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画史南山 记王伯敏先生——张新海
张新海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5年02月03日22时38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2月3日编者按:本文可以发在往来网的美术频道、人物频道,现在仍然发在作者自己的专栏里面。

 

 

 

 

 


画 史 南 山

——记王伯敏先生

张新海


    题记:如果把一个人比作一座高山,他就是东方美术史论的“南山”;如果一个人的学识足以代表一个时代,他无愧于美术大家的荣耀。尽管他自己把这一切“冷藏”,但王伯敏的名字永记在东方文艺的史册上!


    亘古以来,曾孕育“小邹鲁”文化、被鲁迅先生赞誉为“台州式”硬气的温岭这方热土,几百年才产生屈指可数的一代名流。如果站在历史的长河上,我由衷地为温岭这方山水拥有像戴复古、王居安、谢铎、赵大佑、徐似道、戚学标……这样的文化名人而自豪。大浪淘沙,遗留下的文脉就像金子一般永久地闪烁着光芒。

    文运昌明的时代,学人触目尽是,那是民族的财富。

    然而,一个人的学养足以代表这个时代,这实在是可贵。王伯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王老六十多年如一日地潜心研究,被浙大艺术院院长陈振濂教授自豪地赞誉:“在这一百年以来,王伯敏教授的美术史研究,以及他从美术史的研究延伸出来的很多方方面面的研究,足以代表这个时代……”

    不事张扬的王老,在常人眼里似乎只是个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实际上,王老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术史论泰斗、大画家、大书法家和大诗人。有几则“猛料”可资佐证:

    王老从艺执教60年,他的勤奋进取,不仅为新中国培养了一大批美术人才,在学术上著作等身,成就卓著。1992年,国务院表彰其“为发展我国文化艺术事业作出杰出贡献”;

    半个世纪来,王老著有《中国绘画通史》等43种,填补了我国乃至东方美术史研究的空白。书坛泰斗沙孟海手书 “三史罕人王伯敏”以励;

    新中国成立后,王老作为民盟成员积极地参政议政,曾出席全国民主党派中央座谈会,受到毛主席和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1947年12月18日,王老在北平石附马胡同后宅35号,跪拜黄宾虹为师,成为大师的入室弟子;

    香港学者钱学文先生曾撰文说,黄宾虹生前有弟子二十余人,三人最有成就。北京李可染,大黑山水,得之宾翁墨法;南京林散之,笔走龙蛇,绵见藏针,时人称草圣;杭州王伯敏,著作宏富,屡有创见,为当代著名的美术史家。这三位弟子,各逞其长,可从三方面顶上宾翁大师;

    除此,还有许多足赤含金量的荣耀,诸如中国美术家协会授予王伯敏为“卓有成就的美术史论家”称号、浙江省鲁迅文学艺术奖、浙江省有特殊贡献的老文艺家……

    讲究缘份的学人,总是把血缘、亲缘、地缘之类的缘份埋藏在心底,一旦缘份触景生情,碰撞产生了火花,那缘份的冲击力可是气壮山河。

    2004年阳春三月,我打电话给王老,向他征求聘请为温岭市文联名誉主席的意见。谁料,王老毫不犹豫地乐呵呵地满口答应了,足见其对家乡文学艺术事业发展所倾注的无限热情。

    温岭市文联第五次代表大会前两天,王老发来了传真:

    “温岭市文联、张新海同志:承告温岭市文代会召开,我因要事在身来不了,非常抱歉。现特发贺电,请转去,并祝大会顺利进行,圆满成功!王伯敏 2004年5月23日”。

    贺电如下:

    “欣悉温岭市文联第五次代表大会召开,让我以十分喜悦的心情,录近人一首好诗作为祝贺:

在青春的世界里

沙粒会变成珍珠

石头会化做黄金

枯枝长出鲜果

沙漠涌出了一道道的清泉

这并非理想

只要经过你们的努力

用你们的才智

必使它成为诗一般的现实。

王伯敏  2004年5月23日于杭州”。

    讲学、题字、作画、活动……温岭家乡这方热土留下了王老数不清的倩影和足迹。他的教诲深深地印记在每一位文艺工作者心中。家乡人民是不会忘记他的,因为他不只是中国美术界的骄傲,更是家乡人民的骄傲!

