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一起惊天贩毒大案中被改变命运的人们——毛剑杰
时报记者|毛剑杰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4年09月02日00时00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9月2日编者按:几个月前,“CCTV面对面栏目”制作的惊天贩毒大案访谈,使我们了解了今年年初最大的贩毒案的告破过程。毛剑杰则深入到毒贩的家乡,写了这篇《一起惊天贩毒大案中被改变命运的人们》,让我们了解毒贩身后的故事和土壤。

 


一起惊天贩毒大案中被改变命运的人们

时报记者 毛剑杰


一个母亲的无尽伤痛

    苍南钱库镇一个小山村中心,一栋外表泥灰已出现剥落痕迹的的二层楼房门口,一位身形瘦削、眼窝深陷的老妇人正坐在门口用缝纫机缝袜子,不到1毛钱一双的收入,是她如今赖以生存的根本。

    今年4月4日,她的儿子黄贤界和另三名苍南农民李上白、刘百聪、王文绒集资1000万,在云南用蜂箱运毒,涉嫌贩卖海洛因269.7公斤,在云南孟定小黑河被警方当场查获。

    这成了今年1至4月全国最大的贩毒案。

    房子有些破旧了,空空荡荡,除了一张缝纫机、两张椅子外几乎别无长物。

    正在专心缝袜子的黄母抬起头来,显出意外的表情。由于语言不通,黄母费尽周折明白记者的来意后,眼神里露出十分哀伤的表情,然而没有泪水,久久地沉默,然后开口。

    村里一位年轻人帮我们同步翻译着黄母的话:“我知道儿子出事了,伤心啊,眼泪都流干了,不会哭了,我的儿子……”黄母一边喃喃着,说她一直不知道儿子犯下了这么大的事,直到村里人告诉她真相。一边说着,一边却并没有停下手里的活。

    这时,一名中年妇女过来和帮我们翻译的年轻人用方言交谈了几句,年轻人便转身离去了,再不肯帮我们翻译。

    村民们透露,那位妇女是黄贤界的嫂子,她或许不愿意家丑外扬。

    转身离去时,黄母忽地伏在缝纫机上放声大哭。心酸的哭声令人不忍。怀着不自觉剥开了一位善良母亲心中创伤的深深内疚,记者转身离去……


老实人vs毒贩

    村里的人们至今都难以相信,他们心目中一贯沉默老实的黄贤界会去贩毒。

    36岁的黄贤界在村里一直口碑不错:和善、孝顺,然而现在村民们提起他只有深深的惋惜和同情。

    一位王姓村民说,他们知道黄贤界出事,还是一个在温州做生意的垟北人看到报纸上出现黄贤界的名字,才知道黄犯下了滔天大罪。

    他说,很多村民听说这个事情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吧?”,甚至有村民认为是“另一个同名同姓的人”,直到确认这个“黄贤界”就是苍南的,就是“我们村里的”。

    村民许多中年人,都是和黄贤界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他们向记者讲述了黄的人生轨迹。

    黄贤界六岁丧父,全靠母亲种田缝袜含薪如苦将黄家两兄弟拉扯大。黄贤界读了一年小学便开始干活养家了,种田、搞印刷、养蜂、做木板……黄贤界每一样都很努力地做,但是家境一直没有好起来的迹象,不过总算能勉强维持温饱。后来黄还娶上了老婆,有了一个孩子,现年6岁,如今是黄贤界的哥哥在抚养。

    “不过她老婆好象精神上有些问题,行为一直反常。”一位村民告诉记者,黄贤界的家庭维持了两三年便告崩溃。跟妻子离婚后,觉得在家里没有出头机会的黄贤界也离开了家乡。

    村民们并不知道黄离开家乡后做什么,只知道黄很少回家来,并且生活也没见好起来。

    黄的哥哥以做木箱为生,但也仅够糊口。

    黄贤界出事后,家里并没有得到通知,黄家也没有人去云南看过他。

    村民们说,如果不是有人看到报纸,他们也很可能会至今都不知道。

    “我觉得黄贤界肯定是被人家以养蜂的名义骗去运毒的,他这样的老实人怎么可能去贩毒?”黄贤界的一位邻居这样认为,这一观点也深得村民们赞同。

    而目前警方所掌握的事实是:黄贤界等四人商定合伙入股,共同集资1000万进行贩毒。

    得知这个事实,村民们沉默了一会,有人说了一句:“他可能是穷疯了。”

    “就是可怜了她的妈妈啊!如果我们知道他去干这个,抱也要把他抱住不让他去。”另一位村民补充道。


在蒙羞和悲伤中茫然

    被捕的四个苍南农民,在其亲人们眼里已等同于死亡。带给亲人无比哀痛的同时,也让亲人蒙羞。

    刘百聪家人不知去向无人知晓,李上白一家杳无音信,而在案件中被称作主犯的王文绒,也是举家遁匿无踪。

    警方在已公布的部分案情中称,王文绒在“4·4贩毒案”中一人出资850万。

    67岁的王文绒在4名嫌疑人中年纪却是最大。

    王文绒家位于龙港镇某条主街道上。和王相处了十来年的邻居老董称,王文绒平日也是个非常和气开朗的人。

    自打今年4月王被捕后,曾有警方人员进入王宅搜查,随即王文绒一家便离此而去,至今也没有再出现过。

    老董说他隐约听到,王的家人事后曾提到王这次出去贩毒借了亲戚朋友很多钱。几个月来陆续有人来到他家询问王文绒的去向,许多人也曾提到“找他要钱”。

    “这里借钱利息都很高的,王家是败定了。”老董感叹道。

    早年远走江西砍树谋生、辛苦一辈子总算有个家,王文绒的这栋三层楼,十五年的造价是一万多--在今天看来或许不算什么,但在那时的龙港,仍是一笔让人惊叹的可观数额。

    王有三个儿子,一个儿子已成家,另两个儿子一直与父母住,如今与母亲一起都不知所踪。

记者手记

    几天的采访下来,我们仍然无法得知四人当初在龙港街头相遇后,是如何萌生的邪恶念头,抑或是谁首先提出的贩毒设想。

    可显而易见的是,四人都有着改变现状的强烈愿望--致富,这种愿望之强烈,甚至已至扭曲。

    浙南人借款的高利息在整个浙江都颇有名,四个穷困的人显是押上了身家性命来赌这一把成功。

    只是,他们或不曾想过,这扭曲着膨胀的欲望,吞噬的不仅仅是自己,这将给他们的亲人带来多大的伤害,他们的举动,何止是将自己送进了地狱。

    在此,为这些原本善良而淳朴的灵魂送别。

    请关注下篇:

一起惊天贩毒大案中被改变命运的人们

页码:1 / 2
12
编辑:方城徽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