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2004年第一场雪后的反思[图]—毛剑杰等
毛剑杰|等 来源:青年时报 加入时间:2005年01月05日22时18分 发表评论

    江南大雪带来无数欣喜,但它留下的并非诗意。

    这个暖冬降下的近年来少见的大雪,让人们多少因为有些意外而措手不及。据省民政厅1月1日统计数据显示,两场大雪造成浙江省内56.4万人受灾,11人死亡,15人受伤,倒塌房屋393间,直接经济损失达1.7146亿元,农业直接经济损失9774万元。

    然而,意外的灾难却在浙江遭遇了强有力的阻击。日渐成熟、理智的公众承受意外心理,加上“应急救助预案”支持下的政府抗灾赈灾机制的日趋完善,这场意外之灾给了人们一个意外的惊喜:我们看到了政府和公众应对灾难等重大突发公众事件时整体意识的飞跃。

    不过,大雪之后,依然有一些值得反思之处。


    雪带来了新年的气息,很少有人想到这是另外一些人灾难的开始。

雪灾·大雪留痕

    2004年12月27日11时,杭州人李砾下夜班回家,看着雪花由小变大,一刹那纷纷扬扬起来,他的心情有些莫名的幸福感。

    这应该是2004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要下雪的消息,早在前一日就已传开。但当天白天,李砾他们干巴巴地白等了。

    不过,当天早上,萧山国际机场机务保障部工作人员却没这么幸福,为了给要出港的8架飞机的机翼除积雪,他们动用除冰车干了1个半小时。31日上午,从萧山国际机场起飞的所有航班全部停飞。

 

 

    雨夹雪一直下,28日清晨7点多,当人们打开家门,路边树上和绿化带积起了几厘米厚的雪。行人只能撑着伞顶着风雪踯躅而行。下午2点多,因能见度大幅降低,西湖游船全部停开。

    傍晚雪转小,直至停止。据杭州市气象台监测,市区积雪达5厘米。1999年以来,杭城最厚积雪为4厘米。因此,这场雪成了6年来最大一次降雪。

    这天和其后的12月30日、31日,到西湖边赏雪的人从早到晚络绎不绝。一些人则在西湖边一些茶馆边品茶边赏雪。

    29日的短暂歇息之后,30日,大雪再次降临杭城。跟第一场雪不同,这次下的是“干雪”。大雪很快将杭城变成银色一片,西湖边的山色、街道边的树木,真正是“银装素裹”。

    两场大雪对交通的影响首当其冲。

    28日上午10时许,西湖景区道路开始结冰,梅灵隧道封闭。随后,龙井路也实施封闭。

    第二场大雪降临时,情况有了变化。30日晚,积雪开始冰冻,导致路面交通吃紧。绕城高速、中河高架、德胜立交桥、庆春立交桥、钱江三桥等桥面上都结起了一层冰,十多辆车相撞在一起的事故不断发生。当晚7点半,绕城高速开始封道;9点,三桥被封闭;庆春立交、中河高架也相继封闭。

    交通部门的消息称:2004年12月27日到今年1月2日这一周的冰雪天,杭州共发生交通死亡事故25起,25人因车祸丧生。受路面湿滑和降雪影响,追尾、碰撞固定物、机动车碰撞横过道路行人的事故大幅增加。31日6:10,一辆大货车经过320国道富阳富春街道巨利村附近,遇堵车踩刹车时,因路面结冰,车辆滑向右侧。另一辆车的驾驶员张某站在路上,被两车挤压致死。

    30日,汽车北站发往江苏、安徽的车辆部分或全部停发;汽车南站发往温州方向的车延迟发车时间,并全部绕道宁波。

    自31日开始,杭城连续3天的最低气温在零下4℃以下,出现了严重冰冻。不少安装了“一户一表”水表的市民家中水管结冰或水管爆裂。1月2日上午,12345市长热线的用水求助电话急剧上升,占了总受话量的一半以上。市自来水公司投诉热线3天接到因水管冷冻而断水的电话已达两三百起,抢修队人员从原有的20多人增加到近百人,还是忙不过来。

    冰冻路滑引起摔伤甚至骨折进医院的老年人猛增。杭城各大医院接诊的摔伤病人均达到数十人。



    1月4日,在正午的阳光照射下,雪水不停地从屋檐上流下来,行成一道水帘。在水帘对面的堂屋里,77岁的刘财丁老人木然地看着走进来的村民,北面屋檐上,厚厚地积雪仍然未化。

