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说说箬山话——莫爱蓉
莫爱蓉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5年07月08日18时05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方言民俗频道7月8日[方言研讨]编者按:高中时,莫爱蓉说箬山话》,全班都不懂。所以她骂别人“蓝行”,现在成了她的代号。至于她是不是比我大,这个要等江小健考证。

    文章中还把黄晓慧老师文章《渔镇石塘的“江西”[图]——黄晓慧》的“江西”解释得更清楚。


谈谈箬山

(一)说说箬山话

莫爱蓉


    箬山是温岭市唯一讲闽南话的地方,由于人单势薄,身陷重围,久而久之,这闽南话也就渐渐成四不象了。我不知道闽南人听了管不管叫这话为闽南话,但我很清楚,至少现在一些小辈们是听不懂其中一些自家话了,有时甚至包括我自己。

     我老母总叫我儿子宇升阿梅,嘱咐他要乖乖,不能太调皮。听到这乖乖,总觉有点别扭,但也觉得妈真逗人,大把年纪了,学后辈,说国语。直至一次在东南台听了方言之后。才恍然大悟,才知此乖乖非彼乖乖,非国语也。

    更令人叫绝的是一次老母叫我侄女去村部取封批(闽南方言,批为信,这“批”的发音和“被子”很接近。)谁知她回来竟说,东瞧瞧,西望望,这边找,那边觅,就是没看见被子,不过有意外收获,就是看到我的一封信,拿回家了。让我笑了整天。

    所以,再三权衡,还是称自己家乡话为箬山话为妙,算给温岭添种方言吧!

    箬山话中有几个特殊称谓挺可爱的,这第一应该是本地人。何谓本地人,说来话长。稍了解箬山历史的人都知道,我们箬山先民都是福建泉州,惠安一带的移民。并非土生土长的箬山人,先民总是那样的清高自傲,而且从不忘本,忘祖,很有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感觉,他们从来都称自己是福建人。石塘和箬山有着说不清的渊源,就称他们为石塘人。除此之外,无论你是温岭太平的,还是松门箬横的,或是泽国大溪的,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方人,一概称为本地人,或本地小伢(含有贬义)。

    称谓中用得最多、最广的是“阿梅”。“阿梅”的意思难解释清楚,但却又极其简单,而且用起来亲切、自然、随和。只要比你小的人,你都可以称他为“阿梅”,并且不分男女老幼,不论资排辈。举个小例,农历7月7,方城徽带着他的“阿梅”(他的孩子)来我家过节,方城徽比我小,我可以称他为“阿梅”,我同样可以称他孩子为“阿梅”。我老母高兴呀,就一个劲地叫他阿梅有空多来玩玩。所以,当你到箬山时,碰到一些老阿妈(老奶奶)叫你“阿梅”,你可别大眼瞪小眼,虾米(什么)也不懂,要知道,这是老阿妈见你欢喜。

    再介绍介绍“江西”。这“江西”非地名,亦非江西人。而是打工的代名词。早在80年代,箬山渔业经济辉煌一时,大小冷冻厂遍地开花,引来了无数的江西人来打工,久而久之,江西人就成了打工仔的代称,江西也就成了打工。我也常常称自己是江西,是我学生们的江西。

    还有称胖乎乎的小孩为梅姑,圆圆脸的为荸荠,傻乎乎的为蓝行,贪得无厌为普陀厕所,动作缓慢是放台湾港。

    可爱吧,我的家乡话!但我也深深地担忧,不知这奋战中的孤军——箬山话会不会在某一日成为历史。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