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小街·老人·旧宅——江敏丹
江敏丹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5年05月23日09时35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旅游频道5月23日编者按[走街串巷]江敏丹的小镇情怀——《小街·老人·旧宅》,道不尽对家乡的思念。

 

 

 

 

 

 


小街·老人·旧宅

江敏丹


    这些天一直阴晴不定的,但我们出游散心的兴致并未因此而减低。待到周末,相约去感受乡野气息,一行人冒雨到了松门,打着伞穿行于旧弄老巷中,戏称细雨迷蒙中的松门街倒是别有一番浪漫意韵的。

    因了再次探寻老街的心绪,我们有意避开热闹繁华地段,专挑偏远小路前行,七转八拐地不觉走入了万新街,而松门人似乎都习惯于叫它“新街”。

    虽名为新街,其实这是一条冷清的小街,加上是雨天,街上更显落寞沉寂,家家门户轻掩,偶见几位老人家绽满皱纹的脸从木窗后露出来,混浊的双眼茫然盯着街面,当看到我们打伞经过时,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讶给木然的表情注入了些许神采,然而转瞬即逝,恢复了先前的茫然木然。

    心中,莫名地颤了一下,思绪也在此刻如这雨丝般漫天飞舞,不由自控地猜测起老人心中的感受,许是这轻扬的雨丝飘入了他们的心中,湿润了尘封多年的往事?或是我们这些嘻笑而行的过客让他们感受了生活的奔放而自叹自怜?我无从知晓老人内心深处的思虑,只能任由丁香般淡淡的忧伤在空气中渐渐弥漫开来。

    多年前,三姨一家曾在这条小街居住过,离开松门多年的我,对它也就较为熟悉些,只是那时候的小街,比起现在来要繁华得多。那时经过小街时,总能看到满街满目的货物,与老街不同的是,这儿都是由小贩们摆出来的流动摊点,所卖的也是家禽食品居多些:你会看到排放得很整齐的满篮子的鸡蛋鸭蛋等着它们的买主;家乡特有的“绿豆面”、“米面”整袋整袋地将被出售;猪仔很无奈地被农户们关在竹笼里,占走了小街一角,而它们的主人则在大声地和买主讨价还价,执意要卖个好价钱……一时间,鸡鸣鹅吟鸭叫猪嚎,人们在一片混乱中完成了各自的买卖,小贩们心满意足地数着到手的钞票,买主们拎着属于自己的东西快乐地离开,小街就这样展示着不同于老街的嚣闹。

    而眼前的小街,是落寞的、萧条的,只是在十字路口处很零星地蹲着几个菜农,卖些茄子萝卜土豆等,因为雨天,菜农们也失了吆喝的热情,只是默默地看着、等着,偶尔也见着几个家庭主妇路过小摊时,很随意地翻看一下,但还是站起身走了,而菜农们也还是漠不关心地看着,仿佛一旁的货物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这么不着边际地漫想着,突然间有些茫茫然起来,好在有人发现一个小院落,大家说进去看个究意,我也就转了注意力。

    穿过一条极窄的小通道,里面竟然藏着一个小院。是个极老的院子,淹没于四围的高楼中,光线很是暗淡,东西两边厢房紧挨着中间的堂屋而建,堂屋门口坐着一位老人,用一台机器剪海蛳尾。机器表面铺着一层铁板,留个小圆孔,下面叶轮在飞转。我不听劝阻地试了一下,拣了个大点的海蛳紧紧捏在手里,将尾巴对准机器上的小圆口子,只听得“咔嚓”一声,手上抖了一下,海蛳尾就去掉了。平日里吃海蛳的时候,何曾想到过海蛳会是这样一颗颗地被人们剪掉的,仿佛它们理所当然就应该没有尾似的,想想自己生疏的动作,再看看老人的娴熟利索,不由得很是虔诚地站在一旁又看了一番。院落里晾晒着些海鲎壳,听老人说,有人专门收购海鲎壳,3块钱一个,听说是作药用的。

    老人家一边做着手上的活儿,一边和我们说着一些琐事,老人一家就生活在这小院落里,靠做些活计补贴家用,从他的言谈中,我能感受到老人的生活并不富裕,但却过得很满足,我们一边感叹着生活是该知足常乐一边告别了老人继续前行。

