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仰天湖即景[图]——丁琦娅
丁琦娅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5年01月29日22时07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1月29日编者按:昨晚一班同学还在商量春节的同学会去哪里玩,就有同学提议去位于浙江省温岭市大溪镇太湖片的“仰天湖”,却被我以道路崎岖给打消了她的积极性。让我们先仔细读一读丁琦娅女士这篇《仰天湖即景》,然后再决定旅游目的地。

 

 

 


仰天湖即景

丁琦娅


    大溪镇的太湖片,原本是一个山区乡,撤乡并镇后,成了大溪镇属下的一个管理区,经济相对不发达。2002年,市里启动了扶贫帮困工程,太湖片的10个村落,有7个村属于帮扶村。每个帮扶村都有相应的帮扶单位和联系领导。

 

    市里要求,每个帮扶单位和联系领导,每年至少下村二次,了解社情民意,研究脱贫致富方案。原先,各单位、各位领导都是分头行动,每次去,少不了要镇里干部带个队或牵牵线,也够镇上干部忙的。今年,作了调整,4月间的一天,联系太湖片的部门和领导,相约同一天去太湖,先在管理区统一听取大溪镇的情况介绍,再分头到各个帮扶村,面谈今年帮扶计划,然后,到太湖山头的仰天湖林场集中,汇总具体落实情况。

    对于大溪镇,这倒的确省却不少迎来送往的麻烦。我呢,也赚个仰天湖即景的机会。很好。心情愉快着呢。

    上午八点,我们从温岭市区出发。天有些阴,空中飘洒着润物细无声的春雨。太湖水库周边的麦畈、茶园、竹林以及远处的青山、农舍,全笼上了灰蒙蒙的轻薄雾纱。不赖的田园春色呢。

 

    大家都觉得太湖可以开发生态旅游的。车上有旅游局的,就谈起了盘山古道游、洪武尖山游、仰天湖林场游的设想。我因联系田茶村,又因着村校搬迁、卫生下乡和农村文化俱乐部建设等到过盘山、毛坦、陈家洋等村,深切感受到太湖片区水光山色的绮丽和人情风物的淳厚,便建议还应规划进山村风情游。

    这一路笑谈,不觉就到太湖管理区了。

    听过介绍,见过村里来的干部,我们就分头进村了。

    我联系的田茶村,是太湖片区第二高山村了(最高的是盘山村),早就规划了高山移民,已陆陆续续迁移了500多人,留下的可就是老弱病穷者了。

 

  按说,反正要移民,也不必再花人力物力地大搞建设了。可村干部和村民说,住了几辈子的村庄,人可以移走,情是割舍不了的,那山上已经开垦的田地,也还是要经管的。再说,剩下的100多人,一时也搬迁不了。所以,就还得修筑村头的道路,还得疏通堵塞的涵洞,还得为老人们折腾几间文化活动室。

    这二年间,帮扶的教育局、文体局和派驻指导员的水利局,就按着村干部的设想和村民的要求,实实在在的办了几件事。村道有了,村部有了,老人活动室有了,党员教育的电教设施等也有了。

    这回去,又帮他们解决了村道工程尾欠款项和60亩早稻的引水播种问题。

    可还有一个问题,让我们很为难。

    村干部说,这些年,一是山林封育养护得好,二是移民后人烟渐稀,山上的野猪呀栗鼠呀,就快速地繁衍起来,常常结伴出来糟踏番薯、板栗等庄稼、果树。面对自己辛苦劳作的成果被糟踏,村民们心疼气愤,合计着要重惩这些野兽。但又知道野生动物有保护法的,不能随便拿不通人性的动物出气。因之十分为难。他们很希望政府部门有个两全的办法,帮助他们解决这样的现实难题。

    你说,这是生态改善呢,还是生存环境恶化?不到山村走走听听,你是绝对想不到山民们面临的困境的。或许还会当成笑话呢。

    前不久,我从报章上看到,某地竹农,因苦于无计对付扳笋毁竹的二级保护动物猕猴,专门向有关专家请教求救。当时,我就只是一笑了之。

    可这会,面对田茶村民的苦恼,我是一点也笑不起来了。农林部门决定,近期派专家进村,帮助山村解决面临的新的生产生活难题。

  十一点半了,集中汇报的时间到了。我们带着山民们的嘱托,离开田茶村,急急赶往仰天湖林场。

    附近的几组,已先我们到达了。大家凑了凑情况,都为帮扶村解决了不少实际问题,也都提到了野生动物与山民争夺生存空间的话题。看来人与自然,人与动物,真到了要坐下来好好协商的时候了。有关部门已将它列为新的研究课题。

    开完碰头会,就过十二点了,镇里在林场为我们安排了简单的午餐,太湖特色的莳药饭。

    一下子来了几十号人,林场员工不得不露天另架大灶,为我们准备大锅饭。洗菜洗碗的,续火添柴的,烹饪煎炒的,喜气洋洋,好不热闹。那久违的情景,很让大家开心的,便有不少部门领导,也自告奋勇地参与其中。