    刘财丁是衢州市龙游县社阳乡人,无儿无女,孤身生活在一幢破败不堪的房屋中,5天前的大雪压垮了其中的一个房间,闻讯赶来的村干部赶紧把他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我们知道会下雪,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雪。”社阳乡一位姓倪的党委副书记说。

    龙游县民政局社会救灾科科长程建国12月28日正在上班,看着雪越下越大,出于职业敏感,程建国的心开始紧张起来。无心赏雪的他拿起电话,通知各个乡镇的民政助理,防备因雪成灾。

    衢州市气象台介绍说,到28日下午2点,市区积雪最厚达12厘米,龙游为14厘米。

    记者在衢州市民政局社会救灾处看到,衢州市直接经济损失2817万元,其中农业直接经济损失1832万元。龙游县是衢州的重灾区,雪灾造成龙游13人无家可归,龙游紧急转移29人。而社阳则是龙游的重灾区之一。

    社阳乡位于金华和衢州两市交界处,是一个山区,全乡1万多人口,毛竹是该乡农民的主要经济来源。社阳乡民政助理丁柏高告诉记者:“这次的损失比‘云娜’还大。‘云娜’来的时候,我们乡正闹干旱。这次雪灾实在是无法防备。这次的大雪含水量太高,毛竹无法承受重量。”

    据悉,社阳乡山林受灾面积7.2万亩,压断毛竹106万支,供电线路被压断达10多公里,许多村庄处于停电状态,直接经济损失310万元。一时间,大雪封山,交通、通讯、电力中断,给村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车子沿着盘山公路往里走,山坡上还覆盖着一层积雪。在靠近山坡的一侧,时不时会有被压断的毛竹横在公路上面。记者在山坡上看到,有些毛竹被连根拔起,仿佛遭受了一场台风一样。在村庄边上的空地上,被迫砍下来的毛竹整齐地堆放在一起。

    “一些以种植毛竹为经济作物的村民,在这次雪灾中损失比较严重,可能会有人因此而生活困难。”丁柏高说。



    天色渐暗依稀难辨中,猛地一汪暗红交织着残雪的惨白直刺眼眸。

    一周前的12月28日,突如其来的大雪压垮了东阳南马镇陈进伟木线厂的简易钢棚,将湖南娄底籍民工奉碧华等3人埋在了废墟中,刚过18岁生日的奉碧华,不幸成了3人中惟一的遇难者。

    奉碧华的表哥章建敦说,那汪暗红就是奉碧华的血,他那天亲眼看着奉碧华在那里被挖出来。章建敦所在的厂就紧挨着陈进伟木线厂,28日,眼看雪越来越大,他们厂当天中午紧急搬来三根大柱子撑着钢棚。中午1点半,雪花已不再是飘飘洒洒,而是在寒风中打着盘旋呼啸而下,周边的小钢棚纷纷倒塌。

    忽然一声巨响,陈进伟木线厂顶上钢棚坍了半边,站在厂门口的章建敦“来不及眨眼,另外半边也坍了下来”。章建敦等人和当地群众纷纷参加抢救。

    “但当时整个钢棚盖着,我们根本不知道他被埋在哪里。” 章建敦摇头叹息着。

    15分钟后,公安、消防等部门的救援人员赶到现场挖出了奉碧华。

    南马镇盛行木线加工业。倒塌的陈进伟木线厂位于镇上木线加工厂最集中的地方。这些木线厂全是简易钢棚为顶的作坊式企业。

    住在陈进伟木线厂对面的当地居民陈敬才说,28日上午,那些大小钢棚就“哗啦啦”地一个接一个坍掉,好在多数工厂早有预防,及时撤离了人员。

    章建敦认为“表弟那个厂工棚是肯定要坍掉的”。他说,这家厂是两间大平房上盖着一个大钢棚,又没有柱子支撑着,“就像一张薄纸盖在上面,雪一积得厚了当然就很容易压坍掉”。

    东阳市有关部门透露,此次雪灾中,东阳企业损失最大,几乎都是钢棚倒塌造成的。



雪灾·战雪无畏

    城乡应急机制经受考验

    杭州发布“市民须知”

    这次雪灾体现,我省城乡面对重大自然灾害、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反应机制,经受住了罕见大雪的考验。

    大雪过后的杭州,城市秩序如常:市民清晨出门上班,在路面上几乎看不到冰雪的痕迹;全市无一房屋倒塌;医院接收的骨折患者、交通事故中伤亡的人数也比往年雪天大大降低。

    从气象部门获悉大到暴雪将至的预报后,浙江省和杭州市的主要领导先后明确批示,要求做好防寒、防冻、防雪工作。抗雪防冻预案迅速启动,为保持信息畅通,各区各部门联动,每隔两小时报告即时动态信息,便于监管和调度。