    当我们来到一个叫“花园里”的四合院时,突然有了种时光倒流的错觉。“三进九名堂”的布局,雕梁画栋的气势,向世人宣告着这里曾演绎过大户人家的兴盛衰败史。

    我很是仔细地打量着中间的小庭院,抬头能看到四方的天空,低头能发现墙角的苍苔,高翘的飞檐与精美的木窗风韵犹存,台门上方的雕花虽然斑驳但依旧精致,历经沧桑后的凝重厚实就这样在不经意中让人感受了。

    没由来地想起苏童的《妻妾成群》,也许这些古老的故事最适合在古老的院落里上演。眼前,掠过一幕幕陈旧的画面,像是在翻阅一张张退色的照片,遥远而又清晰。唢呐笙箫声中,一位头盖喜帕、身穿大红锦衣的新人被扶着跨进了四合院高高的门槛,跨过了烧得旺旺的火盆,跨进了这庭院深几许、帘幕无重数的日子。佳人初至,新婚的生活毕竟还是新鲜欢愉的。晨起端茶请安,侍奉双亲;日里抡扇扑蝶,抚琴轻吟;夜里共剪红烛,研墨挥毫。大红灯笼高挂,薄帏轻纱微挑的新室终日洋溢着欢声笑语。然而红袖添香最终还是阻挡不了唢呐笙箫再一次在四合院吹响喜庆欢闹的曲子。

    于是,曾经的新人成了旧人,在冷落凄清中等待着下一位新人和旧人的到来。也许这画面过于沉重了些,还是换一个镜头吧!当四合院和它的主人们越来越老的时候,它的人丁也就越来越兴旺了。选一个夏日的午后,沏上一壶绿茶,慵懒地依在藤椅上,静静凝视墙上墨绿的爬山虎和庭院里开得烂漫的花草,鸟笼里的小精灵在架子上来回跳动,偶尔偏过脸朝主人叫上几声,儿孙绕着盆花追逐玩闹着,稚气的笑声飘出了古老的四合院,飘向更远的地方……

    而这一切离开我们已很远很远了,如今这里居住了好几户人家,隔墙而居,对窗相望,同个大门进出,同个庭院乘凉,住久了也就似乎是一家人了。听他们介绍,这个四合院是在土改的时候被政府分给了几户人家,几经易主,但依然叫着“花园里”的名字,还不忘补充地告诉我们,要是寄信什么的,只要写“花园里”就不会送错地方,言语间让我们感受到这名称在他们的心目中似乎就是块金字招牌,叫着响当当,听着暖人心呢。谁说不是呢?这么多年的相濡以沫,小院的一草一木一窗一棂都已融入了自己的生命,成为不可分割的部分了。

    看着想着,半个小镇就这样被我们走过了。然而,走得再勤看得再多,这养育了我的小镇依然让我如此地依恋,我将永远不能割舍对她的情感。


歌词:

      鹿港小镇

假如你先生来自鹿港小镇
请问你是否看见我的爹娘
我家就住在妈祖庙的后面
卖着香火的那家小杂货店
假如你先生来自鹿港小镇
请问你是否看见我的爱人
想当年我离家时她已十八
有一颗善良的心和一卷长发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街道鹿港的渔村
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清晨鹿港的黄昏
徘徊在文明里的人们
假如你先生回到鹿港小镇
请问你是否告诉我的爹娘
台北不是我想象的黄金天堂
都市里没有当初我的梦想
在梦里我再度回到鹿港小镇
庙里膜拜的人们依然虔诚
岁月掩不住爹娘淳朴的笑容
梦中的姑娘依然长发盈空
再度我唱起这首歌
我的歌中和有风雨声
归不到的家园鹿港的小镇
当年离家的年轻人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繁荣的都市过渡的小镇
徘徊在文明里的人们
哦----
听说他们挖走了家乡的红砖砌上了水泥墙
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
门上的一块斑驳的木板刻着这么几句话
子子孙孙永保佑世世代代传香火
啊,鹿港的小镇


编辑:江小健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