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我的爷爷——莫爱蓉
莫爱蓉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5年07月01日23时03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人物频道7月2日编者按:莫老师也是我高中同学,现在教书育人。我到昨天才知道她原来叫莫爱蓉,不叫莫爱荣——整个高中阶段,我还以为她们家要她不要爱慕虚荣,我还一直对她们家人满怀崇敬。

    现在看,就不知道谁是蓝行了。莫老师的排比句用得很结绲:“……不省人事之后,在我父母的强令下,在左邻右舍的劝说中,在我每天的监视里,……”不愧是人民教师。


我的爷爷

莫爱蓉


    15年了,整整15年了,依然不愿相信,爷爷离开我已有15年了。

    爷爷是个有趣的老头,他大胆包天,敢于8岁离乡背井,却又胆小如鼠,文革一来,便焚古籍,毁古雕;他重男轻女,从不抱孙女,却又平等待人,视养子赛己出;他吝啬小气,任我讨三天三夜,也不给一分钱,却又豁然大方;他坚韧顽强,他自傲清高……他那极其平凡、普通、曲折、爱拼的一生深深地打动着我,时时鞭策着我,鼓励着我。

    爷爷出生于泽国一户贫农家,家境的困苦,日子的艰辛,曾祖母多次想把他送人做养子,但为不更换神圣的莫氏姓,8岁时就孤身一人离开了老家,到箬山谋生。箬山是个宗氏观念极强的地方,多为陈氏姓,莫氏算是凤毛麟角,仅有一家。我不知道爷爷到底付出了多少艰辛,遭受了多少白眼,流了多少血汗,但我知道,爷爷最终在箬山站稳了脚,挣了钱,买了船,娶了妻,生了子,过上了踏踏实实的箬山人生活,成了地地道道的箬山人。

    爷爷有个外号叫“冷粥”,据说是这样得来的:年少之初在船上做伙计,吃的都是别人剩余的稀饭,还都说我喜欢吃冷粥,这粥凉快;孤身一人在家,一天只烧早餐一顿,余下两餐是早餐剩余的,原因还是喜欢吃。其实不然,究其真正原因,其一,是忍耐,其二则是为了省另两顿的柴火。也许正是如此,保长看中了他,把胞妹嫁给他,可惜,这大奶奶经血倒逆,早逝。随后,爷爷又娶了一房,也就是我奶奶。奶奶有点不简单,她有着小家碧玉般的美丽清秀,聪明而贤惠。奶奶的父亲是私塾先生,一手好字在石塘闻名,挑女婿也是在石塘闻名。很可惜,爷爷不知疼爱自己老婆,让她在满月病愈后随他从船上挑货送客,害得奶奶又早逝。每看到我读书写字,他就会和我谈起奶奶,告诉我:“爱蓉啊,知道吗?你奶奶识字,你太公的学生念书都是她听的。你奶奶还腌得一手好鱼,台湾客人都赞不绝口。”

页码:1 / 3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