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迷失在乡村权力场中的博士[图]—毛剑杰等
时报记者毛剑杰|金伟锋|王嫣|见习记者柴鸿 来源:青年时报 加入时间:2005年02月18日22时57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教育考试频道2月18日编者按:毛剑杰他们前天冒雨赶到浙江省缙云县,对那里发生的一起惊人案件进行了深入调查……

 

 

 

 

 


迷失在乡村权力场中的博士

时报记者毛剑杰 金伟锋 王嫣 见习记者柴鸿 图文报道


   时报讯 2005年2月17日早上,缙云县新建镇山岭下村男女老少三五成群聚集在村头,争先阅读时报关于博士董秀海行凶的报道。

  山岭下村不乏大学生,作为村中有最高学历的董秀海跟村里人交往极少,出事情前在村中几乎没有给人留下什么谈资。
 
  传言折射权力梦想

  几间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平房,坐落在山岭下村村尾的小山坡旁,旧时缙云去丽水的公路从董家门口经过,如今公路早已变成了乡间小路。

  这几间平房就是董秀海的家,自董秀海兄弟几个被逮捕后,董家一直是大门紧锁。

  董母马彩杏的前夫,系入赘马家。村民们反映其生前为人甚好,处事公道,颇有威信,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还做过村长,这在马姓聚居的山岭下村也属不易。

  马彩杏在前夫亡故后改嫁董家,然后才有了幼子董秀海。与大多数村民一样,董家也比较清贫,一开始还是与村民相处融洽,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董秀海去上大学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小时跟董秀海一起玩过的村民马三林回忆说,自从董秀海上了大学后,董家人特别是董母马彩杏,待人处事的态度就明显起了变化,变得极其蛮横无礼:扒人祖坟、阻止村里修路,随意恐吓村干部,甚至围攻镇里来的干部。

  村中不知何时起流传着一个说法:董秀海将来念完书要回家做县长的。这还的确唬住了许多村民。知情者透露,这则谣言的制造者就是马彩杏。而董秀海则心安理得地在谣言中迎着村民畏惧的目光出出入入。

  山岭下村前任村支书杨彩英记得很清楚, 村里几次要整修董家门口那条路,但都被董家人以妨碍风水为由强行阻止,董家大儿子抓着杨彩英的头发把她打翻在地,而事后董秀海则当着杨彩英的面阴阳怪气地说“等我当了县长用轿子抬你们过来坐坐。”

  村里流传一种说法:董秀海读行政管理专业就是为了做官,让自己和家里人扬眉吐气。

  自小沉默寡言

  马三林印象中的董秀海,自小沉默寡言。这也是村民们对少年董秀海的共同印象。

  董秀海上大学后,曾在某著名杂志上撰文自述“辛酸”故事,马三林记得董秀海写那篇文章的时间在1999年前后,文中自述村民及家里三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对他的种种不好。

  “我觉得他这样做很不地道,他不应该这样诋毁自己的故乡人。”马三林说,从那件事起,村民们对他倒是真的有看法了。

  有村民记得,小时候,董秀海偶尔出来玩几次,也因为沉默寡言兼之身小体弱,总被其他孩子欺负,而董秀海被弄哭了后,也不多说什么就跑回家去了。几次下来,董秀海再也不出来玩了,每天放学及周末也是呆在家里不出来。

  因此,董秀海看到村里当年的小伙伴、小学同学从不打招呼,上了大学后更是傲然走过。

  至于董秀海的家庭,村民们说董秀海的几个同母异父的哥哥曾经为了争房子闹过不和,村里人都知道,而董秀海也一度被哥哥们作为潜在的财产分割者而敌视之。

  聪慧少年崭露头角

  村民们并不了解董秀海,但是没有人怀疑董秀海的智商。山岭下村人都知道董秀海很聪明,打小读书就好。

  村里的老教师马耀庚告诉记者,董秀海还在附近的双港桥小学读书时,就表现出了超人的聪慧。作为一个山村小学的孩子,他在小学五年级时就拿了一个全国小学生数学奥林匹克浙江赛区的三等奖。

  马耀庚觉得董秀海是可造之材,于是就把他推荐给同是山岭下村人、时任缙云中学党总支书记的马显武。

  就这样,董秀海没有经过小学升初中的考试,就直接跳到了缙云最好的中学念初中。

  董秀海上了中学后,马耀庚继续关注着这个早早显露聪慧的孩子。马耀庚清楚记得,董秀海上了初中后,数学物理这两科成绩特别强,英语和语文则稍次之,同时又获了好几次数学奥林匹克奖。

  但是,上了中学的董秀海在日渐显露其聪慧的同时,也越发疏远了家乡。村民们说,董秀海上了中学后就更难得一见了,偶尔寒暑假回来也是呆在家里从不出门——青少年时期的董秀海,对山岭下村人来说已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而马耀庚后来更被董秀海视为对头,原因是马耀庚的儿子和董家二女婿在建房时发生了纠纷,上了大学后的董秀海放假回来,便和几个兄弟一起气势汹汹地到马耀庚儿子家问罪,此后董秀海见了马耀庚便横眉冷对。