 

    看看插不上手,估摸着开饭呢又还得一时片刻的,就去林场周边闲转去了。

  说是仰天湖林场,自然先找仰天湖。我便询问身边的大溪同事,仰天湖在哪里?这一问,引来哄然大笑。有人指着我们下车就看到的一口小小池塘说,这不就是仰天湖,你还当是天山天池呀。

 

    也真是的。我真的曾想象,仰天湖是高高山头一口神秘的湛蓝湖泊,会倒映着翠翠的山,会跌落些五彩的霞,会随风起些诗意的涟漪,那该是西王母的瑶池,或七仙女的湖泊。真没想到,竟是一口现实得江南农村随处可见的小小池塘。

    可你们也别笑话,我这个人就是爱生活,爱自然,既然这是我景仰已久的仰天湖,我就会用心去发现她的美丽,她的可爱。

    我走向条石铺砌的河埠,伸手掠起清冽的湖水,看圆润的水珠从指间跌落湖中,在湖面上振荡开大圈小圈相叠加的、由近及远波动开的圆形波纹,看它们渐次扩散开来,扩散开来,……直到湖面又回归原始的寂静,我便感受到了想象中的仰天湖应有的那份静谧清澈和神灵吉祥。

    再细看,水中有好看的绿色花,那是悬浮水中的三角菱;水中有飘忽的绸带,那是初长成的金鱼草。

    那一片水域,怎地又是染了紫色似的荧荧泛亮。是我的幻觉,还是真有七仙女在湖中沐浴?当然不是。是倒映水中的紫藤花。

    林场员工在湖畔花架上牵了好大一棵紫藤。正在花期的紫藤,向上爬满花架外,也向湖边垂下了一大缧大缧沉甸甸的紫藤花序,十分美丽。

 

    我想到了李白的诗句:

紫藤挂云水,

花蔓宜阳春。

密叶隐歌鸟,

春风流美人

   心目中的仰天湖与现实的仰天湖,这不就和谐地重合了。很美丽,很浪漫吧。

    已经叫吃饭了。可我还是想先趁着心境佳时,再去茶园林圃转转。

    这会,雨是不下了,可天还阴着。山上的云雾正在迅速退去,露出了层层密密的远山近岭,其中,最高挺的一座山,形状特别俊美。

    我问,那是什么山?有身边的茶农告诉我,那是洪武尖山。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洪武王朱元璋当年避难的洪武尖山。也不知这传说可有依据,但那山确是很不一般。茶农说了,怎不是真的,山上还有歇脚石、磨刀石和一垛颓废的石墙呢。小陈镇长也证实确有其事。我想,什么时候去洪武尖山一趟,不说考证,登高览胜也是值得的。这是后话了。眼下还是先看采茶。

 

    已是4月下旬了,采茶已不是最佳时节。那些茶树,看上去不再嫩绿平整。采茶的,也不是采茶舞曲描述的秀丽茶姑,清一色的山下帮扶村的老年妇女。我问她们,一天能采几斤茶。她们笑笑说,采不了几斤,林场只要她们采摘未舒展的茶芽,采个一天,也就半斤八两的。又问,一天的收入情况。她们也愿意如实告知。林场开的基本工资是每人每天10块钱,茶叶验收合格了,再按10元1斤另加工钿。一天下来,至多赚个十五六元。

 

    茶园旁边,另有林圃,种些桂树、花桐、槭树等观赏苗木。在林圃劳作的,是些中老年男性村民。一天的劳动报酬,比采茶的老妪也高不了多少,也就20到25元。但他们还是很知足。一位老人对我说,年纪大了,跑不了远路了,林场的活不重,又可顾及田地和家庭,还是很划算的。

 

    看来,太湖山区还是不能简简单单地全部移民了之的。帮扶也不是一时之计,还得从长计宜。

    不过,今天这一趟匆匆的仰天湖行走,我还是想到要告诉我的朋友,得闲去山上看看,会有收获的。除了采风,仰天湖的景色,还是有不少独到之处的。

    从茶园林圃掩映的山道上远眺太湖水库,能看到老龙偃卧一景。林场的园工说,这叫老龙山,是太湖水库的水神。

    山道上,随处可见有红色的杜鹃花、黄色的洋槐花和白色的野蔷薇,还有那么多你认识的不认识的花草树木,比城里的植物园可要大得多,也丰富得多。

    走在山道上,还能碰到从温州过来的友好邻邦。我们就碰到两位乐清大荆的农民,说得一口纯正的太平话,言自己是来仰天湖采草药的,其中有一味草药,是我也认得的,俗名满地红,能治口腔躁热与咽喉肿痛。他们还告诉我,这也是一条古道,能去黄岩,也能通往他们的家乡温州。

 

    总之,去山里走走,去古道一游,去仰天湖看看,你会比我更有心得的。

 


  2004.04.22/23:12:09

 

 摄影:陈萱

相关链接:

更多丁琦娅文章……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