    其实,王老出身很苦,犹如苦瓜,苦根相连。1924年王伯敏生于黄岩一个雇农家庭,一岁那年,生父阮仙全迫于生计,将他卖给温岭城里一户姓王的人家。1930年,6岁的王伯敏凭借着王家家境宽裕的优越,进入了恒昌私塾接受启蒙教育。儿时,他偏爱文学,为了作好诗,每天坚持查诗韵、辨口声。后来,他与笔墨结缘,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了神圣的艺术殿堂,冲击美术史论的最高峰。

    有道是“诗言志”。做诗,王老可有绝活,用二十四种音节念每一个字,浙江大学中文系为王老开设了专题讲座。他时常在画稿上题诗,使得诗书画相映成趣,珠连璧合。在研究美术史之余,王老忙里偷闲地把几十年间创作的诗文选编出版了《柏闽诗选》。

    或许,受王老美术史论“三史罕人”的影响,史论家的名望盖过了他书画艺术造诣的名气。其实,他书法、绘画的造诣同样位列当代书画大家之林。

    1952年夏,王老从刚解放不久的温岭县政府主管文化教育卫生的负责人,调往中国美术学院,曾与西子湖畔的恩师黄宾虹为邻。乔迁数次,先后与黄宾虹、诸乐三、陆抑非等名师为邻。近在咫尺的言传身教,王老在大师的“百家饭”里汲取着养份,根红苗壮。
半唐斋,王老斗室的雅号。在我看来,这何止是“一鳞半爪”的。那《中国绘画史》、《中国版画史》、《中国美术通史》、《中国少数民族美术史》等的手稿、诗稿,八万余张学术资料卡片;那明清时期名家真迹,齐白石、潘天寿、黄宾虹等当代名家字画;那原始时代的石器、彩陶、殷墟出土的甲骨、敦煌壁画残片、手写经卷、三彩双猴与绿釉骑马俑、瑞兽葡萄铜镜、秦砖汉瓦晋瓷唐俑……

    件件宝物,王老心血!

    2002年11月24日,王老八十大寿纪念日。杭州市政协书画研究院、浙江省政协诗书画之友社联合举办了隆重的“王伯敏教授八十华诞诗书画庆寿会”。省委副书记梁平波亲笔题写了“德艺双馨”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省市领导和文艺界知名人士等400余人到场祝贺,诗书画界的高朋纷纷吟诗赋词,挥毫泼墨。那雅集真是“同仁同乐乐,共祝寿无疆”。

    近读一则有味的《寿砚图记》,百感交集。王老乔迁新居时,在半尺宣纸中作《寿砚图》,写一砚、一笔、一墨,题上“半唐斋中之物”。有心人收藏后,于王老八十华诞之时请了11位著名书画家题字作跋。其中中焘题写的“文人本色”四个字教人回味无穷!

    王老,百年一遇的一代宗师。这着实是温岭人的万幸!

    王老总是把著作等身喻作“稻草”。王老的风范留给我太多的深层思考,倍感文化积淀的厚重。是的,远古文明被王老用心血凝成了文字,这些人类文明更值得传承。王老的学人风范,活生生地体现和展示着文人传统,在倡扬文明的今天,这种学人楷模的式样,更值得文明人去传承。我想,如果每一个有良知的文艺工作者都像王老那样身体力行,我们民族的“精神食粮”就会更加灿若星河。如是,文化的推进力不正是促进经济和社会的协调发展了么?

    我愿,甘做“稻草”的精神,千古传承!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