  交新不交旧,马耀庚这样描述董秀海的为人处世态度。

  清华大学的优秀团干部

  记者从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办公室证实,董秀海确实是该学院的在读学生。当记者向学院主管学生工作的熊老师表示,希望了解董秀海在校期间表现时,熊老师推说会帮忙查查。

  记者联系到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薛澜,薛教授告诉记者,董秀海曾在一篇他主笔的学术论文中,和几名学生一同参与研究,对他的印象仅仅停留于此。当记者准备进一步了解情况时,薛教授表示正在参加一个会议,半小时后联系。一小时后记者再次拨通电话时,已经被转入留言信箱。

  记者从清华大学的相关网站上获悉,董秀海在校期间,还参加了校研究生团委青年发展研究中心的社会工作,并在2003~2004学年中,被评为清华大学研究生优秀团干部。

  不懂做人的基本道理

  作为一个山区小县城走出的博士,董秀海在缙云县城的知名度也不低。但缙云中学的老师们对其没有太深的印象,仅限于“知道出过这个博士”。

  倒是当年曾资助过董秀海的一位企业界人士——缙云新建镇野鹰电动车厂总经理周建华对其印象颇深。

  周建华回忆说,当年作为政协委员的他,在一次政协会议上得知缙云有一批考上大学却读不起的贫困生,当地政府号召企业界资助,周建华就挑了山岭下村的董秀海。

  “我看到他考上的清华大学是中国最知名的学府之一,他能去那里读书,也是缙云人民的荣耀。”于是周建华个人拿出4000元亲自送到了董秀海家。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让周建华开始怀疑董秀海的人品:接受了捐助的董秀海,去了大学近五个月也没给周建华及其他捐助者去过一个电话。

  经村里干部告知后,董秀海才给周建华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同学书信往来太多云云。

  “至少不是很懂事吧,不懂做人的基本道理,哪怕到了大学后来电话报个平安。”周建华说。

  专家点评 受宗族势力的影响比较大

  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杨建华

  董秀海的道德水平并没有随知识水平的提高而提高,不具备一个社会公民最起码的道德修养规范。这是导致马开亮案件悲剧发生的最重要的原因。

  董秀海的博士身份,使得他具有相当的优越感,心理上已经形成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他希望无论在哪里、在什么事情上,他都是最强的。

  分析董秀海的家庭状况,他可能从小受农村宗族势力的影响比较大。在丽水、台州、温州等地的农村,一些社会声望较高、经济实力雄厚、人丁兴旺的家庭,都是村里宗族势力较强的家庭。 农村的宗族势力在当地有一定的凝聚力和号召力,但往往也存在着大族欺负小姓、排外等倾向,为村民之间的种种矛盾和冲突埋下了隐患。

  在董家兄弟被警方刑事拘留的同时,董秀海的母亲马彩杏则被送进了医院。

  马彩杏在与马开亮的扭打中严重受伤,头上开了一条八厘米的口子,手脚伤痕无数。

  2月16日,花白头发的马彩杏头上缠着白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抽泣着告诉记者:“董秀海没有打人,董家兄弟也没有打人。”然后喃喃自语道,四个儿子都被抓了。

 在斗殴中严重受伤的董母马彩杏

  董秀海的姐姐郑春娥这几天一直在医院里服侍母亲,她神色黯然地表示:“相信司法是公正的,如果法律真的认定弟弟有责任,那我们也无话可说的。”

  对人际关系敏感

  温州医学院心理学副教授:戴王磊

  村民自愿资助他学费,而他却还向杂志投稿说村民对他不好。董秀海这种不知感恩的心态表现了他在人际关系方面的敏感和防备。

  虽然他的家庭在村里有一定势力,但由于经济条件不好,很容易从小就造成他自傲、极度自尊,同时又有些自卑的心态。在这种情况下,他在对周围人和事的认知上会产生误判。比如村民为他资助学费,帮助他完成学业,这样的关心,在他看来成了“怜悯”;而村民有时候合理的要求在他看来则成了“欺负”。

  马开亮向董家要求采光权原本是合情合理的,但在董秀海看来则又是“欺负”。他会想,我现在已经出人头地了,你还这样“欺负”我,因此才会导致他最终采取极端恶劣的行为对待马开亮。
 


