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视觉│民生│健康│科技│探索│人物│儿童│文体教育│旅游│评论│往刊│专题│书签│网导│帮助│搜索│起居录│投稿│通行证│同学会│i往来
收藏到本地│收藏到网络│复制网址
视力保护色:
跨越鸿沟:探索一个父亲的愿望和执着—毛剑杰
毛剑杰 来源:往来网 加入时间:2004年07月07日00时00分 发表评论

    往来网7月7日消息:我们温岭的毛剑杰——《青年时报》记者,在浙江省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乘坐敞篷跑车——手扶拖拉机,一路颠簸,去那里采访了一位坚强的女孩徐海玲和她的家庭,写下了这篇报告文学《跨越鸿沟——探索一个父亲的愿望和执着》。

 

 

 

 

 


跨越鸿沟——探索一个父亲的愿望和执着

时报记者 毛剑杰  丽水景宁报道



    徐海玲穿着崭新的红裤子白衣服,踮着脚尖凝望着山下,脸上不时滴下的汗珠,遮不住清澈大眼睛里的热切期待。在海玲的脚下,一条仅能容一辆车通行的狭窄黄泥路,向着看不到尽头的大山之外蜿蜒盘旋而去。

    十九岁的海玲今年参加高考,成绩是551分,报了杭师院化学系。

    海玲如今一心盼望着自己成为家里的第三个大学生,到杭州与两个姐姐团聚。海玲的大姐大学毕业已经工作,二姐还在浙江理工大学上大一。

山沟沟飞出金凤凰

    2004年7月1日,景宁雁溪乡东山村。

    徐家要出第三个大学生的消息,在这个只有十来户人家的小山村里早已无人不知。

    面对着邻居的羡慕和惊奇,徐家人选择了沉默。

    山里的孩子读书难,山里的女孩子读书更难。

    海玲三姐妹读书的事一直让徐家压力很大,这压力来自周围人的不理解。

    海玲说,她家曾遇到过好多次周围人的风言风雨,很多人认为她父亲“傻”,将来连养老的人都没有。

 

    然而父亲自幼便给她们三姐妹灌输这样一种信念:山里的孩子要过上好日子,他认为唯一的出路就是出去读书。海玲的父亲徐岩养最大的愿望就是三个女儿将来都能过得比他们好。

 

    徐岩养不惜劳苦全身心地供养三个女儿上学,同时也将他的信念深深地印在了女儿心中。
“她们都很懂事,知道家里供她们读书有多不容易,也知道如果不好好读书这辈子还会跟我一样辛苦,所以她们都很努力,才有今天三姐妹都能考上大学。”徐岩养脸上露出一丝欣慰。

 

贫困象大山一样难以逾越

    徐家人顶住了周围人的压力,却面临着另一道现实的障碍,这障碍就象她眼前的绵延大山一样难以逾越,它的名字叫贫困。

    徐家的房子是一栋三十多年前的木结构平房,梁柱都已倒倒歪歪。屋围养着的几头羊和几只鸭,是徐家多年来唯一的收入来源。

 

    房间里空空荡荡,除了一些简单的桌椅床外别无家具,只有正对着大门口的柜子上,几本学校发的荣誉证书跃入眼帘,摆得端端正正,而且是大红烫金的,十分醒目。

 

 

    可是烫金的荣誉证书掩饰不住家境贫寒学费无着的窘迫,海玲的父亲无言了。

 

 

 

    他穿着一件破旧的衬衫,里面的蓝色背心也破了好几个洞。他很努力地想舒展一下深锁的眉头笑一下,可是灰黄里带着黑影的瘦削脸庞上,肌肉稍稍一动,终究没能笑出来。

 

    “其实如果不是为我们上学的话,父亲完全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说起父亲,海玲总是一脸闪着泪花的感动。

    海玲低着头,用缓慢沉重而带着深深感激意味的语调,清晰地回忆着父亲的艰辛。

    在女儿的记忆里,父亲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能写会算。父亲会一些手艺活,村里人家的蒸笼,都是他一手打制。

    海玲曾多次亲眼目睹父亲做蒸笼——这是一项极细致的手艺活,而且打一个蒸笼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成,还得弯腰蹲着慢慢琢磨。父亲做事情总是很认真,不做完一个蒸笼不会起身。

    “好几次看着爸爸做蒸笼,默默看着爸爸的背影,他总是长时间这样弓着背蹲着,一蹲就是老半天不起身。”海玲说,看着爸爸这么苦又帮不上忙,心里那种难受的滋味实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唯一能做的是好好读书不让父亲失望。”

    海玲说父亲的辛苦还远不至此,还要帮人干力气活,还要照料家里的几亩地,一年到头几乎没有安逸的日子。

两张通知书的抉择

    1998年,徐家原本就艰难的生活陡然变得更沉重:继徐岩养被确诊为肾结石后,海玲的母亲也被诊断为心律失常,稍一劳累便会出现心跳停止、短暂休克。

    恰恰是在这一年,海玲的大姐考上了浙江树人大学外贸专业。可是,看着自己的执着信念终于结出果实的徐岩养,心头却是别有一番苦涩。肾结石!必须马上住院!医生这几句话成了压得徐岩养喘不过气来。

