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过年——毛剑杰
毛剑杰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5年02月08日21时02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方言与民俗频道[民俗文化]2月8日编者按:我下午和昨晚回家的毛剑杰在QQ上见了面,说起今天“过年”的文章已经有了五篇,是否也来一篇应景的《过年》。毛剑杰“扬眉‘剑’出鞘”,我还在年夜饭间,他来电话,可以交稿了!真是“快客”啊!

    贴好春联,我赶紧为往友们贴上这篇妙文。和往友们共赏。


过  年

毛剑杰


    匆匆打包行装,一路风尘把家还。

    那一刻的心情,迥然不同于平时出差回家。

    因为要过年了。

    急切的心儿几多期待,期待回家听到一句“真的长大了”,然后作欣喜状从童年时代雀跃至今。

    或者更有少年时代的挚友早在故乡招手,一杯水酒叙不尽的辗转人生,让彼此唏嘘。

    今年年尾,明年年头,年年年头接年尾。

    异乡寻梦,江湖飘零,终会随着返乡的车轮回到起点。

    飘零没有终点,我们却可以每年把故乡当作生命的新起点重新出发。

    因此,从来就不乏血缘亲族情结的我们,以家族为单位,组织所有家族成员,隆重地对待每一次过年。

    那是一种仪式,它庄严地将我们的生命进程以年为单位细分。在这个仪式上,我们乐见成长中的少年,拜谒日渐老去的长者,祭奠故去的亲人。

    人们因为尊重、敬仰生命的可贵而赋予了“过年”宗教式的神圣,更因此而将血缘亲族情结推广至身边的朋友——“过年”都没有互致问候的老朋友,他在你心里可能早已淡漠。

    落花千年,“过年”从爷爷的爷爷的小时候起就是庄重神圣的,懵懂中成长的我们也毫不怀疑它的神圣,它早浸透浓浓的血脉亲情植根我们的灵魂深处。

    过年的欢乐赋予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一如幼苗对于茁壮成长的渴望,急切地想了解生命和外部的世界是多么的精彩。

    直到有一天,过年忽然有点让人害怕:又老去了一岁——惶惑中的生命是如此地害怕凋零和早谢。

    青丝如霜,黄花飘落红颜易老,其实只是在履行这样一种生命仪式的时候,我们才会放慢匆匆的脚步,回头看飞雪满天,回想秋意曾浓。

    或许你曾后悔未在那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来一点小酒品味一件期待或失落很久的事,此刻,你还可以这样做一次。

    坦然面对,无须害怕,亦无须漠视,过年只是我们生命历程中的一次心灵洗礼。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我常这样臆想我的未知生命历程。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