回家了。

    而侦查员在监控时听到的撕票——案犯事后交代,他们当时商量,钱拿到后就撕票。绑匪说的是湖北话,侦查人员没听清,以为已经撕票了呢。陈正明哭笑不得。

    陈正明想起这一段就哈哈大笑,他说:“那次啊,最吓人,也最搞笑。”

名探档案

陈正明  38岁。1985年9月-1988年7月,在浙江公安专科学校侦察系读书;1988年8月-2003年9月在温岭刑侦大队工作,29岁即任刑侦大队大队长;2003年9月至今,任台州刑侦支队副支队长。省公安厅首批刑侦行家。

曾参与破获大案:

2005.3.13椒江碎尸案;

2004.1.6温岭校长强奸学生案;

2003.11.17椒江无头案。


记者手记

    初见陈正明,我吃了一惊:他的眼神坚毅,头顶有些脱发,稍微有点眼袋。他见我目瞪口呆就大笑起来,问:“是不是想起一个人?”是啊,太像了。他说:“是学超吧。”我说:“是啊是啊。”

陈正明小心翼翼靠近模拟命案现场,可以看到聪明脑袋。(资料照片)

    陈学超是我之前采访的刑侦行家之一,苍南刑侦大队大队长,这两个人就像是一个模子里浇出来的。

    陈正明乐呵呵地说起去省里开会的场景。他说他见到陈学超时,也大吃一惊。开完会,聊兴还高,但时间有限,只得合影留念作罢。他说,雁荡山那边也有一个警察,也是这个模样,两人便约定,改日雁荡相会,把那个人也叫出来,三个人一起合影。

    这是他偶然获得的快乐,细小到容易叫人忘记。

    1996年之前,类似的快乐还多一些;1996年之后,陈正明有了孩子。他说,有孩子以后,办到有关孩子被害的案件,感觉完全不一样——他至今办了有50起绑架案,人质——大部分都是孩子,全部获救。

    “从1996年开始,只要案子涉及的孩子和我孩子大小差不多的,心里就起感应。”他说,“那是一个父亲的感应,根本没办法克服。”

相关链接:

椒江男童碎尸案真相大白[图]


 

 图片:往来网资料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