 

    在看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同时,徐岩养想来想去,最终悄悄地将住院通知书塞进了口袋。借来治病的几千块钱就这样留给了女儿。

    徐岩养说他当时拿着两张通知书翻来覆去看了很久,以至于彻夜不眠,虽然当看到女儿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便清楚自己最终会作出怎样的选择。

    “女儿读书是一辈子的事情,我的病暂时不去治总还可以对付着过。”徐岩养这样解释他作出选择的理由。

    父亲的执着和自我牺牲,成就了徐家第一个大学生,大姐也因此成了两个妹妹的榜样。

 

    海玲的心目中,长她5岁的大姐性格温和,有如母亲一般关心两个妹妹,无论是在生活方面还是在做人方面。同样,大姐也比两个妹妹承担了更多的艰辛:刚去杭州上学时孑然一身,靠着每个月150块钱的生活艰难生存着,同时还要不断牵挂着父母和两个妹妹……

    2002年,大姐大学毕业到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后,自然地挑起了养家的重担。

    此时,海玲父母的病情由于久拖不治,日趋严重:徐岩养的肾结石病已经演变为肾积水,且有糜烂的趋势,而海玲母亲同样也失去了干重体力活的能力,这个摇摇欲坠的五口之家,如今只能靠大姐1000多块钱的工资艰难支撑着。

    “大姐自己要租几百块钱一个月的房子,除了自己必要的开支外,她所有的钱都给了家里。”

父亲的痛哭

    徐家艰难的状况并没有随着大姐的工作而有所好转。

    2003年,二姐海英也考上了浙江理工大学。与大姐一样,海英背着行囊独自出了大山。幸运的是,杭州有大姐在等着她。

    她记得,当时和父亲站在村口看着二姐下山去,站了很久很久,直到看不到女儿的背影仍然站着,父亲的眼睛里分明闪着泪花。

 

    二姐后的海玲,又狠狠下了一次决心。海玲明白:家境的艰难不容许她有失败重来的机会,即将进入高三的她,只有全力以赴。

    送海英上大学,徐岩养倾尽了最后的精力。家里已实在筹不出钱,徐岩养只好拉下脸到处去借,向乡里求助,东拼西凑终于集齐了学费,而同时徐岩养却被医生再下了一份住院通知书,并被告知:如再拖延病情拒绝治疗,将会有生命危险!

    海玲记得,一直在景宁一中住校的她,到高三上半学期期末回家时,才得知父亲的真实病情。

    “当我知道父亲病到这种程度,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哭都哭不出来了。”海玲回忆着那时的情景,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悲伤,交织着内疚、无奈。然后她告诉了还在杭州的二姐,电话中只有姐妹俩无奈的抽泣。

    此时,海玲的母亲也因为病情恶化休克了一次,被送到景宁医院治疗。

    海英在大学里的生活同样艰辛,不过生活费比大姐多了一如大姐每个月多了200。

 

    “有一次,二姐在学校里要临时交一笔费用,得300块钱,她不想问家里要,就拿着自己的生活费去交了,只剩50块钱,居然过了一个月!”海玲的眼里再次含着泪花:“那一个月她每天只吃一顿饭!后来还是大姐去看她的时候发现的。”得知消息的海玲当时马上告诉了父亲,由是第一次看到父亲痛哭失声。

 

    “内向的海英总是将什么都放在心里。”徐岩养叹息了一声。

三姐妹期待梦圆杭州

    海玲清楚,父母的病情至此,砸锅卖铁都无力供她上学了。

    但是徐家人的信念很坚定,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要让女儿去上大学。

    “她跟她两个姐姐一样,从小就努力懂事,而且成绩一直很好,不能让她这么多年白苦啊!”徐岩养叹道。

    从小学四年级起就住校的海玲,几乎是继续着与两个姐姐相同的生活历程:吃的是学校里最简单最差的菜;多年从来没有买过新衣服;大姐穿过的衣服缝缝补补后再往下传。

 

    由于山高路远,从景宁县城到家得花上三个小时。不舍得坐车的海玲也跟姐姐们一样,每次回家出山都是步行。而这崎岖的山路,连车子都很难开!

    海玲说三姐妹一直很少有机会团聚,平时都只有到过年的时候大家才能聚齐,她很想念姐姐们。

    海玲珍藏着一本影集,那里面有三姐妹幼年时的一张合影,也是唯一的一张合影。相片上三姐妹依偎在父母膝下,一脸天真,笑得很灿烂。“如果我能到杭州了,我们三姐妹就可以在杭州一起奋斗了。”海玲的眼睛里忽然又闪烁着神采。

    她笑了。

 


 

编辑:方城徽 赵云海
通行证
密码
验证码
往来提示: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并请对您的发言负责!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正在加载评论……
 
- 往来更新 -