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我那伟大又可怜的母亲啊——牧童
牧童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5年03月03日19时32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文学频道3月4日编者按:天下的父母从来疼惜自己的儿女,而爱在传统的中国家庭却不是能轻易说出口的,爱来自平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可怜天下父母心,从这份爱中,我们可以体会到牧童对病中母亲的焦急和担忧…… 

    父母对于我们每个人,是唯一的,我们要懂得珍惜,切不可让自己内心留下遗憾……

 


我那伟大又可怜的母亲啊

牧童


    一个星期六,家里来电催我回家,说母亲拜佛后留下一个猪头,等我回去一起吃。

    我回绝了。因为现在我们双休日都要上课,我哪有闲心回去吃肉呢?

    第二天,家里又来电话,还是叫我回去。

    我又回绝了。并且埋怨父母婆婆妈妈。

    两天后,我姐姐打来电话,却是在医院来的,声音甚是悲凉,说我母亲老毛病又发作了,已剧痛了好多天,实在忍不住了,才叫女儿送她去医院,还瞒着我……

    我没听完就明白了,怪不得前两天家里老是打电话,我怎么这样粗心呢?其实我早应想到了,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家里是在暗示我。

    想到这,我心里不竟内疚起来。其实我一直辜负着母亲的期望。母亲一直叮嘱我要好好工作,好好做人,对得起领导,对得起同事,更要对得起良心,家事别放心上,公家的事情要紧,所以她个人或家里有事,从来不会惊动我,然而我呢?只因厌恶当前的应试教育模式,有时散漫,有时只顾发牢骚,而忘记了手头实实在在的工作,对得起良心吗?我真应该惭愧啊! 说起这病,其实一开始也许可以医治的,当时父母为了儿子能够娶媳妇,就拼命建房子,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母亲感觉后颈剧痛,随之麻木,就站起来用手搓,大概痛了一个多星期,也就不怎么在意了,没料到已经断了骨头(这是四年前才查出,母亲经医生提醒才回忆起来的)。

    只因经济吃紧,母亲一直没去医院看,也没告诉任何人(这是老百姓的通病)。如果当时及时就诊,也许就不是现在的情况了。然而天下没有后悔药,有什么办法呢?现在,骨质增生,压迫神经,椎间盘凸出,手脚麻木,各处医生都说风险很大,我们一家人爱莫能助。

    现在,我母亲病在家里,不医就瘫痪,手术又有很大的风险。她把希望都寄托在迷信上了。当我看着她满怀虔诚地点起一炷香,口中念念有词的时候,我的心,才真正感觉到什么是疼……

编辑:叶楠菲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