清华博士生因建房纠纷用木棍将邻居砸死

2005年02月17日《青年时报》

时报记者 毛剑杰 金伟锋 丽水缙云图文报道



  时报讯 缙云新建镇山岭下村,一个距离缙云县城18公里的偏僻小山村。

  半堵砖墙孤立在大雨中,墙后建材满地狼藉。站在砖墙一侧的村民马开亮家中,墙砖的土红色与马家灰色泥墙形成刺目的对比。这堵完全遮挡了马家采光的砖墙,属于隔壁董家所有。

 董家修了一半的新房

  就是这半堵砖墙导致了一起震惊缙云的命案。

  博士杀人缘于邻里纠纷

  2005年2月5日,马开亮因为阻拦董家建墙,被董家四兄弟打死。而根据目击村民们的说法,直接导致马开亮死亡的原因,竟是在清华大学读行政管理学博士的董家小儿子董秀海,用压瓦的橼木砸在马开亮头上。

  那是一根两米来长,6厘米粗的实心木棍。

  早春的山村淅沥下着雨,冰冷的雨点直灌进领口。马开亮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读书的女儿马丽丹告诉记者,命案的起因就是那堵砖墙,而此前两家并无过节。

  2004年正月间,董家要翻新旧房,但砖墙一砌高就遮挡了马家的采光,于是遭到了马家的反对。为此,马开亮多次要求董家停止建墙,但董家并不予以理会。

 董家挡了马家采光的新墙

  不过当时董家的房子因为缙云县及新建镇城管、土管部门的干预而被迫停建,直至2005年2月5日,农历腊月二十七,董家又偷偷重建。

  武力解决早有预谋?

  “看来一定要把马家人打一顿才能建房子。”有村民记得董秀海的母亲曾说过这样的话。村民们认为,董家挑在这个时候重新开建房子,显然是指望董秀海回来挑头干,同时可能也考虑春节机关忙于放假,避免主管部门的干预。

  马丽丹记得,2月5日那天,董秀海四兄弟,连同董家的两个女婿、三个已成年的外孙,还有雇来的10多个劳动力,拿着锄头、砖头、斧头、木棒,忽然来到马家隔壁重新开始砌砖墙,董秀海的母亲马彩杏也来到了现场。

  马开亮见状连忙赶去阻止,推搡很快升级为斗殴。

  目击者称马开亮是赤手空拳去的,马丽丹的说法则是“爸爸只是去劝阻的,没想动手”。

  马家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邻居则证实,是马彩杏首先动手打马开亮,随即马家人一拥而上群殴,连听到动静出来的马丽丹和马开亮的妻子马志芬也挨了打。

 马开亮的妻子受打击后卧床不起了

  “戴着眼镜看上去文文静静的董秀海打起人来很凶,铁青着脸,用拳头砸马开亮。”另一位村民回忆道,马开亮当时就被打得躺在地上起不来了,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时候,后脑又挨了一木棍,砸下这一棍的正是董秀海。

  马开亮当即被砸翻在地,被几个邻居拖出斗殴现场的时候便已神志不清。

  “当时就有人跟我说爸爸瞳孔扩散了,要不行了。”马丽丹低沉着声音说,“我们赶紧把人先送卫生院,一边叫救护车,但是没多久,爸爸连脑浆都淌出了鼻孔。”

  年三十,躺在医院里抢救了三天三夜的马开亮心脏停止跳动。

  马开亮是马家惟一的劳动力。

  谁挡我建房我叫谁死

  缙云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负责人陈伟坚证实,事发后不久,董秀海四兄弟即被当地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刑事拘留。陈表示,由于目前此案正在侦查中,所以不方便透露更多细节。由于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村民们至今仍不敢公然在村里谈论此事,更不敢就自己所目击的情况向当地公安如实反映。

  在记者的再三劝说、并保证不透露其姓名的承诺下,几位村民终于开口。村民们口里的董家,是一伙长期在村里横行霸道的宗族势力。

  董母马彩杏共有四子三女,三子是前夫所生,郑姓,董秀海则是马彩杏后夫所生,家中的小儿子。

  而在农村,家中壮男劳力众多意味着“实力”,何况董秀海是村里祖辈都没出过的博士生,这更让董家人骄傲不已。董家长子郑秀龙是村里的调解主任,次子则坐过牢。

  村民介绍说,人多势众的董家在村中素来霸道:嫌某村民家的祖坟“妨碍”了董家的风水,就把该村民家的祖坟刨开,还不许别人重新安葬;村里想修一条进村的水泥路,但董家认为会妨碍自家风水,就横加阻挠,最终村里被迫放弃了修路的想法。

  而董秀海在此次建房纠纷中的表现也“毫不逊色”,村民们说,董秀海在打倒马开亮后,仍若无其事地命令工人们继续建房,并放话“谁挡我建房就搞死谁”。

  连镇里干部来阻止也被董秀海喝骂“你是谁,拿证件来!”,并再次放话“谁挡我建房我叫谁死”。

  村民们称董秀海一直抱怨村人对他不好,并在某杂志上发表他的“辛酸”故事。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董秀海当年上高中、大学的学费还是当地村民及有关部门帮着凑的。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