    市城管办连夜组织对市内37座桥梁和高架、7座隧道及主要道路等落实防范措施。

    市路桥总公司出动220多人冒雪上路扫雪,并派出20辆车对桥梁、匝道抛撒工业盐实施融雪作业。

    沿街单位、居民小区上万名人员也被动员起来“自扫门前雪”。

    杭州公交成立了500人组成的抗冰雪突击队,对车辆冬季安全进行全面检查,第一场雪一下,杭州公交就制订应急预案,车速严格控制在15公里/小时以内。

    雪后第二天,由政府部门拟定、建议发布的“市民须知”,通过广播、电视、报纸等媒体,向每一个百姓家庭传递温馨提示,“老人和小孩在雨雪天应尽量减少外出,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上下坡时应推行”等等。

    交警部门在做预案时,做了最坏的打算。第一场雪没在路面形成冰冻。28日早上,除了上塘、中河高架上车速明显缓慢,车流一度排起长龙外,杭城交通基本未受什么影响。

    中午时分,杭城高架匝道及钱江一桥上桥处积雪加厚,交警与路政部门一起在几处坡道上撒溶雪剂,进行化雪。下午3点,益乐路文三路口至天目山路口因结冰临时封闭,有关部门立即采取措施化冰。是日杭州市区交通事故报警没有明显增加,也没有人员死亡。

    28日、29日这两天,除了减少了车次,杭州四大汽车站的长途客车基本营运正常。

    龙游警车护送孩子放学回家

    在龙游,雪灾发生后,龙游县领导就组织人员进山慰问受灾群众。乡镇干部也处于高度的防备状态。丁柏高介绍说,大雪封山时,正是乡里的中小学生放假回家时。为防意外,当地交警部门派出一辆巡逻车护送学生回家。雪后第一天,社阳乡领导就“把县里下放的救灾款全部下发给村民,给他们送去了棉被等生活必需物品”。由于沿途电线都经过竹山,当地村民主动清理了影响线路通行的毛竹。

    “对于山区来说,这样的大雪无法防备。”乡党委倪副书记说,“我们能做的只是防止人员伤亡。人是第一位的。”
   
    东阳市常委扩大会临时改议题

    在东阳等地,当地企业已恢复生产,全毁的陈进伟木线厂也已于3日开始重砌砖墙,崭新的土黄色的砖墙,在一片狼籍残雪中,十分醒目地矗立在暮色中。

    根据气象部门的统计,金华是此次全省雪灾最严重的地区。东阳市民政局社救福利科的数据显示,初步统计大雪造成经济损失2660万元。社救福利科工作人员表示,该市早在2004年3月出台了《东阳市重特大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

    一位熟知内情的政府官员介绍说,12月28日,东阳市委领导班子正召开常委扩大会议时接到一线的紧急灾情报告,市委主要领导立即建议停止议程,按照《救助应急预案》的要求,启动救助应急机制,同时将会议主题改为讨论迅速落实各项抗灾救灾工作措施。

    30日,省内高速除温州外,其余路段都受结冰影响,暂时关闭,沪杭甬、乍嘉苏等高速进行了分流管制。

    2004年12月31日,省农业厅向各级农业部门下发《关于做好农业防寒防冻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农业部门做好灾情报送工作,要求组织干部和农技人员深入指导农民清雪救灾。



大雪带来的思考

    思想麻痹导致准备不足

    尽管大雪之前,杭州市政府办公厅发出通知,要求各有关部门立即行动起来,充分考虑降雪和严重冰冻可能带来的各种影响,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把灾害损失降到最低限度。但一些部门并没有作好充分准备。

    这首先表现在思想上。在大雪之前的媒体采访中,杭州市自来水营业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自来水一户一表改造后,原先的镀锌管已换成较为坚韧的PPR管,且公司改造时已考虑了杭州的极端气温,在水管外包了白色保温管,加了灰色扣板护罩,所以冻裂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实际上,冻裂的水管并不少。杭州市长热线12345一天内接到市民反映水管爆裂问题的电话超过了总话量的一半。

    萧山机场从28日早上起一直安排工作人员对飞机除雪、除冰,但到傍晚机场储备的9000升除冰液就已用完。除冰液告急,而飞机不断进港,工作人员只能暂时用热水除冰。

    高速公路方面的判断也存在过于乐观的问题。杭城一媒体28日报道说:“就公路来说,一旦下雪高速公路可能封道。然而就浙江的实际情况来说,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因为平时高速公路车流大,雪往往积不起来,除非雪大到足以严重影响驾驶员视线,或者路面积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